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十八章打砸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惠美

    顾远好似天塌下来一般,关切扶着顾明珠的手,焦急问道:“哪里疼?头疼不疼?胸口疼不疼?”

    不对劲,顾远太反常了。

    顾明珠原本只是做做难受的样子意图少吃一顿,“爹,我的身体……”有心想着继续试探,顾远额头密密麻麻的冷汗,冰凉的手心,摇头道:“不疼,我不疼,只是不想吃东西。”

    从未见顾远如此失态过,她不忍心继续试探,“我太胖了!”

    顾远仔细看了她好一会,仿佛在确定女儿有没有骗自己,本是精明的脑子遇上珠珠的事就成了浆糊,“珠珠真得不疼?”

    再三确定之下,顾远长出一口气,顾明珠发觉他后背都是湿漉漉的,轻声说道:“我不要再吃那么多肉了,爹,我不想被人说成是肥猪。”

    “……”

    顾远眼里的内疚多过对顾明珠的怜惜,“珠珠哪里胖了?说你的人都是嫉妒你,珠珠别听他们的,总有一日他们会明白犯了多大的错误,珠珠是个大美人,天下间绝无仅有的大美人!”

    明显就是在哄小孩子的假话,她对爱女心切的顾远狠不下心,嘟囔道:“他们嫉妒我什么?嫉妒我比他们肥?”

    阿秀低头双肩轻轻颤抖,忍笑很是辛苦,高雅端方的顾先生也不是万能的,被顾小姐噎住了。

    不过顾远到底是顾远,拉着珠珠坐下来,说道:

    “他们嫉妒你……有我和你娘疼你,有金玉给你当马骑,有如意给做药膳,还嫉妒你有小虎,它从你离家就绝食了,谁喂它也不肯吃,还有五叔他们教你拳脚功夫,只是以前你不大爱学,总是追着王家小子跑。珠珠拥有许多人想要而得不到的,我早就说过了,骂你的人都是嫉妒你,揍他们一顿就老实了。”

    “小虎?”

    顾明珠嘴角微微抽搐,倘若记忆没出错,小虎应该是一只白色的猴子!莫非应了那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顾远点头道:“名字还是你取的,珠珠不会把小虎忘了吧。”抬手示意门口的伙计把食盒端上来,阿秀利落的收拾起洗漱之物。

    叫花鸡,东坡肉,西湖醋鱼等等名菜摆了一桌子,色香味俱佳,盘子上还画着楼外楼的标记,这桌席面不是有银子就能弄到的,她可从来没听说过楼外楼还外送的。

    想吃正宗的楼外楼菜色,必须得去楼外楼,据说连微服私访的秦元帝都没能让楼外楼破例。

    当然顾明珠相信秦元帝去楼外楼用膳,却不信皇帝下旨让楼外楼外送,楼外楼的掌柜敢拒绝。

    秦元帝更想与民同乐,体会在楼外楼上观西湖美景的情趣才亲临楼外楼,而且秦元帝并不在意楼外楼玩得小把戏。

    不过这消息传遍天下后,楼外楼的名声更显赫,也少了许多以权势逼楼外楼外送的事发生。

    还有人比秦元帝让楼外楼折腰?

    顾远殷勤给顾明珠面前的碟子堆满了菜,“趁热吃,饭菜凉了口感会差许多。”

    顾明珠食指大动,可她还是忍着,只挑了几根配菜的蔬菜吃,避开让人发胖的东坡肉等菜色,“您怎么让楼外楼破例的?”

    故意岔开话,分散顾远投喂她的心思。

    顾远说道:“我送了一本林升的真迹,楼外楼的掌柜便把这些饭菜送来了。”

    “写山外青山的那个林升?”

    “就是他!以一首诗流传千古的大诗人。”

    “听您的语气,对他有点……不同意见?”顾明珠诧异问道,顾远算是当世诗词大家,虽然传世的诗词也只有那么一首,谁也无法否认他在文坛的地位,“是因为文人相轻?”

    顾远应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文人,重生后她对顾远没什么信心了。

    为了一桌饭菜,顾远都能把林升的真迹送出去,顾远同她记忆中的顾首辅差异越来越大。

    “自然不是,林升有爱国情怀,痛恨朝廷不作为。”

    顾远一边说话,投喂女儿的手却不曾停下,“可一首诗就能解决当时南宋的危机?怕是连唤醒百姓都做不到,百姓大多不识字,也没几个能体会诗词中的意境情怀,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林升同商女的区别只在于他的情怀了。”

    顾明珠差一点被东坡肉噎死……她努力吞咽下去,眸子越发明亮,“有酒就好了。”

    寄情于诗词,哪怕留下千古传送的诗词,也不如真正入朝同昏君卖国官员战一场!

    哪怕依然无法改变疲弱的南宋亡国的命运。

    “阻止南宋仁人志士入朝改变南宋的不仅仅是当时的权臣奸佞,而是他们只有一腔热血,却不知道如何为官。”

    顾远见女儿爱听,可以借此机会让女儿多吃点,自然也愿意多说一点:

    “为民做主,为国尽忠,对陛下忠诚未必就是好官。刚正不阿,一身正气的人未必就能秉政天下,想要在朝廷上做些什么,不仅要带领志同道合之人,还要明白如何和权臣小人或是和政见不和的人博弈,在我看来,后者反而更重要一些,进取和退让相辅相成,刚柔并济,才能达到目的。”

    顾明珠喝了一口茶水送下去刺的西湖醋鱼,心头对顾远极是佩服,这才是顾首辅嘛,咦,她发觉面前盛菜的盘子空了大半,“爹……你算计我!”

    不用问,东坡肉都入了她的肚子。

    顾远为顾明珠擦了擦嘴角,“珠珠还想听么?”

    楼下传来噼里啪啦杂东西的声音,顾远微微皱眉,“阿秀,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按说安惠公主看了书信不会派人来砸客栈,顾远不怕大管家在安惠公主身边尽谗言说坏话。

    安惠公主能随意出京,且广招门客,蓄养面首,她过得比秦元帝其她女儿更自由,证明她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人。

    阿秀刚刚迈出房门,有女子高声喊道:“顾远,你给滚出来!不识抬举的狗东西,竟敢欺辱到公主头上?”

    顾远恍然大悟般敲了敲自己额头,“珠珠啊,我忘了安惠公主还有一个惹是生非的女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