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渔家调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少年遭遇,卖甜瓜

时间:2019-04-12作者:竹篱清茶

    颜景泰只是客气客气这么一说,没想到沈飞林立马抬脚往外走了。Δ书阁ん.『k→shu→.co

    司徒铮和颜景泰不得不跟上去。

    一行三人在村子里行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他们这村子都是些寻常的庄稼人家,哪里见过这么多的翩翩佳公子,好些人家未出阁的少女都跑出来娇羞地偷看。

    沈飞林找了个看起来和善的老汉问道“老人家,请问你们这个村子这两三年可有陌生的少年来过?或者你们有没有见过长得英俊,气质不凡的少年郎?”

    “有啊!”老汉中气十足地大声应道。

    “真的?什么时候?”沈飞林和司徒铮惊喜地异口同声问道。

    “就是你们啊!多英俊的少年啊!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呀?年芳几何?可曾婚配……”

    颜景泰三人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行人狼狈地跑回颜家,司徒铮和沈飞林还好些,就是脸色有些不好看,颜景泰身体素质比不上他们,正靠着墙壁大喘气。

    “我以后……再也不随便去村子里了,太可怕了,那些人怎么那么……热情!”颜景泰实在找不出措辞来形容那些热情自来熟的大爷大娘,一个个跟媒婆似的,就差没把他们给包围了。

    “都怨你!没事去村子做什么!刚刚他们竟然偷偷摸了我几下,哎呀,想想就难受,我要去沐浴了!”司徒铮难受地打着哆嗦,径直往浴房跑了。

    沈飞林冷着脸跟冰块似的,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颜景泰一脸莫名,怎么到最后就剩他一个了?

    饭桌上颜景泰把这个事情当成笑话说给颜璐听,没想到颜璐竟是真的开始琢磨起颜景泰地亲事了,“景泰,这次科举你有没有把握?”

    颜景泰一顿,“爷爷,说实在,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尽力考就是了。”

    颜璐点点头,这心态是对的,转念一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还是等孩子考完试再说吧。

    一顿饭吃得颜景泰云里雾里的,总觉得这几天好像大家都不太对劲的样子。

    一个月的时间稍纵即逝,颜景泰跟司徒铮和沈飞林已经收拾包袱赶回南溪书院。

    这段时间颜正茂的生意明显冷淡了许多,以前他还不觉得什么,进来开始发愁了,“三丫头,如今这鲜花饼的生意已经稳定在那里了,每天销量不算多,收入也在那里,偶尔还会少一些,如今粮价又一直涨,你可有什么法子?”

    走投无路的颜正茂只好找颜竹君想办法,毕竟她可是颜家的智囊团。

    颜竹君正在菜园子提水浇菜,似乎早就预料到这情况,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爹,这情况其实比我预想的要好多了,现在整个东盛国都在闹旱灾,到处都是流民,不止我们的生意受到影响,就是那些酒肆茶楼也一样,大环境如此,想要恢复以前的盛况是不可能的。

    不过现在天气热,大家胃口差,你可以把我们家的甜瓜弄去贩卖试看看,反正今年甜瓜大丰收,我们自己也吃不完,放在地里烂了也是可惜,爹可以把这些甜瓜搬倒渔船上,让爷爷在港口边卖,也可以弄一些去南溪书院贩卖,能卖多少是多少,总归是纯赚的。”

    颜正茂思付了一番直接点头,为了让甜瓜好卖一些,他还特地做了大竹篓往里面放了不少甜瓜浸在湖水里,渔船一路前行叫卖,碰到有人买就从竹篓里取。

    刚刚从水中拿起来的甜瓜又甜又凉又多汁,难得是价钱还不贵,在港口卖得还不错。

    如今鲜花饼的零散生意少了,颜正茂干脆每天固定给那些茶楼酒肆送货,不再摆摊,转而做起甜瓜的生意,只是这生意不是长久之计,最多让他买个个把月就淡了。

    没有秋雨的秋天一点感觉也没有,直到树梢上落下一片片枯叶,颜竹君才恍惚意识到已是深秋时分了。

    菜园子里的甜瓜已经被颜正茂摘得七七八八,只剩下零星几颗歪瓜裂枣他们留着自己吃,枯萎的藤蔓全都被拢到边上,打算用来肥田。

    颜竹君喂了那些牲畜,整理了一番田地,这才摘了青菜挎着簸箕回到庭院中。

    颜竹玉把自己做的绣活打包起来,交给准备出门的颜正茂,“爹,这是这批绣活,大概能换个十两银子,老规矩,交给绣庄的掌柜就行。”

    颜竹玉现在还在接锦绣绸缎庄的活,有颜景泰这秀才哥哥在,再加上王大虎没再提起颜竹玉,王老板算是彻底歇了心思,只把颜竹玉当成一般绣娘看待,因着颜景泰的身份,会对她格外照拂一些,给的银子也多一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双方合作还算愉快,不过颜竹玉现在是真的成了大家小姐了,轻易不会离开后院,就连吃饭也是颜竹君给她送过去,因为她一做起活来就会废寝忘食,时常跟不上颜家的饭点。

    颜竹君劝过几次,不过收效甚微,便由着她去了,只是看她这样整天的做活,两三个月才换来十两银子,又替她觉得不值得。

    时间一转眼到了腊月,一整年没下雨,村子里的土路开始干裂,风一吹,尘土飞扬,连颜家的院子也不能幸免。

    何氏每天都能从家里扫出一堆土来。

    隔壁的陈茵更是为此气苦不已,一有空闲就过来找何氏诉苦,“嫂子,你说这天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活了!正然这几天去挑水都说河里的水位已经降了一大半了,再这么下去他们连捕鱼都捕不成了!

    还有,那风一吹,孩子的脸上就跟上了一层灰似的,我每天光是给那两个皮猴子洗脸就要用上一桶水了!现在这水可精贵着呢!”

    陈茵真的是欲哭无泪,她只有公公没有婆婆,还不跟他们住在一起,孩子正是顽劣的时候,关在房间里不现实,本来她以为自家院子够宽敞,可以让孩子撒丫子跑,哪知道碰上这鬼天气,院子里跟院子外根本就没什么区别,照样整得一身灰,每天光是照顾这两个皮小子就够她喝一壶了,再加上用水紧张,她真的是快急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