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一十章手段(求月票)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惠美

    镇国公愣了片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萧氏口中的大姑奶奶是哪个?

    “就是丽娘呀。”

    萧氏柔柔说道:“她是姐姐养大的,在艰难的时,一直帮着姐姐带顾远来着……本来姐姐说让丽娘做儿媳的,只是后来顾远突然失踪没了音信,丽娘为姐姐守孝,一直没有嫁人,我见她可怜,便让人带她出去散心。”

    “后来她在青城山的道观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五六年,每年我都打发人去给丽娘送银子吃食,她也时常来信,同我说起一些琐事。”

    萧氏眸子闪过感伤,“她也算是同顾远一起长大的,感情非比寻常,这些年为替顾远祈福,没少吃斋念佛,只是……终究是同顾远有情无份。”

    “把她叫回来,万一儿媳妇……”

    “她也是个懂事的,只是回来看看顾远,纵然他们结不成夫妻,也是姐弟呀。”

    萧氏继续劝说镇国公,“咱们的话,顾远是听不进去的,丽娘说的话,许是能听进去几句。何况顾远都平安回来了,再让她一个人冷清在道观里住着,我也于心不忍。”

    镇国公沉默。

    “连国公爷也怀疑我的用心?”

    萧氏扭过身去,暗自垂泪,“你若嫌弃我,我走便是,让你们父子……相互敌视好了,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你着想?成亲这些年,我可曾有过半分的私心?”

    “好了,好了。”

    镇国公莫名心生悔意,揽住萧氏的肩膀,“原是我错了,我说错了话,丽娘的确也该送个消息的。虽然我没立刻答应你,但也没怀疑过你的用心。”

    “咱们这么多年的夫妻,见过了多少腥风血雨?多少艰难困境,不都是彼此相携着闯了过来?”

    萧氏肩膀抖动好似挣开镇国公,虽有反抗,镇国公却能牢牢掌握住柔软的萧氏。

    萧氏背对着镇国公,嘴角很快扬起弧度,心不甘情不愿靠近丈夫怀里,低声道:“我从未想过自己,只盼着你好,为此我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委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若是我这份心,你还不明白的话,我真真是宁可死了……”

    “不要乱说话!”

    镇国公的手捂住萧氏的嘴唇,手心处传来柔软细腻的触感,令镇国公不由得心中一荡。

    他们成亲已经三十多年,然而每日同她在一起,他都觉得新鲜,她始终对他有特别的吸引力。

    萧氏拉下堵住自己嘴上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好似让镇国公感受皮肤的细腻柔滑,向丈夫怀里缩去。

    宛若一只小猫儿趴在镇国公怀里一般。

    镇国公同样半合眸子,顾远媳妇同萧氏不一样,他们一家和睦,他同萧氏也不差。

    “我始终记得你在金殿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拒绝皇上的赏赐,大声说只想做我的妻子,只爱慕我一人。”

    镇国公吻了吻萧氏的鬓角,“他们一个个都看傻了,都羡慕于我,便是陛下也难掩羡慕嫉妒,我从没同你说过,我有多欢喜,暗暗发誓绝不会辜负你,我会让所有人看清楚,你选择我,是最正确的。”

    “这世上没谁比我对你更好。”

    萧氏脸颊酡红,瞬间化作少女,“现在我也敢说的,而且纵然你对我不好,我也不会后悔,谁让我只心悦你呢?”

    “没了你,我根本活不下去,没了你,我就好似一株枯萎的花木。”

    “富贵和世上的一切,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

    萧氏的话语很轻,如同柔软的羽毛般轻轻挠在镇国公的心头。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镇国公一手扶着萧氏的依然钱柔软的腰肢,一手探入她膝盖处,打横抱起萧氏,快步走进里屋卧室。

    幔帐缓缓垂落,却遮挡不住床榻上交缠的身躯,和一室的迤逦春光。

    男人的喘息和女子的娇吟交相呼应,床榻微微颤抖了许久,才渐渐恢复平静。

    直到傍晚,萧氏才拖着松软的身体去梅院看望顾长乐。

    世子顾进,萧氏并不怎么担心。

    毕竟顾进在朝廷上已有了根基,又得秦元帝所信任依重,手中握着上万的精兵,顾远一时很难动摇顾进。

    只要顾进不出大错,有着萧氏的面子和情分在,秦元帝不可能会废了顾进世子的位置。

    而且秦元帝对顾远并不怎喜爱,在江南不是顾远鼓动,康乐王未必会调精兵平叛。

    皇后娘娘更是对顾远一家意见颇多。

    康乐王秦御被皇上所不喜,被太子殿下猜忌,全是因顾远。

    萧氏虽是不在皇宫,然皇宫的消息哪一样能瞒住她?

    皇后娘娘做个决定都需要考虑她的意见。

    萧氏披着鹅黄色滚毛斗篷,乌黑泛着花香的头发垂在脑后,在月华照耀下,更显她绝俗。

    宛若月中嫦娥,天山冰清玉洁的仙子。

    “长乐还在生闷气?”

    萧氏看到紧闭的房门,以及院子里站满的丫鬟婆子,知晓顾长乐此时正在起头上。

    她摇头叹息:“长乐,是我。”

    哐当,茶杯重重砸在门上。

    萧氏眸子闪过利光,再次轻轻敲门,“你再乱发脾气,我可就不管你了。”

    屋子里没了动静。

    顾长乐咬着嘴唇,听到外面同屋子里一样寂静,莫名心慌意乱,不敢再耽搁,快步走到门前,亲自拉开房门,“祖母,别走。”

    见到萧氏唇边盈盈的笑容,顾长乐所有的委屈化作泪水,一头扎进祖母怀抱,“我……我好生气。”

    萧氏眸子变了变,最终长叹轻抚顾长乐的后背,“进去说,我同你说过,无论何时不能让旁人看到你的软弱,看你的笑话。”

    “你是皇上亲封的安阳郡君,以后封为郡主也不是不可能。”

    萧氏揽着顾长乐进门,屋子里除了几块茶杯碎片外,到没见任何砸过的痕迹。

    萧氏不动神色点头,若是顾长乐只晓得拿物什撒气,她会更为失望。

    顾长乐依偎着萧氏坐下来,偌大的屋子只点着一根蜡烛,时明时暗的烛火显得萧氏格外深沉。

    “长乐,我同你保证过,无论顾明珠如何张扬,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给你做嫁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