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把持不住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你别哭呀!”寒伤顿时慌了手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霸道了些,他刚刚已经紧紧抓住了苏依依,她要是还不因为疼痛而哭的话,那也就不正常了。

    急忙松开了紧抓的手掌,继续说道:“你别哭了好不好,我给你买棒棒糖还不行吗?”

    他实在找不到任何安慰苏依依的理由。他之所以这么幼稚,完全是因为他认为女人都喜欢甜甜的味道,而棒棒糖的确是寒伤吃过的最甜的东西。

    “白痴!”

    苏依依在心里怒吼,她真的是输给寒伤了。在寒伤松开紧抓住她的手时,她有种被扼住呼吸的感觉。

    她需要寒伤的温度,就像人需要呼吸、鱼儿需要水一样。

    “我不要棒棒糖!”

    苏依依有种想要捶打寒伤的冲动,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寒伤这么笨的男人,比鸭子还笨!

    “他的霸道哪去了?他的在乎哪去了?”

    苏依依几乎抓狂。能让人哭得颤抖不堪的,既不是突如其来的噩耗,也不是毫无征兆的惊喜,而是起伏不定的感情。

    她根本就猜不透寒伤的所作所为,每当她觉得自己已经了解寒伤的时候,寒伤的行为却恰恰出乎预料。每当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寒伤时,寒伤又再次撩动她的心扉,给她感动,侵占她的一切。

    原来,不阴不阳的做法才是令女人欲罢不能的手段,如果说寒伤一直给她感动和在乎的话,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在乎寒伤。

    而寒伤此刻的所作所为已经将她的心牵引得起伏不停,让她明白了自己对他的心思。

    响尾蛇是如何捉到猎物的?就是用如此又擒又纵的方法。想要别人爱你,就永远不要让别人彻底了解你。

    让别人爱你的方法,就是不那么的爱慕她们。只要别将自己的感情掏空殆尽,你就拥有绝对的优势,用来博得别人的爱慕。

    听懂了苏依依的拒绝,寒伤直接将苏依依放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无奈还是因为自责,将目光狠狠地映射到了苏依依那如浩瀚星河般璀璨的瞳孔之内。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久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如此情深,却难以启齿。原来,若是你真的在乎一个人的话,内心酸涩,反而说不出任何话来,甜言蜜语,多数是说给那些不相干的人听。

    “你能否看得出我眼里的情意?”苏依依心里默默念叨,眼眸已经给了她一种湿润的感觉,爱的泪花,已经在闪动,就像寒伤从她的瞳孔里看到了寒伤自己的模样一样,她也从寒伤黑色的瞳孔里看到了她那如秋波般荡漾的爱恋。

    也许真正的感情,都是从眼里流露出来的。眼睛是一个人身上最神圣的部位,它不撒谎,也不胆怯,它是神灵的写照。

    看到了,寒伤看到了,苏依依眼里的暧昧在她体香的装饰之下,变得愈加浓重,再加上她因为紧张而变得急促的呼吸,急促的呼吸使得那傲人的胸膛愈加膨胀,每一次的起伏,都牵动着寒伤的心跳,使他按耐不住。

    想要握住它,感受它的生机和跳动。还想咬一口,人非常想要一样东西的话,会忍不住的咽口水,就是想要吃掉它!

    苏依依已经闻到了寒伤快要遮天的强烈男性荷尔蒙,他想要干什么?

    好怕怕,也好羞羞!现在可是大白天,而且还没有房子和暖床

    地面那么崎岖,会把身体擦坏的。他在上自己就要受伤,自己在上,他又得受伤!!!

    而且,还没有手帕,用来擦掉殷红的手帕,那是每一个女孩子初次必须携带的神圣东西

    周围的花好像特别喜爱荷尔蒙的味道,变得愈加娇艳,就连太阳,也止住了缓慢行走的动作。

    就像一个毒瘾来袭的毒贩一样,寒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忍不住想要去将她吃进去,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又是一次无言的对白。上一次的无言是承诺,而这一次的无言是天性,男欢女爱的天性。生命的意义在于繁衍和生存,谁都无法磨灭,尤其是情到深处、燃烧理智时。

    寒伤终于没能再忍住,一把将毫无反抗能力的苏依依按到地上。也许苏依依有反抗能力,只不过此时她已经恢复了一些的修为根本就敌不过天性,只能任由处置。

    但是,这真的可以吗?上一次无言的承诺,寒伤却没能实现,这一次的无言,他是否还会像上次一样让自己伤心?

    苏依依强行咬了咬舌尖,短暂的疼痛使她暂时清醒过来,可这太短暂了,疼痛过后,她又再次被暧昧情愫淹没。

    寒伤可不知道苏依依心里闪过了那么多的念头,男人特有的入侵本性使他一下子吻住了苏依依的嘴唇。

    软,有种代替了颜湘琳的感觉。热,热度直侵肺腑,很快便让寒伤浑身燥热。甜,刻入骨髓的甜,像苏依依本身那么甜。

    她甜美的微笑,闭月羞花。她甜美的语气,宛如天籁般使人坠入爱河。还有她甜美的动作,轻轻抓抓长发的动作,引尽世间年华,渲染尘间媚动————她是苏依依!

    苏依依的脑袋嗡嗡作响,她不知所措,仅剩的力气瞬间就被寒伤吸走,她一下子栽到了地上,眼睛不自觉地闭了起来,不过她的手却紧紧地保住了自己的庄严部位。

    两个字在她脑海里旋转:承诺!

    她要承诺,她需要寒伤永远在乎她、霸占她、只爱她的承诺。无言的已经拥有,现在还需要真实的来压制她的自我保护意识。

    寒伤的脑袋里也有嗡嗡声,二十多年的老处男,今天终于可以用掉了!

    可惜的是,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湘琳姐姐。

    可是!苏依依都愿意这样了,他难道还不能给苏依依一个位置吗?

    不!苏依依在他心里的位置不会比颜湘琳差,像苏依依这种女人,竟然愿意把她自己交给他,这能说明什么?

    这分明就是苏依依抬举他,他要是还自作高尚的话,那也就和装逼范没什么区别了。

    寒伤不知道爱是什么味道,可是他在苏依依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恨不得掏空自己也要给苏依依一切的感觉,就和当初他和颜湘琳私定终身时的感觉一样。

    也许,这就是爱吧。在他吻到了苏依依的那一刻,这种感觉便为之诞生。

    而且,吻住苏依依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似乎早在万年之前他便已经触及过这种味道。

    寒伤也知道自己和苏依依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因为自己引来的天降漩涡和天河都能让苏依依受到影响,难道两人真的早在前几世就有过渊源?

    可若是两人真的有那种神话传说中的故事,为何他记不起来呢?而且苏依依也给不出任何答案。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