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二百四十五章顾远的手段

时间:2018-09-28作者:夜惠美

    顾金玉同样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同时也很认同这句话。

    将来他也要养女儿!

    秦元帝传旨意让顾夫人入宫,召见顾夫人的人依然是皇后娘娘。

    除了萧氏有过单独面对秦元帝的情况外,外命妇几乎没有被秦元帝单独召见过。

    如今连萧氏面见秦元帝的特权也被取消了。

    秦元帝虽然是喜爱美人,在操守上还是值得信任的,他不会对臣子的夫人有任何念头。

    ******

    御书房,秦元帝盯着棋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就输了?!

    还输得这么惨?!

    完全没有任何反抗挣扎的机会!

    “顾明珠,你知不知道朕是皇帝?”

    他不要面子啊。

    就算他没做皇帝也没输得这么惨。

    昔日他还自得自己是围棋天才,无师自通。

    “笑什么?!秦御再让朕发现你在笑,别怪朕收拾你。”

    “……”

    秦御依然笑容灿烂。

    秦元帝胡须气得乱颤,却是没有下决心收拾秦御,多是吓唬他而已。

    顾明珠慢条斯理说道:“棋上无父子,亦无君臣。这句话不是您亲口所说?”

    “朕何时说过……”

    秦元帝哑然,突然记起这句话的出处和原因,冷峻的面容多了自得笑容,食指点了点顾明珠,“朕自从当上皇帝后,不,该说朕成为义军领袖之后,很多人都跑过来拍朕的马屁。”

    秦元帝有几分怀念,感叹道:“好听的话不知听了多少,称赞朕的话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唯有你一个说得话最合朕心意,当年朕同前朝的王爷对局,谁都没想到朕一个小混混能赢王爷,可朕偏偏赢了,然后……”

    此事可是秦元帝值得吹嘘的事情。

    也就是赢了前朝王爷之后,秦元帝才渐渐有了名声,凭此招揽到不少的人手,最终壮大了自己的实力,成为反抗前朝的义军中最出名的将领之一。

    “然后前朝王爷恼羞成怒想杀您泄愤,您就说出这番话来。”

    顾明珠把手中的棋子扔到了棋盒中,扬起笑脸:同皇上下棋之前,我亦是纠结过,是故意输给陛下?还是……最后我记起您这句话,当年前朝王爷因为陛下的表现而饶了陛下,您的心胸不会比前朝王爷还差,所以我就没有在棋盘上留手,证明我对您得忠诚不在棋盘上。”

    “你这丫头倒是处处同人不一样。”

    秦元帝连连摇头,眼里的薄怒退去许多,“直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是你救了朕,哎,让朕怎么说你好?难道救了朕很丢人?换了旁人,只怕早就跑到朕面前来请功了。”

    顾明珠再次强调:“我没有把您从火场背出来,陛下不要误会了。”

    “不是你?是谁?!”秦元帝饶有兴趣的反问:“你说出是谁,朕重重奖赏救命恩人。”

    顾明珠沉默了,“横竖不是我,我已经同您说得很清楚了。”

    “好,好,好。”

    秦元帝露出宠溺来,把顾明珠当作小孩子同长辈闹别扭。

    她越说不是,秦元帝越是确定是她。

    秦御摸了摸鼻子,让珠珠儿说出是萧氏?

    她可没那么好心。

    “陛下,陛下。”

    王公公神色慌张,“大事不好,皇长孙他……”

    秦元帝听闻是秦桓,立刻起身道:“怎么了?他怎么了?”

    他脑子一阵阵的眩晕。

    “父皇。”

    秦御忙扶住秦元帝,“您先不要着急,秦桓已经从太庙回到东宫,就在您眼皮底下,他不会有太大的意外,方才顾先生奉您的命令去给他讲书……”

    秦元帝再次同顾远深谈之后,对顾远的才学见识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他更坚定把顾远留给自己的继承人使用。

    因此他特意让顾远去给花皇长孙讲书,期望皇长孙能亲近顾远,如同他一般真正欣赏顾远的才干,以此消除皇长孙对顾远误解。

    秦元帝一直认为顾长乐对秦桓帝影响不会太大,秦桓倘若聪明就该明白顾远这样的人才是他该倚重的。

    “回陛下,是皇长孙气坏了,提着宝剑追杀顾先生,正好太子殿下也在,然后太子殿下阻拦皇长孙……结果被皇长孙的宝剑划伤,出了很多的血。”

    秦元帝一个踉跄,亏着秦御在自己身边,扶住秦御的胳膊,恼怒道:“混账!”

    “我爹有没有受伤?”顾明珠紧接着问道,同样一改方才的悠然。

    王公公继续说道:“顾先生倒是没有受伤,据说亏着顾先生冷静安排,太子殿下才得到及时的救治。”

    停顿片刻,王公公压低声音道:“听说,奴才听说顾先生拦住了暴怒的皇长孙,并打了皇张孙耳光,说是让皇长孙清醒清醒。”

    御书房外的石碑还立着,王公公只是复述经过同听来的消息,根本不敢多加自己的判断。

    又因为顾小姐和康乐王在场,王公公说话的顺序自然而然会偏向顾远。

    他可不想被康乐王记恨了。

    当日他挨了廷杖就是因为帮皇长孙说话。

    秦元帝问道:“太子,太子的伤势如何?去把给太子治病的太医给朕叫来,朕亲自问一问太医。”

    王公公答应一声,再次跑了出去。

    “再派个人去,给朕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遵旨。”

    可信的侍卫神色冷漠且显得从容不迫。

    顾明珠同秦御对视一眼,很快恢复了常态。

    今生总算又见到了直听命秦元帝的密探和死侍。

    秦元帝最为信任的一群人。

    秦御扶着秦元帝重新落座后,拿起垫子放在他背后,让秦元帝更舒服一些。

    而顾明珠递上了温热的茶水。

    一对金童玉女般的人围着他忙来忙去,秦元帝心头微暖。

    事关顾远,他们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既然没有为顾远解释,也没进皇长孙的谗言。

    秦元帝格外满意。

    太医匆匆赶到,请安后回禀:“太子殿下手臂受伤,伤势并不严重……只是伤口的血止不住。”

    “这是为何?”秦元帝眉头紧皱,“怎会止不住血?”

    太医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臣为太子殿下把脉,应该是太子殿下服用大补汤药的原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