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将计就计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仿佛天崩地裂,寒伤所在的这整片世界开始颤抖起来,就连岩浆湖的流动也停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去平伏侵袭体内的炙热,那圆球就已没入寒伤识海,和九转轮回盘依偎在一起。

    寒伤极其排斥这东西,但它似乎很有灵性,对寒伤的排斥熟视无睹,只有一条信息留了下来:九幽圣火,焚灭万道,天道不公,焚灭诛天,天伤之志,君临万界!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滚出去!”

    寒伤宛如发疯的野牛,想要将这东西驱逐出去,可他的动作却慢如蜗牛,手足无措间,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哈哈哈......本帝终于重见天日了!”

    话音刚落,一个披头散发的白发人缓缓从岩浆湖底窜了上来,他的头顶镶嵌着一把厚背长刀,源源不绝的腥臭味血液随着他的伤口流了出来,寒伤这才发现,原来所有的岩浆,都是他的血液汇聚而成的。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血,就算他是个武神,也不可能!

    “你......”

    “我是神!”这个披头散发的人立即打断了寒伤的惊讶,“我是天炎大帝,我是武神大陆界主,我是天下第一!”

    “哈.......”

    这人说完哈了一口气,无尽的岩浆从他嘴里激射而出,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来到寒伤眼前,寒伤还来不及反击,识海内的光点奋勇而起,将这人吐出的岩浆一吸而尽。

    “哪里来的臭小子!”

    这人见自己的攻击奈何不了寒伤,立即换了一副不置可否的嘴脸,寒伤这才发现,数十条黑得发紫的锁链从他体内穿插而过,将他死死地拴在身后的一个八卦阵图之上。

    不难揣测,那个八卦阵图就是锁住他的东西,不然以他的实力,早就挣脱出来了。他是没有光轮显现,但他隐约之中散发出的气息,比寒伤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就连牧道和尚,也不配帮他挠挠痒。

    寒伤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不管这人是什么角色,他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对自己动手,已经激起了寒伤的杀机。

    划出一道风刃,向这人的头颅砍去,这人没有行动能力,想必也躲不开自己的攻击。可是下一刻,寒伤就知道了自己的想法究竟有多天真,这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寒伤,明明风刃已经去到了他的眼前,可他仍然不曾眨一眨眼。

    一声闷响过后,这人依然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寒伤的风刃连他的头发都没有削掉一根。

    “聚气成刃?看来你的功法不简单。”这人冷冷一笑:“只不过栽在我手里,你依然难逃一死,就算你有九幽火种认主,也是一只随时捏死的蝼蚁!”

    这人冷冷一笑,紧接着,一条暗黑色的藤条从他脚底窜了出来,寒伤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可是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在这人的目光下竟没有半点行动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束恶心的藤条来到自己面前。

    “小心!”

    危急时刻总有援救,这是一个极具磁性的熟悉声音,寒伤还没来及去看清来人是谁,一个纤细苗条的身影就已挡在了自己面前。

    “噗......”

    寒伤确确实实地听到了利器划破血肉的声音,脸颊被一阵温热席卷。那束恶心的藤条穿过了来人的小腹,带起一蓬温热的鲜血,铺满了寒伤的整个脸庞。

    这个人影似乎没有在意自己的伤逝,而是向那个恶心的家伙扔出一张符箓,大地再次震颤起来,寒伤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听到了那个恶心家伙的咆哮声,也就在这一时刻,一具柔软芬香的躯体才撞到了他的怀中。

    “苏依依?”

    寒伤手一抖,差点将手中的身躯扔到了地上。

    “快走,你个呆瓜!”

    苏依依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也不知是因为受伤严重,还是因为寒伤的白痴模样。

    ......

    武神大陆天涯之巅,两个曲线分明的身影相对而视,两道身影中间,隔着一口深不见底的悬崖,阵阵阴风从悬崖底部窜了上来,舞动着两人的秀发,凭借那极为冰冷的冷意,不难判断,这处悬崖的深度超乎了想象。

    据说天涯之巅直通冥界,落下去的人绝无活命的可能,而相对的两个人恰好是不死不休的那一种。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一阵阵强烈的杀机碰撞在一起,各自脚下的石壁纷纷炸溢。

    颜湘琳已经足够忍让了,她知道寒伤在意眼前的于思思,所以就算她的真正实力略胜于思思,她也不想让于思思身受险境,因为在这一处战场,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落下悬崖。

    可是于思思竟然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忍让而退却,反而杀势更甚,每一招都是必杀之击,就算颜湘琳战斗经验丰富,再这样被打压下去,迟早也是被杀的份。

    “我让着你,不代表我怕你,你别得寸进尺!”

    颜湘琳暴喝一声,手中的扇子急剧膨胀,立即就将于思思碾压。

    于思思似乎并不在意头顶的威胁,而是咬着牙吐出一句话:“你只是个后来者,他是属于我的!”

    “呵呵......”颜湘琳怒极反笑,“他属于你?你有和他睡过吗?”

    “难道你就和他睡过?”

    于思思虽然强行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但颜湘琳还是听出了她的紧张。为了割断于思思的所有希望,颜湘琳再次开了口。

    “当然喽,他还说,他会永远爱我,只爱我一个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不可能!你说谎,寒伤不会那么随便的!”

    于思思拼命地摇着头,她在心底给了自己一个安慰:“就算他和你睡过,他也不一定和你......就算真那样了,我也不在乎,只要他能回来我身边,一切都不重要。”

    “忘了告诉你,他已经为我们的宝宝取了名字!”

    颜湘琳满意地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法宝,因为她知道,于思思的阵式已经不攻自破了,从她颤抖地身躯和极不平稳的气息当中就能看出来。

    要是再打下去的话,颜湘琳当心自己会误杀了于思思,那样的话,寒伤一定会责怪她。如今这一句谎言既能打响于思思的退堂鼓,又能熄灭她的执着心理,何乐而不为?

    为了爱情,说一点谎算什么?纣王为了妲己还断送了整个天下呢!

    “是吗?”于思思的笑容霎时变冷,“那我就先废掉你的筹码!”

    话音刚落,于思思的气势忽然攀升,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身后张牙舞爪地咆哮起来,强烈的真气注入紫面金牌,向颜湘琳的小腹包围过来。

    颜湘琳顿时大惊,发疯的人最可怕,她能明显地觉察到于思思狂逝的生机。于思思竟然愿意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也要置她于死地。

    要是让紫面金牌划破自己的小腹,自己就算是不死,也要失去生育能力,那样岂不是让寒伤绝后?

    颜湘琳急中生乱,没心思再去在意于思思的安危,抬手打出一阵手决,这是她唯一的底牌,要是还不掏出底牌的话,那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轰......”

    两道攻击迎面相撞,各自所站的崖顶变成无数的碎石匿化于虚空当中,于思思一个不慎,全身真气为之一顿,被颜湘琳的防守余波震下了崖顶,像泄了气的皮球,急速坠进深渊。

    “不好!”

    颜湘琳大吃一惊,猛地飞过去抓住了于思思的手,两人一块极速下落。

    颜湘琳的手掌不停在岩壁上摸索,终于拉住了一根干枯的树枝,可那树枝根本就经受不住两人的重量,崖底还传来强大的吸力,更是雪上加霜。

    “抓紧我!”

    颜湘琳的语气紧张不已,她甚至已经看到了寒伤责怪她的样子。

    但是,她爱他啊,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责怪,她也承受不了。他的责怪就像万年寒冰,足以将自己冻结成一具冰雕,然后像玻璃一样碎成万千碎片。

    于思思心底涌现一丝苦楚,她还没有见到寒伤,怎能如此死去?

    可就在这时,她觉察到崖底传来一阵亲昵的呼唤,还有一阵熟悉的感觉,竟有些类似她融合的罗刹残魂气息。

    她清楚地感觉到崖底的激动感,那似乎是种重见天日的欢愉。

    “赌了!”

    于思思心底闷哼一声,既然这样,那就将计就计,不仅能让寒伤痛恨颜湘琳,还能让自己的实力再涨一截。实力上去了,还怕绑不住寒伤吗?

    想到这里,她一掌将颜湘琳推上了崖顶,然后自己落了下去,将一句话送到颜湘琳耳边:“如果让他知道你杀了我,他会作何感想,你好歹毒的心肠!”

    “不......”

    颜湘琳冲着崖底大吼,但于思思的声影已经消失了,只有一阵残留的香气,被上流的空气牵引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