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三十八章 欲火焚身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为什么女人总要男人追呢?也许就是这种追吧,强迫的追,霸道的追。女人们似乎都习惯了一种天性:即使她们不愿承认,她们也需要霸道和强求。

    有种突如其来的负罪感掩盖了花泽冰的思绪,有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大骂:“快拍死他,他占你便宜,他是个畜牲!”

    听到这声叫唤,花泽冰猛地抬起了手,眼看就要朝寒伤拍去。

    “不!你不能拍死他,他为了你不顾性命,你还记得吗,他是为了你,花泽冰!”另一个更大声的叫唤掩盖住了原有的叫骂,硬生生地止住了花泽冰的动作。

    “为了花泽冰为了花泽冰”

    花泽冰的脑海里再次充斥了那一幕。

    有种灼热感蔓延到了寒伤胸前,使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他能够感觉到,那灼热感是从花泽冰的身上传来的。

    花泽冰就算是幻化成了人族,可是她的体温一直都是零下的,为何寒伤抱着她能感觉到灼热呢?

    寒伤的第一感觉就是遇到危险了,他刚想松开紧抱住花泽冰的手,却被一声勾魂的娇喘声硬生生地止住了动作。

    没错,就是花泽冰在呻吟,那呻吟声何止是,简直就快将寒伤融化,他肯定,他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声音。

    男人的来临时,哪里还有半点危险意识?

    花泽冰的脑海虽然空白,但她起码还能紧守理智,本性出卖了她,可她仍然还能掌控身躯。

    可寒伤却没有她的定力,他的双手愈加裹紧花泽冰的细腰,目光从花泽冰的肩头斜射下去,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花泽冰咪咪处的隆起远远超出了她的下巴。如果从花泽冰侧边看去,那她就是个实打实的“s”形。

    这身材简直就是为男人量身定制的!

    寒伤似乎忘了刚刚自己因为花泽冰的本体而失去的兴趣,他告诉自己:就算花泽冰的本体是一团冰,可她现在是一个人啊!好吧,就算我真的是吃饱了撑着,这团冰我也要了!

    他一口咬住花泽冰的脖子,就像个吸血鬼,他想将花泽冰的血吸进体内,那样她就会成为自己体内的一部分,被自己据为己有。

    就是占有,恨不得永远含在嘴里,恨不得她永远活在自己体内,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力量都冲撞向她。

    “呃……”

    这一次的娇喘更为动人,就像置身云端,忘乎所有的那种舒适,在这一刻,寒伤仅剩的意识被瞬间磨灭,他有种冲动,就算割舍掉所有,他也要这声娇喘永远回荡在他的耳边。

    嘭的一声,两个浑身无力的身躯齐齐地倒在地上,还好植被固定住了土壤,并没有尘土飞扬。

    花泽冰感觉不到疼痛,如果说她一开始还能抵抗那至阳的呼吸,那她此时已经不足以抗衡那灼热的湿度了。

    她的脖子被温热侵袭,然后那温热涌进她的大动脉,随着血液的循环流动到全身上下,就连脚底那从未舒适过的地方都变得温暖如春。

    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融化,她忽然好想哭,因为她终于明白了上任宫主的话。

    “我冰族自成一脉,无需交配繁衍,凡是我冰族人,绝对不可动情,不然定将欲火焚身而亡。”

    此时的花泽冰终于明白了何为“欲火焚身”。所谓“欲火”其实就是男性的至阳气息,冰族是至寒身躯,若是受到阳刚气息侵袭,那肯定会被融化,最后消散在天地之间。

    可是她也有发热的症状,因为最先滚烫的是她的躯体,这又是为何?难道是因为她幻化成人族?

    寒伤根本就不知道花泽冰在想些什么,他咽了口吐沫,一把抓向花泽冰那高高隆起的咪咪。

    然而就在这时,寒伤却忽然凝固住了表情。他是抓住了那东西不错,可是那东西却在极速变小!

    这是什么情况?寒伤差点吓得蹦起来。他这才来得及将目光转向花泽冰的面容,却发现花泽冰的眼眸里已经溢满了蓝色的泪水。

    这又是什么情况?寒伤的瞬间就被惊恐代替,他刚想蹦起来,就被花泽冰伸出手牢牢地抓住。

    这时一阵极其冰凉的感觉涌上心头,寒伤愣愣地盯着花泽冰的面容,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变回了本体。

    紧接着,花泽冰的面容开始塌陷,化作一股股白色的水流缓缓流淌。她抓住寒伤的胳膊也越随着融化越来越细,最后消失不见。

    原来她的咪咪是融化掉了!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寒伤顿时醒悟,他慌张地将花泽冰抱了起来,任凭她的冰冷水流浸湿自己的全身。

    难道是因为太热了?这个想法刚刚乍现,寒伤就将自己的真气凝练成一股股冷气射向花泽冰,他好像忘了,他现在想救的人是他一直想杀的人。

    可是这没有半点用处,花泽冰已经快要融化完了。寒伤收回动作,再次将花泽冰的只剩一半的躯体扶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因为我……”寒伤有预感,原因就是出在自己身上。

    “我就说你是个傻瓜,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人。”

    花泽冰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她想要扬起笑脸,可是她仅剩的躯体已经不足以表达出来了。

    “嗯,我傻,我就是个傻瓜,请你告诉我,我要怎样才能救你?”

    他在心里加了一句:“你就算是要死也要等我玩够了再死!”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何一定要追回那一幅画?”

    “因为画中的人是你。”

    “那就够了……”

    花泽冰最后的躯体消散殆尽,只剩下一支发簪和那一幅画。寒伤将她的遗物收了起来,奇怪的是,他觉得画上的人变得生动了许多。

    大仇得报了,可是寒伤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看着地上那一滩水,不知该做些什么。

    报仇就是他的信念,现在已经实现,他反而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只知道站在原地发呆。

    本以为大仇得报,自己一定会畅快淋漓。却不曾料到,他不仅没得到解脱,反而被种负罪的愧疚感掩埋。

    仔细一想,花泽冰之所以会死,全是因为他的原因。他并不知道花泽冰是欲火焚身而亡,他认为是花泽冰带他逃跑时被罗半脸劈了一掌,所以才会死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