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六十七章深情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惠美

    秦御方才还醋意滔天,听到顾明珠最后一句惊呼,看到她幸灾乐祸的模样,顿时心情好转不少。

    她肥嘟嘟的圆脸生动有趣,上扬的眉梢神采飞扬。

    以前他也不信只心悦一个人的灵魂,今生她成了痴肥少女,她一样可以牵引他的喜怒哀乐。

    前世他同她的矛盾绝非因为姜烨。

    今生亦然。

    何况他怎么会输给姜烨。

    “被太子兄长知晓的确是一桩难事。”

    秦御望着顾明珠说:“既然顾小姐能从姜世子口中打听到这么多本王的事,想来对本王很好奇,为本王担心,不如本王详细同你说说本王的打算和应对?”

    臭不要脸!

    谁担心他?!

    顾明珠瞪了秦御一眼。

    “我暂且借皇姐书房一用,还请皇姐先同……”

    秦御面对顾远,“先同顾先生出去稍后片刻,当日顾先生能放任顾小姐同姜世子密谈,又是在西湖之上,断桥之前,想来也不会拒绝我同令爱在书房说几句话。”

    “本王在京城的名声远比姜世子更好,姜世子对青梅竹马的常小姐情根深种,因常小姐过世而出京散心。本王知晓安国公和定国公两家的婚事并不会因常小姐过世而解除,安国公的堂妹常妍亦对姜世子颇有情谊,妹死姐继,倒也是一桩佳话。姜世子同她们姐妹在一处长大,常妍也是他的青梅竹马。”

    顾明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御竟是诋毁姜烨,搬弄是非。

    顾远望着侃侃而谈,连告黑状下绊子都显得很正经的秦御,一时五味杂陈。

    让珠珠同姜烨同处一个船舱,是顾远自责的意外。

    他没有尽到父亲保护女儿的责任。

    成大事者都很冷静,只有冷静的人才能在困境中找到出路。

    秦御能快速审时度势,重新正视自己所面临的难题,已是很难得了。

    顾远也是在二十多岁才摸透岳父所说的这种境界。

    同秦御对视片刻,顾远淡淡道:“我给王爷半刻钟。”

    他转身便迈出书房,如同柱子一般站在门口。

    倘若秦御对珠珠不轨……他手中多了一颗黑漆漆的铁丸子,让康乐王殿下体会极致的痛苦,他还是做得到。

    秦御目光扫过安惠公主,“不知皇姐可否给小弟一个面子?”

    “可以,可以。”

    安惠公主白着一张脸,快速退出书房,下意识还虚掩上房门。

    顾明珠直接坐在秦御对面,开门见山说道:“定国公和安国公两家并没有婚约,只是两家离着近,有通家之好,无论是常婉还是常妍都没有同姜世子定亲!”

    “倒是王爷已然娶妻,正该同王妃情浓意浓,虽然我不明白王爷如何说服我爹答应出去稍后,但王爷同我单独相处,就不怕王妃伤心?”

    百灵猫腰添茶,手腕一抖把茶水倒在了杯外,为主子不平道:

    “顾小姐听谁说王爷大婚娶了王妃?是不是姜世子胡说八道?京城谁人不知主子洁身自好,从未同任何女子亲近过,别说王妃,连近身侍奉主子的人都是我……粗手粗脚的男子。”

    秦御赞许看了百灵一眼,回去有赏!

    没有娶谢氏为王妃?!

    顾明珠愣神片刻,便恢复寻常,常婉都死了,秦御还没娶谢氏也不算太意外。

    好事坏事不会一成不变等她。

    前世秦御之所以娶谢氏也是因为皇命难为,秦元帝急于给秦御留后,怕秦御出家当和尚去。

    今世只要秦元帝发觉秦御伪装下的一丝野心,便不会时刻逼着秦御娶妻生子了,更不会让他娶才名盖京师,家世极好的谢氏。

    谢家虽然比不上开国便敕封的四位国公,却是前朝名门,底蕴深厚,若不是同太子年岁相差太多,谢氏本该是太子妃的。

    单就谢氏这一代,谢家就出了不少能人。

    其中谢氏的堂兄谢慎最是有才,只是他命不好,正该大展拳脚时,突然病故了。

    “王爷同我单独相处,就不怕我赖上王爷?”

    顾明珠故意显露几分花痴样,甩了甩身上的肥肉,“王爷再这么看我……我会……”

    “我们可以直接去同令尊说,我愿意娶你。”

    秦御认真思索,“即刻办婚事虽紧了点,但我可以加派调集所有的人操办婚礼,如何都不会让你委屈了。”

    她咽了咽口水,“你看不出我在说笑?而且我是个男子躲着走且嫌弃的胖子!”

    “原来你骗我!”

    秦御面露委屈,豁出去了,前世他走了那么多弯路,最终抱憾终生。

    今世他面子可以不要,尊严也可以不要!

    矜持内敛很难赢得她的信任,只会让她远离自己,若是没皮没脸能亲近她,秦御完全不在意做个不要脸的男人。

    “令尊是个好父亲。”秦御眸光灼灼,朗声道:“他阻止我是因为疼你,方才肯答应我的要求,同样也是因为疼你。”

    “他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总要把你交到实力比他强,得到他认同的男子手上。”

    “你故意让我爹听到是不是?”

    顾明珠瞪了明显突然抬高声音语调,力求让声音穿透虚掩房门的秦御,扬起眉梢,“你哪来的自信比我爹强?”

    没记错的话,秦御即便做了皇帝都不大能奈何得了顾远,几次被顾首辅联合百官逼得关闭宫门,做了缩头乌龟!

    她还好一顿笑话他。

    当时秦御目光深邃望着她,似有千言万语一般。

    这同她有何关系?

    她一直没有想明白,不过却给她指出一条路,把她的后事托付给顾金玉。

    “除了你爹就是我,这总成了吧。”

    “……”

    顾明珠语塞,秦御真不是中邪了?

    “珠珠儿。”秦御收敛玩笑,认真说道:“美丽的躯壳不如有趣的灵魂,这句话是……你外公说的,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遇见你。”

    “别再说自己是个胖子。”

    “你不胖,也不丑。”

    秦御抬手迟疑片刻,缓缓落在顾明珠胖胖的手上,软软的,犹如棉花一般舒服,淡淡的体温传入心口,“你不仅有一抹有趣的灵魂,更有倾城之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