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六十八章 太陌生了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寒伤是被一阵暖意惊醒的,阳光从被拉开的窗帘缝隙里映射进来,白色的天花板上挂着一盏花灯,口干的厉害,看了看四周,床头的桌面上放着一杯水,寒伤没有客气,一口将整杯水喝光。

    可是还不够,他只好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饮水机前再接了一杯。

    “一杯不够啊,早知道我就给你弄两杯了。”

    颜湘琳的话突兀的传了过来,寒伤回过头去,她正倚在房门上,手上还摇晃着一把钥匙,寒伤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他房间的钥匙。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将水喝完,他心里有些无语,颜湘琳进来时的动作一点声音都没有,还好他胆大,不然一定会被吓一跳。

    他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来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疲惫得很,根本就不想下床,只好再次爬上了床盖起了被子,至于颜湘琳想怎么样,他懒得去管。

    不过寒伤心里也有点满意,他的修为果然自行突破到了聚元二层初期,以后再遇到武徒也不至于只能偷袭了。浑身幻灵力凝实,神识也涨了好多。昨晚的事他几乎都不记得了,连自己是何时突破的都不知道。

    这样也算好的,要是换成一个普通人喝那么多酒,不死也得蜕层皮!

    见寒伤这一副模样,颜湘琳皱起了眉头,“睡了那么久还不够啊,别忘了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

    听到颜湘琳的话,寒伤翻了个身,把被子捂住的头伸了出来,看着已经来到床头的颜湘琳,“你自己去吧,我选择退学。”

    反正现在自己有足足五千万,寒伤根本就不愁吃穿。至于修炼,云溪比天港好多了,这里灵气如此浓郁,意味着孕育出来的灵石更多。

    “你当学院是你家后花园,想来就”

    “是谁说想退学也由得我的?”

    寒伤立即打断了颜湘琳的话,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他这人热爱自由,耳根子根本就经不住这种话的冲撞。

    颜湘琳长长地吐了口气,“好,昨晚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寒伤疑惑,他是真的不想再回学院了,关昨晚的什么事,难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全都不记得了啊,想了许久都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不过寒伤转眼就换了一副嘴脸,从颜湘琳话里不难听出,她昨晚一定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不过一想到自己一直都被颜湘琳欺负,寒伤也懒得再去刨根问底,反正他现在好得很,要不是太过疲惫,他足以活蹦乱跳。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全都不记得了,要去哪里你自便!”

    寒伤将颜湘琳那种无所谓的语气学了过来,再次翻过身,眼睛一闭不再理睬。

    颜湘琳愣了好久,他昨晚还说那么多肉麻的话,现在就说全都不记得了,分明就是装白痴的,就算她后来推开了寒伤乱摸的手,力大了把寒伤推进了湖泊,但她只是出于防范,而且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做错的,她没有一巴掌拍死寒伤就是天大的奇迹了!

    想到这里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猛地一把扯开了寒伤的被子。

    寒伤也来了火气,连睡个觉都没安稳,可是一想到颜湘琳的强大修为,寒伤只好硬生生的忍住了大骂的冲动,吐出一句话:“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我想退学都不行?”

    太陌生了,此刻的寒伤太陌生了,和昨晚比起来,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早知道他是这样一个过河拆桥的人,昨晚他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时候就该踢爆他!

    颜湘琳当然不会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既然寒伤装白痴,自己就陪他装个够,就当做那一切都没发生过。

    “退学当然可以,但总得有个过程吧?你以为退学那么简单,连退学手续都不用办吗?”

    不等寒伤再问,颜湘琳接着说:“学院直接受理于国家,要是学院真那么容易进出的话,那岂不是乱套了?如果你不去办理退学手续,学院就算你是自离,从此以后你的身份将会被拉黑,吃喝住行样样都被屏蔽资格,你想好了?”

    寒伤闷哼了一阵,愣是没再说一句话,这和被通缉有什么区别,这等于将自己隔离了,就算自己有再多的钱,没有社会的供给,自己迟早也得饿死。

    就算不会饿死,也会被自己的仇人逮到,光凭双腿逃跑,能跑得过人家的科技追踪吗?

    寒伤没想到加入学院能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去懊恼的时刻,而是要好好想想,该怎样解开拴住脖子的锁链,从颜湘琳的态度中能看出,她对自己非常不爽了,她在学院里也是有点能耐的,而且自己还是她的学生,要是她非要针对自己,自己想要退学就麻烦得多了。

    不过寒伤还有一张底牌,他是改名换姓加入学院的,如果自己还原了原来的身份,是否就能躲开束缚?

    似乎看出了寒伤的想法,颜湘琳扬了扬头,坐到床边看着寒伤一字一句地说:“你的真实面容我早已看得清清楚楚,想要查出你的真实姓名也轻而易举,真是太对不起了!”

    “你”

    寒伤猛地直起了身,看来拴住他的锁链全出自颜湘琳的手,可以说,只要颜湘琳不把他的真实身份供出来,他就没必要去担心什么。

    可是颜湘琳会那么好吗?当然不会了,寒伤用屁股想也能想到这个愚蠢的问题。

    “你什么你,风水轮流转,就你能给我捅刀子,我就不能伤害你了吗?”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我看你是装白痴吧,既然有些人说话做事像放屁一样难听龌龊,我当然要一五一十的还回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栽在你手上算老子倒霉!”寒伤愤怒的爬下了床,执行任务就执行任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让他睡觉他也睡不着了,这个女人太可恨了,她分明就是故意找些借口折磨自己的,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她偏要这样对待自己。

    “死变态,泼妇”寒伤心里想出了好多形容词,凡是能骂人的,他几乎都默念了一遍。

    “我也很倒霉呢,遇到一些对自己的言行不负责任的小人,还口口声声的男子汉大丈夫,简直恬不知耻!”

    颜湘琳也不甘落后,和寒伤一块走出了房间。,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