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二百零二章找寻一个替身

时间:2018-08-24作者:夜惠美

    新8#1中文网{﹃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萧氏让丫鬟挑亮烛火,仔细做针线,眼见着针脚不平。

    萧氏感叹道:“到底是手生了,如今府上的事太多,以前我的针线可是极好的。”

    “再去取一些尚好的布料,这双袜子不能用了。”

    镇国公极是挑剔,最不愿意让自己的脚丫子受苦。

    倘若萧氏做得袜子不好,他是不会穿的。

    在刚成亲那会儿,萧氏因为不熟悉镇国公双脚的大小,不知镇国公左脚的骨头凸出,她给他做的袜子不仅没能换来他的感激,反而勾起镇国公对发妻的感叹。

    萧氏的针线也是不错,然而顾远娘亲的针线更好,据说顾远娘亲还会失传很多年的刺绣手法。

    在镇国公同皇上四处游荡时,全靠顾远娘亲一手好针线赚来的银子支撑顾家。

    没有多余的银子,顾远娘又怎么可能救了不少的人。

    前朝的达官显贵最爱精美的刺绣。

    萧氏送镇国公袜子只为讨好他,此时断然不能让镇国公再想起先夫人的好。

    于是,萧氏费劲心思裁剪,忙活了好久,依然没有办法达到让她满意的地步。

    萧氏索性撩开手,按着额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明日再做。”

    婢女们屈膝离开。

    任谁都能看出萧夫人心情不好,她们自然不敢似往日一般凑在萧夫人面前叽叽喳喳。

    萧氏脑子快速转动,思索着一个又一个人名。

    对了,她昔日那位嫡姐好似刺绣不错。

    在贫困时,也是用刺绣支撑阖家的用度,好似也是得过天下第一针的指点。

    ……萧氏拿定了主意,现在她可不是昔日的嫡女大小姐了,只是个血统成疑,生母为荡妇的庶女。

    全靠着她的怜悯,她才能活下去。

    让她做几双袜子都算是抬举她了。

    *****

    劲松院,顾远一家谨慎对待康乐王从皇宫中抄写出来的药方。

    顾远面容沉静,眉头紧锁,“按说此药方既是皇长孙给太子用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倘若太子有了好歹,他此时羽翼未丰,就是争皇太孙的位置都勉强。”

    秦御抛出药方后就坐在顾明珠身边,眼睛不错神的盯着顾明珠看,好似几年不见一般。

    他痴汉一般的模样,令顾明珠频频瞪眼,可秦御丝毫不觉得丢人,反而赞道:“珠珠儿瞪眼也好看。”

    顾金玉扶额,眼前的傻逼就是康乐王本尊吗?

    不是旁人冒充的?

    爱情的力量这么强大?

    顾金玉不想追求女孩子了,他可不想智商退化,同傻逼一样。

    顾夫人唇边噙着丈母娘看女婿的笑容,秦御越是对珠珠痴情,她越是开心。

    她可不是远哥,还吃女婿的醋。

    未来女婿对女儿越好,不是最好的事吗?

    顾远本期望同秦御商量一二,毕竟秦御是皇子,对皇室人要比他这个外人更了解。

    他虽然手中的情报不少,可到底才来京城没多久,哪里赶上在皇帝身边长大的秦御?

    顾远也知秦御不似表现出来的淡定不争,秦御暗中隐藏的势力绝对不小。

    然而他一抬头竟是见到秦御似个傻小子一般盯着珠珠流口水,不对,真正的口水没流出,秦御却是分分钟钟想直接拐走珠珠。

    “康乐王!”

    顾远哪还忍得住,直接起身道:“我同你一起去见如意,让如意亲自教你如何辨识药方。”

    “……”

    秦御也不是傻瓜,更清楚顾如意的性情,前世一旦顾如意陷入研究状态,简直就是六亲不认,谁打扰谁被整。

    顾远是顾如意的父亲,顾如意起码不会动顾远,顶天表达不满,

    秦御就成了顾如意的发泄目标。

    顾明珠笑盈盈看着脸色一变再变的秦御,活该,让你不听我爹说话!

    活该被我姐泄愤。

    “珠珠儿,你爹欺负我。”

    秦御任怂了,靠向顾明珠。

    顾金玉把口中的茶水直接喷到了地上,“你……你……”

    “怎么?不行吗?”

    秦御越发理直气壮,洒脱极了。

    他遇见顾明珠后,就不打算把上辈子的日子再过一遍了。

    何况他本性就不是那样的,只是想同她的师傅区分开,以为受过挫折的她会更喜欢稳重沉默的男子。

    最后他才发现,他努力的方向错了。

    上辈子做过皇帝,掌握过大权,也享受过一切,好不容易得来的今生,他自然要活的更好。

    顾远嘴角抽搐,“你比我……还不要脸。”

    当初他怎么就没学会秦御这招呢?

    他可是被岳父整得惨兮兮的。

    顾明珠眸子闪烁,盯着秦御看了良久,不会,他怎么可能是师傅?

    当初他可是同师傅见过面,说过话,还较量过的。

    一定又是她太想念师傅而产生的错觉。

    前世她答应过师傅,若是遇见意中人一定会提前告诉师傅,让师傅帮她考验意中人。

    秦御拱手道:“不敢,不敢同顾先生相提并论。”

    思考片刻,秦御说道:“以前皇长孙同现在的他几乎是两个人,以前他对太子妃极是孝顺,虽然才干有限,他接人待物很谦和,是个温润如玉性情很好的人。”

    秦御的话就是上辈子的秦桓,他唯一的坚持就是追求顾如意。

    哪怕顾如意从不给他好脸色,也狠狠整过他,用开膛破腹吓过他,让他做了很久的噩梦,可他仍然追求顾如意。

    顾如意出诊,他帮着提着药箱,并且跑前跑后,为顾如意处理一些杂事,让顾如意更加安心的诊病。

    从来不曾因为他皇长孙的身份而对病患冷漠嘲讽。

    对比其他追求顾如意的人,秦桓从里到外都透着真诚,对顾如意的真诚和温柔。

    愿意为顾如意而改变。

    他并非因为顾首辅而追求顾如意。

    “他大病痊愈后,性情大变,变得睚眦必报,变得多情,东宫伺候他的婢女有几个已经被他收房了,虽然没有明确的名分,但已是他的人。”

    秦御也是有个重生经历的,隐隐约约有点明白秦桓改变的原因。

    不过秦桓提出的一些主张,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而且他对太子和太子妃的孝顺也只是停留在表面上,他为人处世急功利近,自以为能掌控一切,以为太子全靠他……所以我才会怀疑药方有问题。”

    {新八*一中文网更新最快的文字小说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