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八十四章 想起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这一晚可谓真的是度日如年,天放亮时,寒伤才踏出自己所租的小屋,王大昭不知去了哪里,从昨天早上分开后寒伤就没再见过他。

    看了看院子里的万年青,竟然有黄叶落下,飘摇着消失在屋顶,寒伤的鼻子有些酸楚,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一摇一颤地来到天港学院时,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陆剑荣一见到寒伤就赶紧凑了上来。

    “叶老弟,你终于来了,我还说打电话给你呢,今天电影要开拍了。”

    寒伤点了点头,这时于温茂也走了上来,“叶兄弟,是否有什么事情,怎么板着一副脸?”

    于温茂满脸都是关切的神色,寒伤今天可是要拍戏的,而且还是第一主角,不能有小情绪的。

    寒伤有些疑惑,不过他立马就释然了,于温茂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排斥,那就说明于思思没把事情告诉他。

    于思思没有把事情告诉他,为什么?

    当然是于思思不愿面对,难以启齿。寒伤立即就给出了自己答案,一个女人要是被别人糟蹋了,肯定会极力隐瞒。

    这是多大的伤害啊?

    寒伤转过脸,不想让陆剑荣和于温茂看到自己眼里浓浓的自责,但就是这一转身,寒伤便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于思思,她虽在极力克制,但仍然有泪珠在眼里打滚,还有浓浓的愤恨。

    “叶飘飘,你过来!”

    颜湘琳的话宛如一个戳笑点的手指,将寒伤唤回了清醒状态,寒伤走到她面前,她便嘟起了嘴。

    “还在为昨天的事情闹情绪?”问了一句,发现寒伤没有答话的意思,她只好无奈地撩了撩精心打理过的刘海,“好吧,我给你道歉,行了吧?”

    心理却闷哼了一句:“明明是你凶我的,还要我给你道歉,太可恶了!”

    寒伤依旧默不作声,她只好收回了傲慢,对于寒伤这种装哑巴的性格,她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刚开始几乎惹得她抓狂,现在虽还有不爽,但已经没那么强烈了。

    她一个武王巅峰,啥时候被男人这样欺负过?可是对于寒伤这种不在乎的“欺负”,她却生不出气来。

    忽然想起那一晚,寒伤不老实的那一晚,其实不只是现在想起,从那一晚过后,经常跑出来填充她脑海的画面,就是那晚的一幕幕。

    她也试图转移精力,但她的脑袋却不听使唤,就算她用力扭自己的大腿,想要用疼痛驱走那一些画面,可仍然于事无补。

    就像脑袋里忽然长了一颗肿瘤,刚开始的时候很小,她想要伸手把它摘掉,但是隔着头骨,她触碰不到,虽然非常让人担心,但她也只好放任它在脑海里不安分地跳动。

    她也想过去求医,但她很怕别人知道她的隐私,不想让人知道她有这种病情,这世上自己恢复的伤逝很多,也许有一天它会自己消失。

    可是,事实却出乎了她的预料,肿瘤竟然越长越大,终于有一天,她意识到了可怕之处,那颗肿瘤竟然悄悄地控制了她的思绪,占用了她脑海中的大部分空间。

    它竟然想要谋权篡位!

    颜湘琳顿时急了,她忽然发现,只有寒伤在身边时她才意识不到肿瘤的捣蛋,寒伤的存在能够制止它的躁动。

    可是,每一次寒伤走后,肿瘤便将被寒伤压制住的躁动成倍地释放出来,越来越恐怖,直至牵引住颜湘琳的心跳。

    从那以后,寒伤的每一次转身,都会使它狠狠揪起她的心,想要制止心脏的跳动,再这样下去,那还得了?

    寒伤说他想退学,他怎么能如此不负责任?病情因他而起,他如果一声不响地走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被折磨死?

    都怪他,都怪他,全都是因为他!

    都怪他在自己离去时跑上来追逐她,让她内心的小欢喜一点点占据心房,使她上瘾。

    都怪他要说那一些情深意动的话,还要将一片片真心表达给自己知道。

    都怪他的手脚不老实,使自己失手将他推进湖里,牵引出了她一些伤感的思绪,使她明白了她对寒伤生不起真正的气。

    都怪他老是装哑巴,自己对他主动久了变成习惯,要是有哪一天不能对他说话,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都怪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怎么能那么迷人,还想将自己囚禁在里面。

    “人间只有一个你......”多肉麻的话,多真挚的告白,多勇敢的心,除了他还有哪一个男人敢对自己说这种话?

    ......

    反正,他将一切丢给了自己,要是他敢拍拍屁股走人的话,自己非得将他骨头都吞掉!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欠自己的,无论如何都要还。

    既然他已经“欺负”过自己了,那就得一直“欺负”下去。

    寒伤不知道颜湘琳脑海里闪过这么多念头,女人嘛,又有谁能真正猜透?永远是一颗极易感动和长不大的心。

    但寒伤却看到她一阵红一阵白的脸,她的呼吸频率也变得浑浊,难道她又在想什么折磨自己的办法?

    对于颜湘琳,寒伤真的是又喜又恨,她有时是对自己够意思,但转眼就想方设法的虐待自己,寒伤是真的搞不懂她。

    她就像那种浑身长满刺的鱼,平时和寒伤相处时显得温顺乖巧,可却总是没理由的将浑身的刺鼓起来,直吓得寒伤蹦出好远!

    “看啥看!”

    果不其然,颜湘琳转眼之间就换了一副嘴脸,直吓得寒伤退后两步。

    颜湘琳有些懊恼,她本来是因为害怕被寒伤猜透心思才这样做的,要是被寒伤知道了她的心思,那岂不是羞死人?

    可是寒伤现在一副躲避的眼神让她非常不爽,他对自己那种捧在手心的赞赏哪里去了?

    “我......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该道歉的是我。”

    寒伤再次凑到颜湘琳面前,昨天他的脑子已经浑浊了,回去后想了好久,发现自己的做法确实够欠揍的。

    奇怪的是颜湘琳这种泼辣性格竟然没有找他麻烦,还反过来给他道歉,简直是乾坤都颠倒了!

    要知道,初次见面时,颜湘琳是何种的软硬不吃。看来,颜湘琳的确是个值得寒伤放进心里的人,因为寒伤知道,她只是嘴硬了点,其实心地蛮好的。

    如果不是她的这种带刺性格,早就被男人啃得骨头都没有了,她是一个极其懂得保护自己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