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一百零四章 苏依依的想法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苏依依说完咬起了嘴唇,她后悔了,早知道就别说出这句话,穆一燕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苏依依知道,她肯定是有点介意的。

    还有一件事她没有说出来,她此刻能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寒伤的位置,她有一个想法,私底下去找寒伤。之所以要私底下去,是因为她不想穆一燕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要是让穆一燕知道她能感知到寒伤的存在,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虽然她不会去和穆一燕抢男人,可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有哪个女人愿意让自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有牵扯?

    苏念念干咳了两声,打破了短暂的寂静,缓缓说道:“这里属于武神大陆毋安国的一个普通城市,流汉城。顾名思义就是这里以男人为主,很少能见到女人。”

    “怪不得那些男人的目光那么下流!”

    苏恋恋打了个机灵,在这种女人稀少的地方,别说她们几个都是人间绝色,就算是一头母猪,在那些男人眼里也许也眉清目秀!

    “不行,我们得赶紧走!”

    苏恋恋的脸色有些慌张,女人的本性告诉她,这里不能多待,蚁多咬死象,虽然众女都是高手,可男人那种想法要是涌上来了,她们可经不住围攻。

    “不就是一群男人吗?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先别轻举妄动,先打听打听情况再说!”

    穆一燕大方地摆了摆手,别人怕男人,她可不怕。从来只有她玩虐男人的,再说以几人的修为,不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

    见到穆一燕的模样,苏念念顿时皱起了眉头。说实话,她并不怎么喜欢穆一燕,按理来说像寒伤那种男人,不应该娶到这种老婆才对,可偏偏事实就是那么荒诞。

    她想要开口反驳穆一燕,穆一燕要是想被轮就自己留下来,她们三千金可没那种爱好。可是苏依依却打断了她的话。

    “这样也好,念念和恋恋修为太低,一燕你就暂时留下来保护她们,我们就兵分两路寻找寒伤,找到之后用这里的通讯珠联系。”

    “不......”

    “听话!”

    苏依依给了苏念念一个别捣乱的眼神,要是不把她们三个支开的话,她又怎么能私底下抓住寒伤?

    苏念念见苏依依如此强势,只好委屈地闷哼一声,嘟着嘴将头扭向一边不再说话,看样子是默认了。没办法,谁让苏依依是大姐呢。

    苏恋恋一向都是苏念念的跟屁虫,见苏念念都学乖了,她虽然心里也有不爽,但也没有再自找没趣。

    ......

    寒伤醒过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周围的景色都变成了灰黑色,缓缓爬起身拍了拍还有些疼痛的脑袋,王大昭的话就传了过来。

    “兄弟你终于醒啦,看我给你弄了什么好吃的!”说完从后背抽出一根棍子,棍子上还穿插着两条已经烤熟的鱼。

    “要不是怕你说我吃独食,我早就吃了,还好你醒得快,快过来呀!”

    王大昭见寒伤爬起身就坐在原地愣神,伸手朝他挥了挥,寒伤这才回过神来,走到王大昭面前坐了下来。

    “赶紧吃,凉了可就走味了!”

    王大昭扯下一条递给寒伤,捧起自己的那一条就毫无风度地啃了起来,寒伤竟然轻轻笑了一声,虽说王大昭在他眼里毫无风度可言,可王大昭这模样确实有些逗。

    “你......你竟然笑啦?”王大昭像见了鬼一样盯着寒伤,手上的烤鱼掉在地上还不自知。

    “天呐!我的兄弟竟然也会笑!我的兄弟笑啦!哈哈哈!”

    王大昭瞬间就变成一头发疯的公牛,在原地甩着尾巴蹦了起来,寒伤被这一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算是他笑了,王大昭有必要这么开心吗?寒伤这辈子就对两个人笑过,一个是白兮沫,另外一个也就是眼前的王大昭了。

    他之所以会冲王大昭笑,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感谢王大昭待他真挚,是真正的兄弟,从他的行为里不难看出来。

    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便是王大昭让他想起了白兮沫,他和白兮沫初遇时,白兮沫就递给他一个烤熟的红薯。

    不过还好王大昭不知道寒伤是因为想起了别人才冲他笑,不然的话他一定得生气,重色轻友可不行呐!要知道他为了寒伤可是宁愿丢下女人的。

    寒伤无奈地吐了口气,抓了抓王大昭的裤脚,王大昭这才一屁股坐到寒伤旁边,将他的爱疯8掏了出来对准两人。

    “干嘛?”寒伤一脸疑惑。

    “拍照啊,把你的笑脸撑起来,快点!”

    “无聊!”

    寒伤闷哼一声,将王大昭的手扒到一边,两个大男人拍什么自拍,要是让别人以为两人是基友可就丢脸了。

    不给面子是吧?

    王大昭故作将脸沉了下来,寒伤再次笑了笑,从戒指里摄出一大瓶二锅头,这瓶二锅头还是他和颜湘琳到玉龙雪山执行任务那一次喝剩的,那些小吃都没法再吃了,所以寒伤只留下了这一瓶酒。

    “拍照可以,先喝酒!”

    “好!”

    王大昭应了一声,举起硕大的酒瓶,接连喝了好几口,寒伤也不甘落后,抢过来接着喝。

    没多久,两个醉醺醺的家伙真的玩起了自拍,还在不停摆着造型。

    武神大陆的夜晚有两个月亮,而且还比在地球看到的大了很多,而两个硕大的月亮旁边,便是那一条依然浪花翻滚的天河。

    当目光落到天河之上时,寒伤原本开心的心情就被掩埋下去,这一条银河就像体内的癌细胞,总是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还有更多的挑衅和嘲笑,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叹了口气,寒伤收回思绪,渐渐的,白兮沫的面容在他眼前凝结起来,越来越清晰,渐渐替代了其中一轮明月。

    “寒伤哥哥......”

    有呢喃传到耳边,寒伤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但他能肯定,白兮沫一定在武神大陆,也许她也在看着夜空的圆月,思念着和她相距无数公里的寒伤。

    ......

    同一时刻,武神大陆蓝谷国七弄崖,一个绝色女子迎着微风站在崖壁之前,看着那两轮大到快要接触到地平线的圆月。

    她脑海中的面容也渐渐凝实起来,替代了左边的那一轮圆月。她知道,她肯定,她确信,寒伤正在看着这一轮圆月。

    没理由,没证据。但是,有信念,信念使她坚信,寒伤正在看着他那边的圆月,思念着这边的自己。

    “寒伤哥哥......”

    白兮沫伸出了手冲着寒伤的面容抓去,可是触摸不到,她咬了咬嘴唇收回动作,却从未眨巴一下眼睛。

    直到最后一颗星消失之后,白兮沫依然思心未断,但她知道,离两人重逢的时间,又近了一天。

    而那一天,将是白兮沫此生唯一的愿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