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八十五章 缘份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颜湘琳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又有哪个女人会去在意到底是谁对谁错?对于女人来说,只要能看到男人的在乎,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

    追求溺爱和在乎的心理,是任何一个女人也摒弃不了的天性。

    像颜湘琳这种浑身长刺,不允许男人靠近的心理,对于这种天性的渴求就越是浓重。

    缘分是什么?

    就算别人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颜湘琳心里的缺口,或许恰好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别人填补不了。但是,寒伤却恰恰能够填补,为什么?

    缘分?真的是缘分吗?

    没错!又有哪个男人敢进入她的班级?又有哪个男人拥有寒伤这种撩人心魂的眼神?又有哪个男人敢霸道地占有她?

    寒伤诠释了“缘份”这个词的真正意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一个寒伤,除了他,没人能够使颜湘琳服软。

    当然,她也不会去解释那么多,也不会去回答寒伤,既然寒伤的行为顺着她的想法而去,她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愈加掏空寒伤的在乎。

    所以她故作生气地转过了身,自顾走向一边。

    她知道寒伤一定会来追她的,一定会!就像当初那样。

    将她置于手掌中心,对她说着那些只为形容她的话,虽然她也知道那些话不一定是真实的,但最起码,那能证明他在乎自己。

    没有人会对一个不在乎的人白费口舌。

    “湘琳姐姐......”

    寒伤立即换了一个称呼,他这也算是急乱投医了,反正颜湘琳也没大他几岁,叫她姐姐也在情理之中,况且班上的同学都是叫她姐姐的。

    颜湘琳愣了愣,很显然对于寒伤的称呼有些讶异,如此紧张的语气,还有如此服软的口气,在他嘴里说出来实在是颠覆了她的人生观。

    可更惊喜的却是她的小开心,她果然没有看错人,寒伤是傻,但他傻得让人怜爱。

    不过她是不会停下脚步的,想要撩到自己,光凭一个称呼还不行,他必须像以前那样拦住她,然后用强势的语气,逼得她就范。

    是的,她渴求寒伤的强势,渴求寒伤的暴力强求,更渴求他不容置疑的眼神和语气。

    想要占有她,他必须霸道!她需要他霸道的占有。

    “我不许你走!”

    就像以前一样,寒伤撑开双臂拦住了她的去路,她的思绪再次回到当初。

    如果说当初的她还有一丝想要暴打寒伤的冲动,此时却没有半点想要伤害他的想法。

    他在乎自己,是的,他是真的在乎自己!

    他能不能抱住自己?就像那一晚一样?

    她不能肯定自己是否会因为女人的的本性再次推开寒伤,但是她能肯定,只要寒伤还敢再大胆一次,她愿意将自己的一生交给寒伤。

    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就算成神,她的灵魂也要因他而起舞!

    “不!你不许再动手动脚,这里那么多人,你要是不守规矩,别人会怎么看我?”

    颜湘琳咬了咬舌尖,心底闷了一句,强行使自己回过神来,蹦出这样一个想法。

    “但是!如果你让我出丑,你就必须包揽我的一辈子,就像我把自己交给你一样,毫不犹豫,永不言悔!”

    “你原谅我,我昨晚不是真的想冲你发火的,我......”

    “不许说话,我不让你说!”

    颜湘琳立即打断了寒伤的话,也不管周围满带讶异的目光和张大的嘴巴。

    两人的对话和动作,想不让别人胡思乱想都不行。但别人更多的想法,却是寒伤的大胆。

    颜湘琳是谁,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如果要说天港学院里最难接近的人是谁,无疑就是颜湘琳。

    不,不能说接近,哪怕只是多看一眼,别人都不敢。这个美丽妖娆的美少妇可是个虐人狂魔,谁要是敢多看她一眼,她非得抠出那人的眼睛不可。

    寒伤倒好,竟然敢拦住她,这简直就是奇迹!

    更惊悚人心的是,这个扎人的女汉子竟然没对寒伤有半点恼怒,这是什么节奏?比时光倒流还难以置信!

    原先众人还以为寒伤将许石父子俩赶出天港学院是因为有陆剑荣和陈院长撑腰,直到今天看见这一幕,众人才知道寒伤的靠山究竟有多强大。

    颜湘琳可是个实打实的武王巅峰,就算陈院长在她面前都不敢喘大气,寒伤竟然和她的关系那么......亲密!

    这足以说明寒伤不是嗜杀的人,要是换作别人有这种靠山,就不仅仅是将许石父子俩逐出天港学院那么简单了,就算株连九族也不在话下!

    “狗男女!”

    一旁的于思思见到这一幕,顿时泣不成声。颜湘琳也是戏中女主,她想要保护寒伤的话,于思思将没有半点能够杀害寒伤的可能。

    但是,她是不会放弃的,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她也要将寒伤碎尸万段。

    于温茂和陆剑荣也看到了这一幕,两人都感叹了一声,看来寒伤这家伙不简单呐,刚刚进入炼药课一班,就将这个美女课长泡到,真的是比天塌下来还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他们更佩服寒伤的大胆,敢泡这个女人的,除了寒伤,他们还真没有见到过第二个。

    寒伤当然不知道周围人的想法,因为他此时的心情全在颜湘琳身上,他在此时的颜湘琳身上看到了白兮沫的样子,那个如她素练般纯洁的女孩。

    如果说寒伤已经将白兮沫当成心底无法割舍的妹子,那颜湘琳便占据了姐姐这个位置。

    女人怕羞的心理强烈得多,她立即就察觉到了旁人异样的目光,她的脸一阵通红,寒伤的脸皮可真厚。

    但她却没有因为寒伤让她出丑而有任何不爽,相反,她内心更多的是开心,寒伤的态度足以表明,他在向所有人表明,他爱......

    不!不能说是爱,那个字太难以启齿,就算是想想,颜湘琳也觉得羞怯的火焰会焚烧她,只好用了另一个词代替:在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