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需要你的霸道和占有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你放下我,我不要你背!”

    苏依依挣扎了数下,可寒伤依然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双腿,任凭她再想反抗,也没了能力,因为她现在几乎是修为全失,她当然也能挣脱寒伤的紧抓,只不过那样会让她有生命危险。

    她现在已是强弩之弓,要是再把最后那点余力用尽的话,她就算不死,后半生也得在病床上度过。她当然不愿意这样,健康才是一个人的全部精神支柱,若是健康都没了,就算是活着,那也只是躯壳一具,得不到半点安慰。

    苏依依不说还好,现在她这么一说,更是激起了寒伤一个男人该有的强迫心理,他抓住苏依依双腿的手掌更紧了。他当然不愿苏依依挣脱他的后背,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真的让苏依依下来了,那两人真的就会从此以后都后会无期了。

    女人是爱闹情绪,这是事实。但是女人之所以会闹情绪,那是因为她在乎、她弱小,因为女人都长不大,这是本性。

    对待女人,千万不能相信她们的表面心理,她们越想挣脱,代表的却是越想依靠。寒伤以前不明白,可是他现在明白了,就因为苏依依提起了穆一燕。

    如果寒伤当初强迫穆一燕的话,她还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不!答案是否定的。对于女人来说,一个男人的在乎就是她的信念,因为寒伤的放纵,才让她以为自己一文不值,所以才有了人尽可夫的后来。

    因为她傻乎乎的认为,寒伤根本就不在乎她。

    一个女人报复男人的最好武器,无疑是那一具豁出去的贞洁躯体。她水性杨花,她堕落放荡,说到底还是为了博取寒伤的在乎。

    如果我作践自己能让你更在乎我的话,那我愿意一辈子都这样放荡下去。这是大多数女人的心理。

    可惜,人人都输给了“我以为”三个字。一个人终究可以信赖的,不过是他自己,人要什么归宿?他就是他的归宿。

    这一刻,寒伤为穆一燕停留的那一丝仅剩的爱恋心理瞬间淡去,既然事已至此,各自寻找各自的幸福才是正事,所有感情,都该烟消云散了。

    不得不说,穆一燕确实是寒伤心里的一块石头,多亏苏依依开导了他,不然也许寒伤一辈子都放不下这一块石头。

    石头一放下,接踵而至的是前所未有的自由感,人生在世,总要割舍一些信念,轻飘飘地生活下去。静静地来,静静地去。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我叫你放下我,你听到了没有!”

    如同男人不了解女人一样,女人同样也不了解男人。苏依依根本就不知道寒伤的思绪已经飘远,而是将自己的语气放到最大分贝,几乎是怒吼着对寒伤说出这一句话。

    寒伤抓住她的手掌更紧了,这难道是说明寒伤已经开始在乎她了?

    不,不行!这还不够!

    寒伤的手掌虽然用了些力道,可是苏依依根本就没感受到半点疼痛,她能够确确实实地感觉到寒伤在极力压制着他的力气。

    “他为什么要压制?他压制着自己的力气,不就是在表明着,他在压抑对自己的在乎吗?他为什么要这样,他为什么不承认?”

    苏依依的眼泪终于决堤,裹住了她全身的温度,滴洒到寒伤的肩头,狠狠刺激着寒伤的感知系统。

    天呐,你为什么要创造女人这种奇葩怪物?寒伤之所以抑制力道,是因为他不想伤害到苏依依半分,可没想到苏依依竟然是这种想法。

    “我不会再放下你了,对不起。”

    寒伤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骗子,你放开我,骗子”

    苏依依边叫边哭,哪里还有半点武王的样子?

    寒伤恍然发觉,他从来没见过任何人流过这么多眼泪,要是拿碗来接的话,苏依依的咸味泪水,足以养活一条咸水鱼了!

    “我没骗你!”

    寒伤的理智终于失去了一丝,手掌更紧了一些,苏依依已经能够察觉到像蚊子叮咬一样的疼痛了。

    不,不够,这依然不够!

    “你就是骗我,我不要相信你,再也不要!”

    如果说苏依依刚刚的泪水能够淹死咸鱼,现在已经能够淹死鲨鱼了。只是她自己知道,她的这些泪水里不仅藏着委屈,更多的却是欣喜,就因为寒伤让她感觉到了痛,即使这点痛微不足道,但这也是他的在乎。

    如果他的在乎能够让自己感到痛苦,自己愿意永远都痛苦下去。

    她还要继续博取,真正爱一个人的话,哪有什么善恶可言?掏空他的一切,所有的一切!当然,自己也不介意让自己的一切也让他掏空。

    “这可由不得你!”

    寒伤咬了咬牙,双手交叉在一起,锁住了苏依依的全部退路。紧了,没错,真的更紧了,紧的让苏依依抽搐起来。

    “”苏依依抽噎着娇躯,“他好霸道!他好英勇,他真的好在乎自己!虐吧,继续虐我,把我虐进万丈深渊,用尽你的力气,用尽你的强势,我要永远屈服在你的霸道之下,死在你的猛力之下,快掏空我,侵入我的底部,我要为你而欲仙欲死!”

    一个男人,若是在女人和金钱之下还不霸道的话,那他和废物也没任何区别了。

    “呜呜呜”

    她哭了,也许是因为疼痛。

    “呜呜呜呜”

    她还要哭,也许是因为他的占有,不仅占有了,还占有了灵魂。

    请容许苏依依有一个污污的想法:原来那些小片片里的男主之所以奋力拍打女主的屁屁,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可没看过那些哦,都是道听途说的,毕竟她可是乖乖女。

    却没想到,遇到了他之后,她竟然也学坏了。这让她不禁想起一句话:女人就像鸡蛋,表面很硬,里面很纯洁,内心很黄。

    而寒伤此刻的所作所为已经揭开了她的遮黄束缚,她的手掌想在寒伤胸膛游移,汲取他的温柔,由此来平伏她快要溢出的黄水。

    忍!苏依依的脑袋下意识地摇了摇,她不能那样,她只能等着寒伤的手掌来她身体上游走!

    额!羞死人了!自己怎么能这么想?

    苏依依,你好坏的,真的好坏好坏!要是他真的打你屁屁,看你如何面对!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