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三十九章 雪女姐姐死了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冰雪之国,冰雪之巅,生命之阁。

    这里容纳了数不尽的生机圆球,只要是冰族人,都必须在这里留下自己的一丝灵魂烙印,将它注入到生机圆球之内。无论是谁,只要陨落,她的生机圆球也就会随之碎裂。

    看守生命之阁的是个白发少妇,她也正是上任冰族宫主,大乘期修为。大乘期乃是修真界的最高修为,她也是修真界最顶端的那一类人。

    她已经在这守了数百年了,从她进来开始就从未睁开过眼睛,然而这时她的眼里却蹦出两股利剑般锋利的目光,因为有一个生机圆球碎裂了,雪花飞舞间,她瞬间来到圆球碎裂的地方。

    刚碎裂的圆球独占一片空间,因为它是冰族当任宫主的生机圆球。

    她的喉咙在哽咽,身旁散发着一阵阵极具冰冷的气息,就连她脚下的地面也被冻出了数条裂缝。蓝色的泪水犹如滚滚长河,眨眼间溢出她的眼眸。她强行稳住颤抖的身躯,将头上那一支发簪摘了下来,她合起了手掌,再伸开时发簪已经变成了一把钥匙。如果寒伤在此的话,一定能看出这一把钥匙和花泽冰留下的那一把一模一样。

    只见她一拍胸前,吐出一口蓝色的精血射到钥匙之上,然后整个空间都开始颤动起来,再后来,一道遁光很快将她吞没,待遁光消失时,她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朵朵飘舞的雪花。

    寒伤揉了揉鼻子,将画收了起来,他在想,该不该将地上的那一滩水带走。这滩水再怎么说也是花泽冰化的,虽然两人立场不同,可是花泽冰并没有因为他是人族而欺辱他。既然他的大仇已经得报,没必要再泯灭良心。

    他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不然他也不会有愧疚心理,要怪就只能怪造化弄人,如果花泽冰没有害死他娘亲的话,两人还真有可能成为好朋友。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涌起,就被寒伤摇了摇压下去了,就算花泽冰没有害死他娘亲,他们也混不到一块去,人族和冰族向来都势不两立,寒伤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当一个卖族贼。

    他的所有祖先都是在和冰族大战中丧生的,如果他真的泯灭了本性,那就真的是欺师灭祖了。

    叹了口气,寒伤掏出一个装载药液的玉,将地上的水摄了进去。他准备将花泽冰化成的水带走,然后找个地方将她好好安葬。可就在这时,花泽冰留下的那一把钥匙却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寒伤被吓了一跳,颤动的钥匙就快要挣脱他的手心,为了保留那一份不可多得的友谊,他决定不让钥匙溜走,所以用力抓紧。

    可是以他练气修为,根本就控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巨大能量,钥匙很快就蹦出一朵朵锋利的冰花,将他的脸划出数不尽的裂痕,暗红色血液很快就染红了钥匙。

    大惊过后,寒伤一把扔掉了钥匙,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拿出自己炼制的药液一连喝了好几口,可是仍然无法修复脸上的伤势,看来这一次要毁容了。

    寒伤差点破口大骂,虽说他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但这天下哪有愿意毁容的人?他再次取出一些药液抹到脸上,然后用些布带裹了起来,这才来得及去看那一支被他扔出好远的钥匙。

    可是这时他却愣住了,因为钥匙已经被别人抢走了,那人是个白发少妇,她另一只手上还有另一把一模一样的。

    这是什么情况?寒伤像见鬼一样跳出好几步,这才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眼前的人。

    这白发少妇是冰族体态,寒伤看不透她的修为,不过她身上却隐隐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息,似乎随时都能毁天灭地,强大的威压敢致使寒伤的双腿止不住地颤抖。

    “前辈”

    “宫主在哪里?”

    这白发少妇立即打断了寒伤的话,她并没有立即下杀手,寒伤只是个练气蝼蚁,就算是打死她,她也不相信寒伤是杀了宫主的人。但寒伤很可能知道凶手是谁,要是她因为一时冲动杀了寒伤的话,那她就很难找到凶手了。

    寒伤转了转眼珠,少妇口中的宫主肯定就是花泽冰了,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他在组织着语言,眼前这块冰可不是好相与的,要是说错了什么,那他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他便颤颤巍巍地说:“前辈,雪女姐姐好像是死了!”

    “什么?”

    白发少妇一个箭步凑到寒伤面前,寒伤被这突如其来的靠近吓得两腿一软倒了下去。当见到生机圆球破碎的那一刻,少妇便已相信宫主已经陨落了,可是她不愿相信,说不准是出现了什么故障。可是现在寒伤给的答案却将她心底最后的那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她一把将寒伤抓了起来,她快疯了,要不是她谨慎的那一丝理智裹着她,寒伤一定会被她捏成碎渣。她想杀人,杀尽所有人族修士。

    寒伤没时间去求饶,而是急忙将装载花泽冰的药递给少妇,“雪女姐姐被别人打伤,然后变成了这些水。”

    “胡说八道!”少妇这次可是真的想捏死寒伤了,就算宫主被人打伤,也不可能化成一滩水,除非是她将后面的念头压了下去,立即打开盖,就连捏死寒伤的事情也被她放在了一边。对于她来说,寒伤的小命不值一提,她要是想拿回来的话轻而易举。

    寒伤得到解脱,再次后退了好几步,他很想开溜,可他知道自己在这少妇的面前就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留下来讨好这个老妪或许还有一点活命的机会,要是他跑了,那摆明着是做贼心虚,想不死都难。

    一阵火热的暧昧气息迎面袭来,少妇虽从没接触过这种味道,可她还是能够辨别出来,这是造化留给生灵的天性。她的身躯在颤抖,抖落无数的雪花,由此可见她究竟有多愤怒。

    不仅是愤怒,更多的是疑问,宫主怎么可能动情?她可是冰族的希望,也是冰族的首领,怎么能犯这种最低级龌龊的错误?

    肯定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族蝼蚁,她几乎是用尽所有的修为,聚结出一个冰雪巴掌,狠狠拍向了寒伤,她一定要将这个蝼蚁灭的灰都不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