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十三章男色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惠美

    掌柜热情殷勤的簇拥顾远,不敢去接顾远手中的物什,顾先生对一切同爱女有关的事情不愿任何人插手。

    上辈子没几个人会说她是好人,多以奸佞小人称呼她,害怕她的人有之,讨厌她的人更多.

    哪怕最后她守得一方百姓,也不是因为高尚的信念,而是大仇得报后,身体支撑不住,何况她又不想去做皇贵妃,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刘掌柜此话不妥,大为不妥。”顾远庆幸说道:“是顾某上辈子做足了好事,今生才有珠珠为女。”

    刘掌柜瞄了一眼跟在顾远身后的痴肥少女,咦,换肥胖少年了,穿男儿装束倒是比穿衣裙显瘦些。

    “烧些热水抬到珠珠房中。”顾远根本没理会公主府的大管家,对刘掌柜吩咐后,转头笑呵呵道:“泡个热水澡,我让他们再给珠珠多准备些花瓣,珠珠多泡一会儿,我等你一起吃东坡肉和叫花鸡。”

    顾明珠很想问顾远一句,你还有银子么?

    方才顾远身上的散碎银子都给她买零嘴了,轻声道:“不用花瓣那么破费,省下银子该给爹请个大夫。”

    顾远落水远比她时间长,她只是略通过医术,摸过顾远的脉搏,顾远隐隐有发热的前兆,姜烨给的银票足以请到余杭最出名的大夫。

    “不用花瓣怎么成?珠珠不必为银子发愁的。”

    顾远心疼又无奈,竟是让幺女为银子而节俭,夫人知晓此事,恐怕会买回来一车的花瓣:

    “珠珠没见公主都向我买画么,我随便画两幅,就能卖出几十两银子,足够珠珠嚼用,珠珠不必替我省银子。银子赚来就是花的,用来享受的。”

    当然夫人会认为银子还可以用来砸人或是炫耀。

    一直被忽略的公主府大管家:“……”怎么感觉自己就是个冤大头?

    他以前见过的顾远完全不似今日,顾远在他女儿面前多了几分烟火气,就是一个溺爱女儿的傻爹。

    在公主面前,清贵文雅,俊美无匹的顾远言行举风度翩翩,自有气派。

    顾远身上流露出的雅致和眼中的小忧郁令见惯俊美男子的公主殿下都有小鹿乱撞之感,江南才子和世家子弟见多了,除了顾远,谁都引不起公主的注意。

    顾明珠无法拒绝顾远的好意,被顾远那样温柔慈爱的看着,她违心点头,她已经多久没有泡过花瓣澡了.

    颠沛流离几年,摸爬滚打十年,她再去泡香喷喷的花瓣澡……被认识的人知道,还不定怎么笑话呢。

    今生谁能认出她?

    顾远笑容灿烂,吩咐刘掌柜:“快去准备热水和花瓣,银子先记在账上。”

    顾明珠从未见过如顾远理直气壮欠钱的人。

    刘掌柜点头哈腰答应了,好似顾远不是赊账而是多给他不少的银子,他就没怀疑顾先生还不上银子。

    “顾先生。”

    公主府大管家叫住准备带女儿上楼去的顾远,只有顾远缺银子的时候才看到他?

    寻常时官员勋贵求见公主,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甚至给足他好处,江南文人才俊更是把公主当做进阶之梯,对他多有巴结讨好。

    文人的气节在权势面前不值得一提。

    公主对顾远格外看中,欣赏顾远的俊美才学,更想招揽顾远为公主府的门客,在公主没有得到或是彻底厌倦顾远之前,他还真不敢对顾远如何。

    说是公主府门客,其实就是公主的面首。

    公主喜新厌旧得很,得到也就不稀罕了,很少有门客能讨得公主三个月欢心。

    待顾远失宠在做计较!

    大管家国字脸上堆满笑容,“公主殿下别院迎春花逐渐开放,姹紫嫣红美极了,殿下知顾先生喜好以花入画,最爱清雅之物,又在特意中栽种睡莲,公主广邀江南名仕共同欣赏顾先生的画作,今日特意让我来请顾先生。”

    顾明珠轻声问道:“公主?哪位公主?!”

    秦元帝有皇女十几个,皇孙女更有几十个,一时她想不起哪位公主在余杭居住。

    而且秦元帝的帝姬多奇葩,性情古怪的着实不少。

    “安惠公主殿下。”大管家胸口挺得很高,颇为得意道:“顾先生切勿辜负公主殿下一番美意,您若是常伴公主殿下,何愁没有好前程?”

    原来是安惠公主,她自然知晓这位喜好美男的公主。

    安惠公主的丈夫本是另外一只义军的头领,当年秦元帝为同他结盟,便把长女许配给他,等到秦元帝攻破金陵,大女婿已经再无用处,反而因为同是义军成了秦元帝争夺天下的阻碍。

    淮河一战后,秦元帝大胜,大女婿被一箭射死,秦元帝为安抚长女,封她为安惠公主,对她所做的一些荒诞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安惠公主不触犯秦元帝的底线,他不在意女儿养几个面首。

    许是因杀了女婿,秦元帝对安惠公主比较宠爱,她所得待遇远超其她公主,虽然她非皇后娘娘亲生,却很得皇后娘娘怜惜疼爱。

    前世她没听说顾远曾被安惠公主看上纳为男宠面首。

    该说安惠公主前世运气好,今生运气差么?

    她可是记得顾远永远洗不去的惧内名声!

    顾远唇边挂上淡漠的浅笑,立刻给人以疏离之感,“顾某乃乡野村夫,早已习惯闲云野鹤般日子,最爱自然美景,村头的枯树,水中的水藻都可入画,金贵无比的睡莲,我欣赏不来。江南名仕都是大才,顾某才疏学浅,不敢同皓月争辉,安惠公主自然能名仕中挑拣合心意之人,顾某家有贤妻,活泼天真儿女,亦有祖田为生,再无他求。”

    “顾先生就不考虑考虑?安惠公主的耐心可是不多了。”

    大管家眸子闪过精光狠辣,“上一个不给安惠郡主面子的人落魄得以乞讨为生,欲擒故纵的把戏对你可没任何好处,听从安惠公主的安排,侍奉好公主,少不了你一场富贵,你家中的妻子……一个村姑,能忍便忍,忍不下,你休了她就是。至于你的女儿?”

    大管家轻蔑扫过肥胖的顾明珠,“若是你哄得公主高兴,公主许是会给她指上一门好亲,公主对身边的人一向不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