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四十章 画中仙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啊?”寒伤见到这一幕差点被活活吓死,猛地转过身就迈起了逃跑的脚步。他之所以还有逃跑的机会,完全是因为少妇被她自己的怒火拖慢了动作。愤怒令她差点气死自己。

    噗通一声,寒伤被崎岖的土地绊了个四脚朝天,他还想爬起来继续跑,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软了。他的双手在四处乱扯一通,无数的杂草四溢而飞,而这时少妇的巴掌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寒伤还不想死啊,周围的灌木已经被他洗劫一空,可他的手还是在乱舞一通。忽然间碰到了个物体,他想也不想,直接将那东西提到了面前,他不去想这东西是否能够挡住攻击,他只求这东西能挡住他的视线。

    看不见就不怕了!

    少妇的嘴角扬起报复的快感,她知道自己一定能够灭掉寒伤,可是她仍旧没有收回目光,她要亲眼看着寒伤变成灰,这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然而就在这时,她拍出的巴掌之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幅画,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猛地张大了嘴巴。

    “不好!”少妇暴喝一声,想要立即收回攻击,可是开工还有回头箭吗?

    不管有没有,现在都得拼了,代价就是受到反噬,可她顾不了那么多,依然拼尽全力收回攻击。

    “噗……”寒伤听到了声音,他没想到自己还能听到自己粉碎的声音。

    不对!怎么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寒伤睁开眼睛,发现拦住自己的正是那一幅为花泽冰画的画,就算从后面看,也能看得清花泽冰那惹火诱惑的身材。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将画移开小心地露出双眼,发现少妇已经瘫卧在了一旁,这又是什么情况?

    老天不让他死啊!

    “哈哈哈,果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哈!”寒伤爬起身,想着下一步动作,要是他现在做些什么的话……

    不过寒伤这个念头刚刚涌起,就被他摇了摇头驱散了,小人得志可不是长久的事情,虽说在修真界没有善恶好坏之分,可是如果他趁人之危的话,那就真的成了小人。

    她娘亲一直教导他不能当小人,他一直都谨记在心的。

    不过嘛!嘿嘿,他虽不会杀掉少妇,不过一些该收的利息总是要收回来的,被人欺负了,一定得欺负回去

    “咯噔……”少妇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寒伤那一副模样和眼神……

    他想做什么?

    女人最恐惧的事情莫过于被ko!况且她还是冰族的首脑人物,如果被侵犯,那罪名就算是死也抹不去的。

    寒伤看得出少妇已经动弹不得了,就连她掏出丹药的手都在颤抖着,久久不能将疗伤丹药喂进嘴里。

    寒伤当然不能让她吃进丹药,他将画裹起来,急忙跑到少妇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止住了她的动作。

    他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才令少妇一个绝世强者动弹不得,他懒得去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收回利息。

    “把画给我!”老妪似乎并没有得知寒伤的企图,也没在意自己的伤势,而是想要伸出另一只手去抢走寒伤手上的画。

    她之所以这样只是为了转移寒伤的思绪而已,也许寒伤的色相是天生的,她要做的就是尽量将话题偏离那种最原始的东西。

    “给你?”寒伤再次仰天长笑,“你以为小爷是白痴啊,让她吃了药再来杀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画弄到离少妇更远的地方。

    “把画给我,给我!”似乎为了验证什么,少妇直接将丹药扔到一旁,双眼不眨地盯着寒伤手中的画。

    寒伤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可当他想到少妇也是冰族人的时候,忽然想通了什么。也许正是因为他将花泽冰的图画用来当挡箭牌,白发少妇才不惜受到反噬也要收回攻击。

    在她眼里寒伤的小命当然不值一提,可画中的人是她的宫主啊,是她从小养到大的人,哪怕只是一幅画,她也不愿去伤害。

    而且,她在画里感受到一种微弱的生机,画中的宫主生机勃勃,一幅画就算再真实也无法存在生机,所以说宫主很可能还活着,藏在画里!

    寒伤不知道少妇的想法,他想通了少妇的所作所为,心里可谓是感激涕零啊,他差点就痛苦流涕,“画中仙啊,没想到你死了还能救我一命!”

    “停!”寒伤冷笑一声,“想让我把画给你也行,不过你必须发誓,不许伤我一个毫毛。”

    顿了顿,寒伤接着阴阴一笑,“你必须把你冰族的那些美女许给我,就像宫主那样的!”

    “无耻!”少妇再次吐出一口蓝色鲜血,被气的!

    “嘿嘿。”寒伤忽然想到了罗半脸威胁自己的样子,不急不慢地说,“你的态度令我非常不满意,所以我的条件又多了一条,我现在对你有兴趣了,你看……”

    “你……”少妇发现自己从来没如此讨厌过一个人,她的语气恨不得把寒伤生吞了,“你休想,休想!”

    “哦?哈哈哈……”寒伤从未有过如此舒爽的感觉,他当然不是真的要冰族的那些美女,更别说这个少妇了,他还没饥渴到那种地步,看这少妇一身强大的修为,也不知到底活了多少年了,连个老不死都不放过,他可做不出来。他这样说只是为了好好气一气这个泼妇而已,谁让她这么想杀自己?

    “我怎样,我可恶吗?那你吃了我呀,快来吃了我,小爷等不及了,啦啦啦……”寒伤更是得理不饶人。

    “我再说一遍,把画给我!”少妇气结,已经不准备再跟寒伤啰嗦了。

    “我的条件答应了没有?”寒伤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休想!”

    “是嘛?”寒伤的笑脸愈加危险了,只见他把画捧了起来,然后做出一个撕纸的姿势。

    “不要!”少妇再次喷出数口鲜血,就算她被反噬时也没吐出那么多,由此可见她是真的紧张了,不仅紧张,还非常愤怒。

    “我的条件……”寒伤的语气依旧不急不慢。

    “我都答应你!”少妇的泪水终于冲破束缚涌出来。

    “答应我啥,我都忘记了,我这人记心不太好,我……”

    “我把冰族的美女都给你!”

    “好像还有……”

    “我也把自己给你……都给你……呜……”

    这世上怎么还有如此无耻的人?

    虎落平阳只是被犬欺而已,而她呢?何止被欺,还要……呜,禽兽……禽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