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章虚伪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惠美

    顾长乐在京城久负盛名,镇国公夫人萧氏同样名声显赫,顾明珠几句话无法改变太多。

    小姐们仍然支持顾长乐,但其中细微的变化,一向心细的顾长乐也能看出一二。

    顾长乐精致的脸庞重现笑容,向被教训过的纨绔公子们,说道:“看以后你们还敢不敢再在京城纵马?大伯的千金掌珠功夫极好,你们不想再被她教训,往后不可再犯事了。”

    “今日不管怎么说,她下手颇重,我代她向你们陪个礼。此事镇国公府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顾长乐有礼有节,颇为大气。

    李明诚说道:“算了,一个乡下来的丫头,不懂得规矩,再让镇国公教训一顿……我怕……”

    陈长生桃花眼一番,淡笑道:“怕她再抽你一顿?!”

    “不!”

    李明诚认真摇头,踢了一脚地上的银子,“我怕她娘再向我砸银子,以前都是我往外甩银票,以为银子给出去,受伤的人也不会计较了。”

    “今日被银子砸了,我发觉自己好气哦。”

    “被生生的侮辱了。”

    李明诚翻身上马,看着顾明珠消失的方向,她拿鞭子抽他时,明亮眸子闪过失望。

    他感觉浑身不舒服。

    仿佛他不该让她失望的。

    他该同她站在一起,去冲锋,去征战平叛。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虽不才,但也不是欺软怕硬无能之辈。以后我不会在京城纵马,跑马比试就去校场。”

    顾长乐眸子闪了闪,好似第一次认识李明诚。

    陈长生慢吞吞上马,向顾长乐拱手道:“多谢安阳郡君的美意,我们本有不对,更不敢提让镇国公惩罚顾小姐。我等学艺不精,被抽的丑事还是不要让家中长辈知晓为好。”

    他拳头抵着嘴唇,咳嗽掩饰尴尬,“我等多是将门勋贵之后,这才享了几年太平就失去祖父辈的勇武,被尚未及笄的小姑娘教训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手余地。”

    一众公子哥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开国不过十余年,被家族重点培养的勋贵子弟还是颇有羞耻上进心的。

    若是再过十年,他们骨子里残存的血性都会被富贵给融化了。

    “我们的仇,自己报!”

    陈长生握紧缰绳,一个初来京城的小姑娘,就敢执鞭子踏不平事,他也不该再继续混吃等死。

    陈家虽是国公爷,但排在他们之上还有三家,他从不认可这就是最终的排名!

    “对,今日的仇,我们自己找她去报,无需镇国公给我们个交代。”

    李明诚首次看桃花眼的陈长生顺眼不少。

    他们两人是这群勋贵子弟中的头领之一,他们表态,旁人也都是赞同。

    即便有意见,在同一个圈子里也不会当面提出来。

    顾长乐心头有一丝慌乱,预感果然是应验了。

    他们的眼里只有抽了自己的丰腴少女。

    不过顾长乐到底是顾长乐,很快调整好心态,款款上前,说道:

    “好,这才是我大秦的俊杰,我期望你们能更加出色,苦练功夫,扬威疆场,为陛下戍边拓土,为祖上增光,鼎立门楣。”

    最后,顾长乐向他们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也期望你们能早日从我堂妹手上讨回被抽之仇,不过我堂妹若是得祖父指点,怕是你们更复仇无望了。”

    “而我也不会眼看着堂妹被你们报复,定当助她一臂之力。”

    顾长乐利落潇洒上马,扬起马鞭说道:“我庆幸今日同堂妹相遇,她让我不再骄傲自满,不再难寻对手,有她在我身后追赶,我再不敢松懈了。”

    洒脱和飞扬的顾长乐令人心折。

    看到她的人心头涌起更多的惊艳佩服。

    李明诚同样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顾长乐太漂亮,气质又好,说话行事洒脱坚强,比扭捏的闺秀优秀很多。

    只要是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顾长乐比其余闺秀们高出一筹。

    不过他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微微皱起眉头,“安阳郡君说有她在后面追赶?”

    顾长乐唇边含笑。

    “这话怕是不妥,明明就是她比郡君更胜一头。”

    李明诚一脸诚实指出顾长乐的错处。

    顾长乐:“……”

    “咳咳,李兄此话不妥。”

    自然有护花使者帮忙,“女子的才艺并不单单指一把子力气,纵是方才安阳郡君一时不慎差了顾小姐几分,在女子六艺上,郡君肯定比她更为出色。”

    “这话……也不尽然。”

    李明诚摸了摸鼻子,“那位顾小姐邪门得很,许是全才也不一定。以后有机会郡君到是可以同她切磋较量。单以骑射功夫来说,我若是没看错,郡君怕是这辈子追上顾小姐无望。”

    顾长乐:“……”

    李明诚仿佛感到顾长乐的怒火,歉意拱手:“郡君品行高洁,一向得皇后娘娘看中,皇上亦赞过你堪比男儿广博的胸怀,你以诚待人,定然不会介意我说了实话。”

    顾长乐再次掐着手心,微笑点头:“方才的确我口误,我岂会计较李公子?”

    “如此,甚好,甚好。安阳郡君回见。”

    李明诚也不打算去赛马了,拨转马头返回汝阳侯府,留下一句足以令顾长乐扎心的话语。

    “预祝郡君早日追上令堂妹,京城雏凤榜上怕是要空降她的名字了。”

    陈长生拍马追上李明诚,对同伴和顾长乐丢了一个轻飘飘的回见。

    刚被丰腴少女教训过,李明诚在京城中不敢马速太快,陈长生很快追上了他。

    “明诚兄。”

    “是你呀,陈狐狸。”

    李明诚皮笑肉不笑,“你怎么没留下?”

    陈长生道:“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又如何?无意又怎样?”

    李明诚耸了耸肩,眸子闪过一抹复杂,“怀安兄若是早遇见她就好了,也不至于陷于苦恋而无法自拔,最终……”

    “别说他了,就是我们,哪一个不曾是安阳郡君的裙下臣?得她一个赞许的眼神,骨头都能轻上几分,回去睡觉都能梦见她。”

    李明诚斜睨了陈长生一眼,“别说你不曾心仪她。”

    陈长生认真的摇头,“这还真没有,高不可攀的雏凤榜魁首,可不是我能肖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