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七十四章 夜凉如水(为支持加更)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为了推荐票和支持加更,有支持就有动力,哪怕只有一个人的支持,也要奋斗!如果你想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说给一万个人知道,但最后只有一个人买账,那也值了!因为有你关注的目光,我才得以不断前进!)

    -------正文分割线

    人生总是充满遗憾,于思思没想到自己苦苦为了寒伤撞得头破血流,到头来反而惹得寒伤离自己更远,更可悲的是,她还一直蒙在鼓里。

    人的心是一座宝库,一下子倒空了就会破产,一个人把感情统统拿出来,就像把钱财统统花光一样,得不到别人的原谅。

    于思思恰好印证了这一条真理,是啊,上帝是个混蛋,总喜欢这么捉弄人。这也就导致了很多人的真心得不到回报。

    夜凉如水。

    于思思依然没有盖上被子,她幻想着,如果寒伤能为她盖上被子该多好,或者,用他的体温温暖自己凉透的全身。

    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莫道不消魂,人比黄花瘦。

    真的好想他,将手附上被寒伤搂过的腰,他又是否记得,那一次抚摸的情景,但是现在的温度却显得格格不入,没能将寒伤手掌传递出的温度封印在腰间,她只好用自己的温度来代替。

    可是,终究无法弥补,就像脖子上忽然戴上一条项链,总给人一种不适的委托感,将它摘下来又舍不得。宁愿承受那种自欺欺人的不适,也要偷梁换柱的满足自己内心的空虚。

    “你在哪里?”

    有泪滴,滑过脸颊,浸湿了枕头,湿润了头发,牵引出一丝丝芬香。于思思不想换下枕套,如果有一天寒伤靠在这里,他就能依靠残留的香气顺藤摸瓜,从而找到自己为他倾尽的爱意。

    那么他的爱抚、宠爱、呵护,将会毫无保留的挥洒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尽情陶醉在他的情怀之中,闻着他独有的味道,蹭着他厚实的胸膛,甚至咬住他的鼻子,让他的呼吸涌进自己体内,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爱到什么程度?就连他走过的路,自己都想俯下身去感受那残留的温度。

    枕边多放了一个枕头,于思思移动了一点,让出能够容纳一个人的位置,寒伤就能睡在那里,但是于思思想接触到他的躯体,只好再移过去,伸出手搂了过去。

    很空虚,也很遗憾,寒伤并不在。

    不要紧,于思思将被子叠起来,恰好叠到一个人的高度和长度,再将手扶上去,这样好多了,最起码有了一份寄托。

    还好这个“寒伤”是假的,他没有思想,于思思便大胆的将双腿跨上去,紧紧夹住了它,蹭了蹭,被子被摩擦出一阵香气,这倒也能代替寒伤的味道。

    做好这一切,她赶紧闭上了眼睛,她不愿看见自己搂住的是一床被子,它就是寒伤,他一定是寒伤!

    “你知道吗?我也说不准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看见了你什么样的风姿,听到了你什么样的谈吐,这便使得我爱上了你,那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等我真正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你时,你已经消失在了拐角处。不过我也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消失,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爱你爱到了什么程度。”

    “我有感觉,你就在不远处,等着我去寻觅,我为你写了好多歌,但我还没发表,等找到你,我就对全世界宣布我爱你”

    说到这里,于思思停止了言语,她在想,他会做些什么?他的手会不会不老实,在自己全身抚摸起来?

    于思思咬住了被子,摸了摸已经冰凉的大腿,可以模仿抚摸,但是他的亲吻和爱抚呢?于思思将被子用力挤进了自己的胸膛

    有种泥泞感涌上心头,于思思咬了咬舌尖,强行使自己清醒过来,听说,如果你想一个人的话,他就能梦到你。

    想到这里,于思思做好了彻夜不眠的打算,只要自己今夜都在想着寒伤,那他就会在梦中见到自己了。思绪就从寒伤第一次站在自己舞台下面时开始脑补各种不曾发生过的浪漫画面

    一夜时间匆匆而过,寒伤醒过来已经是清晨九点了,大骂糟糕,三两下跳下了床洗漱了一番,寒伤便急急忙忙地出门了,他要去寻找租房的。

    寒伤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睡得那么死,而且他竟然梦到了于思思,梦到了她邀请自己跳舞,寒伤无奈地叹了口气。

    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只可惜于思思势利心太重,这一份友谊早就到了尽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自己演完电影拿到灵石就远走高飞,全世界那么大,他还真不相信到时候于思思还能找到自己。

    不过寒伤立即就想起了一个头疼的问题,他总感觉颜湘琳有所敷衍,昨晚他又跟颜湘琳提了退学的事,她的伤明明好了,但还是有种拖延的语气。

    不管了,反正她答应了自己,只要电影拍完就要退学,寒伤还真不相信她还能找到什么借口。

    兜转了将近一个时辰,寒伤才找到一处满意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小院,房子很朴素,不过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竟然还是青砖瓦房,给人一种清新洒脱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门前还贴着一张告示:有房出租。

    寒伤没有犹豫走了进去,他这个人喜欢宁静,这里虽然平平淡淡,但却不失一种诗情画意,这种地方最适合他。

    院子里有一颗硕大的万年青,看着那几个人连手也围不起来的树干,寒伤猜测这棵树最少也有个百年之上的年纪。

    周围还栽满了各种颜色的花朵,吸引了许多蜜蜂蝴蝶,寒伤内心大爽,他已经决定了,就要租这里,反正他现在有五千万,就算房东坑人他也认了。

    寒伤刚刚走到树下想要叫唤,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女孩就从屋里走了出来,扎着马尾辫,皮肤白皙,衣着保守,长得清秀,走路的姿势竟有些相似颜湘琳。

    她是从出租房里走出来的,说明她也是这里的租客。

    寒伤没有在意,全世界那么大,两个人有些相似也不奇怪。

    “请问”

    “我是来租房的!”

    寒伤不等女孩问出来就主动回答,这女孩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态,看样子是个胆小的黄花大闺女。

    “真的吗?”女孩转眼间就变了一副惊喜的嘴脸,立马掏出手机就拨出了电话,对寒伤说道:“你稍等,我给你叫房东!”

    “”

    这是什么情况?寒伤被吓得不轻,这女孩的态度也太夸张了点吧?要是别的女房客得知有个男人要在自己旁边租房,肯定会极不情愿,这女孩倒好,看样子恨不得将寒伤供上祖宗祠堂呢!,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