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零九章 生死一念间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三人齐刷刷地越过警戒线,迎面而来的是一阵难忍的酷热,令人口干舌燥,汗流浃背。寒伤有些奇怪,为何警戒线之外没有感受到一丝酷热?仅仅一步的距离,差距不应该这么大。

    见寒伤和王大昭都皱眉,琴幕儿眼珠一转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耐住性子解释道:“之所以在警戒线之外感受不到酷热,是因为上古时代武神大陆的前辈合力将热浪封印在警戒线之内,不然以九幽天火的威力,很快就能将毋安国吞没。”

    “封印?”寒伤原地打了个激灵,怎么封印的,难道是用阵法?可是阵法这东西是修真者才会的,武神大陆这些武修怎么会阵法?还有地球通往这里的那个空间通道,那也是阵法的分支,这些事实都太过扑朔迷离。

    寒伤没有去刨根问底,因为迎面袭来的热浪已经越来越强了。眼前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交付未来,时间是个伟大的作者,它必将写出最完美的答案。

    王大昭有些惊讶地闷哼了一声:“这还是边缘地带,要是再往里面走的话,岂不是会被烤成小鸟?小姑娘啊,你的火元晶在哪里啊?”

    “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你们可以将真气运转成一个护罩抵御热浪。”顿了顿,她试探性地说:“如果你们实在撑不住的话,可以原路返回的。”

    “既然来了,当然要到达目的地,有始无终不是我的作风!”寒伤立即给了琴幕儿一个肯定的眼神,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只要稍微分心,也许会被热流将衣服烧光,他虽然看光了琴幕儿,可不代表他愿意被琴幕儿看光!

    “咯噔......”

    琴幕儿被寒伤那肯定的目光牵动了心跳,他的目光......不应该在一个女性的瞳孔里绽放,那似乎会使女人做出一些飞蛾扑火的事情。极强的吸引力,深邃明亮,又好似那深山中即将消失的淡淡背影,让人有种情不自禁留下它的冲到。

    脚步依然还在迈动着,可三人都明显感觉到了各自步伐中的谨慎。又是几股热浪涌来,好似翻滚的麦田,阵阵咔咔声响起,琴幕儿的护身真气罩已将出现了两三道缝隙,不难看出,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寒伤的疑惑更甚了,照眼前这一幕不难推断出,琴幕儿是不可能以自己的能力去到目的地的,还差半个时辰的路程才到,半个时辰能走多深?难道她上次去到目的地是有别人的护航?

    好吧,就算真有人护航,那么护航的人最起码也要达到武师修为,既然那人已经达到了武师,说明他足以拿走火元晶,但为何琴幕儿现在才来取呢?

    究竟是有什么猫腻?难不成这是琴幕儿的阴谋?寒伤内心闪过诸多疑问,这时琴幕儿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心,自语了一句。

    “奇怪,九幽禁地何时变得如此酷热了?上次我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听到琴幕儿的自语,寒伤变得半信半疑,而这时,一阵更为勇猛的热浪再次席卷而来,还在百里之外,寒伤就已觉察到那种摧毁一切的气势,前方那一处凸起的高地,竟被热浪轻而易举地夷为平地。

    “不好!”

    琴幕儿大呼了一声,热浪逼近间,护身真气罩急速瓦解,衣袖已经消失了一半,本应嫩白的胳膊眨眼间变成猩红色。

    寒伤来不及去思考太多,不管琴幕儿是否别有用心,但现在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必须马上团结起来,不然以任何一方的能力,都不足以在这一阵浪涛下保住性命。

    就算是要反目,也要等度过危机再说。

    想到这里,寒伤立即伸手抓住了琴幕儿,另一只手抓住了王大昭,急忙说道:“两位赶紧将真气护罩凝聚成最强状态,争取稳住更长的时间!”

    王大昭咬了咬牙,本来还想保留到危机时刻再迸发的储蓄真气狂涌而出。琴幕儿已经受了些许轻伤,如果不是寒伤冷静的语气稳住了她的思绪,她都快要慌了手脚。

    寒伤手掌的温度似乎给她注射了一支镇静剂,但她被寒伤握住的手掌依然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常言道男女授受不亲,寒伤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握住她,她难免有些不受控制。

    不过她也只是短暂的失神,这一切说来复杂,但也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而已,琴幕儿听从寒伤的吩咐,再次凝聚起真气护罩,一阵闷响过后,三人的护罩融在一起,转而变成一个,将三人罩在了下面。

    寒伤有些纳闷,琴幕儿的敏感他也体会到了,心说这女孩还真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不然她的手掌也不会颤抖。寒伤已经做好了决定,一定不能让琴幕儿知道是他看光了她,她连被自己拉拉手都这么为难,更别说那种丢尽脸面的事情了。

    越来越热,毁灭气息也越来越凝重,热浪就像一只愤怒的猛虎,张大血口向三人咬了过来,已经近在眼前。三人死死咬着牙,生死一念间,只盼这热浪呼啸即过,不会逗留,拼了!

    “轰隆......”

    热浪狠狠压在了三人头顶,这声音震得三人耳膜渗血,紧接着,他们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去,大地都被膝盖钻出窟窿,双腿剧烈的疼痛感使神经都麻木住了。

    但这点疼痛在强烈的危险下却显得无足轻重,他们最不愿承受的事实被印证了,热浪并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薄弱、呼啸而过,而是厚实的离谱。

    耳旁传来两人急促的呼吸声,寒伤顿时大急,将神识扫了出去,想要看看这屏障究竟还有多厚,可是神识刚刚探出识海,就被热流绞成碎渣,识海传来一阵似拔骨抽筋的撕裂感,寒伤忽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咔擦一声,本来就如螳臂挡车般的护身气罩急速瓦解,因为寒伤受伤时幻灵力顿了片刻,三人当中就属寒伤实力最强,他操纵着整盘棋局,如今挨了这么一记,另外两人当然弥补不了缺失的能量。

    虽然只是片刻,可是生和死之间的距离,往往就取决于片刻。

    王大昭步着寒伤的后尘,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只不过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他强行燃烧修为,趁护罩消失到只能护住头部的那一刹那,将缺失掉的护罩强行补全。

    但这也只能挽救两个呼吸的性命,两个呼吸一过,他们仍会被烧成灰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