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四十四章补刀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惠美

    顾明珠如同年画上拱手的胖娃娃憨态可掬。

    秦筱笑了。

    她不用骄横来做掩饰,漆黑的眸子明亮,淡淡说道:“还要看公主殿下如何决定,皇上又如何判定此事。”

    “皇上应该会顺了公主的心意,认下江月曦。”

    坐实换女的事情,对秦元帝的好处显而易见,甚至能借此机会再重新清洗一遍尚对刘广有所同情的人。

    “横竖不过是换了一个人立在前面,皇上多出一份嫁妆。”

    顾明珠笑道:“皇上既然没有给你诰封,也不会给她,这些年你领过俸禄吗?”

    秦筱:“……”

    斤斤计较金银的女孩子,她还真没见过!

    银子在他们这些人眼中算不得什么。

    何况她既在余杭闯出一霸的名声,何曾缺过银子。

    顾远若有所思瞄了秦筱一眼,转而看向自己宝贝疙瘩,又是宠溺慈爱。

    珠珠别说看热闹了,就是把天捅个窟窿,顾远也会拍手说干得好。

    只是眼前的秦筱给顾远一种怪异的感觉。

    她看向珠珠时,顾远不甚舒服。

    顾远的直觉对妻女上尤其敏锐。

    任何意图对珠珠不鬼的人都瞒不过他!

    这是一个慈父的直觉!

    “你亏了啊。”

    顾明珠说道:“公主虽是养大了你,你也别傻了吧唧的什么都不要,以后在外置办产业,筹备嫁妆都要银子的。这些年你又得罪不少人,没了县主的名分,你又倒霉摊上一个表里不一的江月曦,她肯定是恨你鸠占鹊巢的,不给你下绊子已经不错了。她绝不会让你有机会再用安惠公主做靠山,那些人找你麻烦时,你有银子总能疏通一二。”

    “顾明珠!”

    明显被受冷落的江月曦受不了,到底谁才是主角?

    福安县主同她预料的反应不大一样,没有歇斯底里,亦没有嫉妒想要掩盖真相。

    她竟是云淡风轻,唇边的嘲讽令江月曦有种自己是个跳梁小丑的感觉。

    原本江月曦准备的种种手段完全用不上,宛若一拳打空,心头空落落的。

    没有冒牌货的不堪,又哪能显出她的美好善良?

    显出她的无辜纯洁!

    在她原本计划中,不该是这么个状况。

    秦筱莽撞任性,没有头脑,她不可能看错秦筱,唯一意外便是顾明珠。

    新仇旧恨齐齐涌上,江月曦斥责道:“公主府家事,哪里轮到你来多嘴?我同姐姐之间的纠葛,也不是你可以干于的。你方才说什么恭喜?你想把姐姐从公主身边赶走吗?”

    江月曦垂在脑后散乱的头发发梢飞舞,平添几分神圣,“姐姐不可听顾明珠这个小人挑拨,她……没安好心,竟说一些胡话,姐姐相信我,我从未想过……”

    “你说,她到底哪里来得自信能骗过我们?”

    顾明珠用不轻不重的的声音好奇般询问秦筱,“她做得一切,说得一切,不就是逼着安惠公主挑明真相么?不就是想做福安县主么?”

    秦筱低眉浅笑,本以为会是狼狈难堪的一日,却因为胖乎乎的顾明珠而心中暖洋洋的。

    遇见顾明珠,是她的幸运?!

    秦筱摇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助长了她的自信。”

    &

    nbsp;江月曦;“……”

    不曾想秦筱同顾明珠配合默契,她们不是一向不对付,彼此看不顺眼?

    秦筱还骂过顾明珠死胖子!

    小心眼的顾明珠忘了不成?

    ……难道顾远也忘了?

    秦筱这段日子罚抄孝经什么的就是因顾远在公主面前告状。

    江月曦盼望着顾远站出来,否则她会被顾明珠和秦筱一搭一唱气吐血的。

    剧本已经面目全非了,这让她如何再继续下去?!

    顾远以保护者之态站在顾明珠身后,无声告诉所有人,顾明珠欺负江月曦,是应该的。

    江月曦恼羞成怒反抗报复,他顾远就会出手了。

    江月曦明白顾远的意图后,一口血闷在胸口,憋得难受。

    就没见过顾远这样护短的爹!

    顾明珠长叹一声,“我以为桃源镇外的人会有点脑子,可是我最近遇见的人怎么白长了一个脑袋?江月曦,你脑壳里是不是塞满了稻草?”

    “你们还拦着她寻死觅活?”

    顾明珠补上最后一刀:“她活着是浪费粮食,没准她会给你们主子惹下大祸!”

    “我……我跟你拼了。”

    此时江月曦还不动手的话,就不叫人了。

    即便她擅长隐忍,终究是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不是百忍成刚的忍者战士。

    顾明珠眸子一亮,看着张牙舞爪扑向自己的江月曦,抢在顾远之前,“来啊。”

    她早就想凭着体重压死江月曦了!

    那身肥肉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重生后她的性情变得活泼,她并不反感这种改变。

    人活着开心最重要!

    尤其是今生她一没仇人,二没恩人。

    这一世的人只会把她当做小姑娘,谁会把她看做前世时的权臣女国公?

    原本顾明珠残存的傻气感染了她,让她变得更加开朗,亦有点骄纵。

    砰,江月曦被横插进来的秦筱一脚踢出很远。

    顾明珠:“……你。”

    太讨厌了!

    她防了顾远,竟是疏忽秦筱。

    大展身手的机会就这么飞走了。

    秦筱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江月曦,冷然道:“同你有恩怨的人是我,代替你享受荣华富贵的人也是我,你有怨恨尽管对我来,少用你龌蹉的心思针对不相干的人。”

    顾明珠璀璨明亮,不该被江月曦这样的杂碎沾染。

    秦筱笼在袖口的拳头越攥越紧。

    江月曦吐出一口血,被踢中的身体麻木,秦筱贱人,好大的力气!

    一个模糊的念头闪过,顾明珠的目光落在秦筱踹人的那条腿上……没等她继续思考下去,秦筱突然转身,向门口缓缓跪下,眼圈潮红,“娘,不。”

    她嘴唇颤抖,哽咽道:“公主。”

    扶着安惠公主的李妈妈闷哼一声,好疼,公主抓得她手好疼。

    “你……你们都知道了?”

    安惠公主同样红了眼圈,“你们都是好孩子,并没做错什么,全是本宫的错。当初本宫不该疼晕过去,知晓月曦后,不该隐瞒换女的消息,一步错,步步错,是本宫对不住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