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幽火种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好漂亮的女人!”

    这个恶心的家伙忽然瞪大了眼睛,愈加狂暴的熔岩从他眼里流出,苏依依的容颜使他短暂的失神了片刻,不过也仅仅是片刻而已。他刚要再次使出手段擒住寒伤,丹田处就传来一阵虚脱感。

    寒伤狠狠扫了这人一眼,利用这短暂的片刻,抱起苏依依一道遁光消失不见。他现在留下来和那人较劲无疑是找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将来等实力上去了,他一会回来拍死这人。

    就这样一路狂奔,寒伤也不经过苏依依的同意,直接从她的裙角处撕下一块,将自己的羞羞遮了起来,虽然已经走光了,但总比一直露着好,他还丢不起那种人。

    世事无常啊,寒伤原本是不愿让琴幕儿也看光了自己,没想到故事充满了戏剧性,竟然鬼使神差的让苏依依看光了,也不知这是不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要是他也能看看苏依依的该多好啊?寒伤忽然老脸一红,这才想起来现在是该救醒苏依依的时候。

    他也知道苏依依对他不怀好意,可人家刚刚毕竟救了自己,而且还被捅了一个窟窿,自己要是恩将仇报的话,那可真的是禽兽都不如了。

    此时远离事发地已经足足数十里之远了,寒伤不怕那人追来,因为他被禁锢住,脱不开身。

    将背上的苏依依放了下来,她小腹处的伤口依然血流不止,脸色也苍白无比,寒伤轻轻摇了摇她,她这才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呓语出一段话。

    寒伤侧耳恭听,断断续续地整理出一个要求,他照着吩咐,从苏依依腰间的储物空间里取出两粒丹药喂给了苏依依。苏依依吃了丹药,似乎缓解了一些伤逝,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寒伤看了看周围,一片狼藉的模样,了无人烟,一片荒原。奇怪的是这里已经没有了酷热感,寒伤这才发现从峡谷里一路跑来,他都没有再感受到任何酷热。

    难道九幽禁地里的热流都消失了?寒伤隐约觉得是因为那一个没入他识海的圆球被他收走了,所以九幽禁地才变成了这样。

    刚刚那个恶心的家伙说他收走了九幽火种,难道九幽火种就是那个圆球?那岂不是说寒伤拥有了九幽天火?

    将惊喜的心情平静下来,寒伤用意念向识海中的火种沟通,可是任凭他怎样使劲戳,那家伙都毫无反应,直接将他当成空气。无奈之下只好作罢,再次将苏依依小心地拖到背上,开始了无厘头的旅程。

    他不知道此时身处何方,只能随便认准一个方向走去,途中不停地运转幻灵力为苏依依疗伤,只要等苏依依好转了点,也许两人一块摸索的话能够走出去。

    本来他还想进九幽禁地寻找火元晶和极炎星晶,没想到到头来竹篮打水,还惹上了苏依依这个大麻烦,可以肯定,苏依依只要伤逝一好,马上就会将他控制住。

    但他还不能就这样将苏依依丢下,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只要苏依依的伤逝好的七七八八,他就立马撇下她独自逃走。

    寒伤整整走了数个时辰,眼看天就快要黑了,他也累得不行,所以找了个地方将苏依依放了下来,经过他那么久的修复,苏依依的脸色变得红润得多。

    她的伤口仍然留着黑红色的血液,奈何寒伤不懂医术,就算他懂,以他的修为也无法使伤口愈合。

    还好这里有一处草丛,寒伤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毒虫才将苏依依放了上去,这时一阵冷风拂过,惊醒了昏迷的苏依依。

    她一睁眼,寒伤的光头就显现出来,还有他光着的膀子。放松地舒了口气,她就害怕醒过来看到的人不是寒伤。

    在这种人心险恶的地方,要是重伤的她被别人逮到,那后果很难想象。

    “对不起,连累你了。”

    寒伤对苏依依道了声歉,他是不喜说话不错,不过他现在可铁不了冷漠的心。

    “放心,还死不掉。”

    寒伤没有去问苏依依是怎么遇见自己的,他想问问穆一燕的情况,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他们夫妻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苏依依看出了寒伤的欲言又止,只好说道:“你放心,她很好,不过现在离这里很远。”

    她是找到了寒伤,不过她并没有按照约定,用通讯珠联系穆一燕等人,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老是想要抓住我?”寒伤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那你先告诉我,在地球时,那个天将漩涡是不是你引来的?”

    寒伤点了点头,因为没必要去隐瞒。得到寒伤的回答,苏依依又接着问:“这里的天河被你引来时,你有没有受到某种刺激?”

    “有!”寒伤狂点着头,那何止是刺激,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现在想来都惧意仍在。可苏依依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

    “坦白告诉你,我在地球想要抓走你,是因为你引来的漩涡使我痛苦,而且这里的天河,给我的痛苦愈加强烈。”

    苏依依的回答使寒伤惊讶了良久,难道他和苏依依之间有什么关联?可是无论他怎么打量苏依依,苏依依都没有半点像他的模样,所以他直接将无厘头的兄妹关系撇开了。

    “还有一个原因,我爷爷想要将你收留,因为我爷爷年轻时和你义父是至交。你不用担心回到苏家后会像待在穆家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你跟我回苏家一阵,你什么时候想走都不会有人拦你。”

    听了苏依依的话,寒伤有些半信半疑,只好接着说:“谢谢你们的好意,如果你们还能回去苏家的话,就带我向你爷爷谢绝,等你伤逝好了,我们各走各的。”

    “可是,我再怎么说也救了你,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寒伤没有说话,只要苏依依的要求不过分,他当然会尽力去满足。

    “和我去见穆一燕,不然,我总觉得对不住她。”

    “抱歉,我做不到!”寒伤一口否决,如果苏依依硬要带他去见穆一燕,他不介意以抛弃苏依依为筹码,逼她就范。

    虽然这有些小人之心,可比起自己的人生自由,吓唬她一下也不是不可。况且他又不会真的丢下重伤的苏依依,他只是威胁而已,就像大人说要卖掉自己的孩子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