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知所措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谢谢你为我取的名字,我很喜欢。”

    似乎为了躲避什么,花泽冰最先打破了沉默,收回停留在寒伤面容上的目光。不知为何,在她收回目光的那一刻,她忽然觉察到有种舒爽的感觉从她心田最深处抽离而去。

    习惯的东西被拿走,总是令人心悸。或许她已经习惯了寒伤的存在。这是她给自己的答案。

    “谢我干嘛,能为你取名,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寒伤的平凡脸庞上露出笑脸。看他的样子,就像一个为救某一个人,不惜搭上自己的一切。

    花泽冰咬了咬嘴唇,天月大陆不仅美女遍地跑,帅哥也是多如狗的,因为修炼,一个人就算再丑,也能随着修炼渐渐改变。除非是罗半脸那种受到反噬才会变丑的。

    然而寒伤的面容却太过普通,普通得丢进人群就会被掩埋。花泽冰有些恼怒,她为何要在意这张普通的脸?她想起了一句话:没有任何人是因为灵魂美丽而被爱的。

    由此可见相貌对于一个人有多重要。

    可是,寒伤为何不让自己变得俊气点呢?难道他不需要被爱?

    “喂,你怎么不让自己变得帅气点?”

    花泽冰收回思绪,眼里充满了好奇,要说有人不在意自己的相貌,她是不会相信的。

    寒伤微微一笑,站起来转过上了身,做出一副深沉的样子,“我娘亲告诉我,千万不要迷恋过于美丽的东西,制造美丽的力量通常是邪恶而恐怖的,美丽只是为了掩饰丑恶而已。”

    “还有!”不等花泽冰接着询问,寒伤便接着说道:“人人都变漂亮了,那谁来做那个不美丽的人呢?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些角色,总要有人来扮演的。”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上善若水,万利而不争?真是这样吗?

    越来越多的疑问在花泽冰脑海里闪着微光。

    “哦”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女人特有的天真使她衍生不出任何质疑的思绪。其实女人并不傻,但是她们为何总被骗呢?

    都说女人被骗,但是,难道就没有被骗的男人吗?答案是否定的!女人之所以被骗,那是因为她们太过纯真。男人之所以被骗,那是因为他们太过睿智。(小伙伴们好好琢磨!

    花泽冰忽然觉得,每当她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眼前这个男人时,这个男人就越难让她了解,他好神秘。

    听说:想要一个人对你有兴趣,就是让自己足够神秘,摸索真相的心理是所有人都无法逾越的沟壑,这是天性。就算花泽冰再想割舍,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她的心思完全不是她能够掌控的。

    寒伤心底再次冷笑出声,他转过头看了看花泽冰的表情,他发现:就算花泽冰再掩饰,她的眼里也射出一阵阵好奇的光芒。寒伤知道,自己的计谋再次成功了。

    想让一个女人信任你,就得夺得她的崇拜,而此刻花泽冰眼里的好奇就快要变成了崇拜,寒伤忽然有种成就感。

    “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生命是种孤独?”寒伤想要趁热打铁。

    “怎么这样说?”很幸运,花泽冰果然着了寒伤的道。

    “我就是这样孤独的活着,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没有道侣,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和我谈得来。”

    花泽冰忽然咬了咬舌尖,“此话怎讲?”

    “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陪我下地狱!”

    “啊?”有股凉意直冲花泽冰的心底,她有种被扼住呼吸的感觉,“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话音刚落,花泽冰就扭动着无力的身躯,朝寒伤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

    “没有一个人陪他下地狱,那话中的意思不就是表明:没有一个人愿意陪他

    打住!花泽冰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回过神来,原先她还以为寒伤只是傻了点,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寒伤最大的特点不是傻,而是坏!

    是啊,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坏的?

    她忽然好想转过身拍死寒伤,可是寒伤为她所做的一切历历在目,她下不了手。一个女人在晕头转向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跑!

    寒伤目瞪口呆,他说那么多,目的只是为了套住花泽冰而已,如今他见花泽冰忽然跑了出去,哪里还忍得住,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花泽冰的手。他似乎忘了,她抓住的人就算在重伤期间也可以将他拍成碎渣。他也忘了,如果花泽冰真想离去的话,以他练气修为就算花上几年时间也不一定追得上。

    “我不傻!”寒伤不知道花泽冰的想法,除了解释,他没有任何让花泽冰留下的办法。如果花泽冰走了,他找谁报仇去?

    “你就傻,你本来就傻!”花泽冰拽了拽自己的手,可是仍然无法挣脱寒伤的紧抓。(这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那你原谅我!”寒伤准备豁出去了,一把将花泽冰拥入怀中,他没有别的想法,他的目的只是不让花泽冰离去而已。一个人要是非常在意某一种东西的话,就是将它塞进心窝,那里似乎是所监狱,让被锁进去的人永远无法逃脱。

    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放开我!”花泽冰大吼着,眼里全是愤怒的神色。

    可就在这时,有种灼热的呼吸荡漾在她的耳边,至刚至阳,很快侵占了她的整个身躯。她的娇躯不听使唤,想要软下去。

    更可怕的是,她想嘤咛,想用种至柔的声音迎合那至刚的灼热!

    “嗯……”

    花泽冰用力咬了咬舌尖,发出一声娇喘。她的想法是:疼痛的表达能够掩盖她灵魂表达出来的声音。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就算自己再竭力掩饰,她的娇喘声里还是充满了勾魂的味道。

    可是,她并不想那样啊,如果身后的人真的要做些什么,她该怎么办?

    逃!一定得逃!花泽冰很快就做好了打算,她好像忘了,如果她不愿意的话,身后的人根本就无机可乘。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