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五十四章 追不追?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来到林溪三星学院大广场时,这里已经人山人海了,四周的广播播放着悦耳的纯音乐,广场上共有十张招生桌,寒伤和于思思四面看了一下,走到人最少的那一块空地站了起来,他们想加入的是天港五星学院,不是这里。

    于思思的人气果然不是盖的,立即就有人认出了她,还有人要签名。于思思只好一一婉拒,现在不是和粉丝瞎扯的时候,甚至还有些人想给于思思让位,要知道排到这么一个位置可是非常难的,寒伤看了看,人最少的那一条队伍也有一公里长,寒伤也不得不佩服学院之大,光这广场至少也有五六平方公里。

    可是当众人看到跟着于思思的寒伤之后,都好奇无比,寒伤打扮的这么寒酸,怎么还和于思思在一起,难不成是她男朋友?

    寒伤在意的不是别人对他的八卦,而是招生桌前的测试,正前方那桌负责测试的是一个少妇,测试方法很简单,就是测武魂。

    世人都知道修武必须拥有武魂,武魂越强的人修炼天赋也就越强,绝大部分人都有武魂。再不济也是武魂渺小,虽然修炼艰难无比,但终归还是能够摆脱当凡人的命运,但像寒伤这种毫无武魂的,万里无一。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一个凡人没有别人照料,当然也就只能跑到凡人部落去了,不然要是走路撞到了哪个杀心重的,一巴掌拍死了自己,岂不是哭都没有地方去哭?

    现在的警察基本上都不管这些小事了,现在的人已经看惯了大街上的杀戮,只要别弄出太大的动静,警察顶多收了尸体就走。

    已经诞生了两条潜规则:别成片杀人,别挑衅到政府人员,就能相安无事。

    测试武魂的是一个类似花瓶的透明物体,瓶内有一条带色光柱,上面有一些标注,从一星到十星,武魂等级也就按测灵瓶的标注定义。

    寒伤注意了一下,能够登记名字身份的人,至少要达到一星武魂。

    “你不是说学院招生搞的是评比吗,怎么这里却是测武魂?”寒伤皱起了眉头,对于思思问了一句。

    于思思舒了舒头发,“评比是后面的事,首先你得有评比的资格,评比的资格当然也就是武魂强弱了。”

    寒伤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在这里充其量也就是报个名而已,而想要报名,至少也要拥有一星武魂。

    “学院是怎样安排评比的?我看这些报名的人修为参差不齐,要是靠打斗评比,那修为低的人不就没资格了吗?”寒伤接着问道。

    于思思忽然开心起来,已经拍起了手掌,“评比靠的当然不是打斗,国家是不会允许自己名下的企业发生这种事情的,评比是由学院自己制定的,林溪学院这一次要弄什么评比法我也不知道。”

    寒伤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他当然看出了于思思的开心,心说我只是问了你几个问题而已,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我们能不能多说一点话,你能和我说话,我真的很开心。”于思思的语气几乎是掺杂着渴求的味道。

    “哦”寒伤算是应了一句,揉了揉耳朵,转过身平静地看着露出笑脸的于思思,“我想,我还是不加入学院了。”

    寒伤并没有说他没有武魂的事,就算说了于思思也不会相信的,如果没有武魂怎么会有修为?他总不能告诉于思思他修炼的是修仙功法吧?他和于思思虽然也算是萍水相逢,但关系还没好到要将秘密分享出去的地步。

    在寒伤眼里,他在世上最亲的人便是白兮沫了,除了白兮沫,他不会将秘密透露给任何一个人。

    “为什么?”

    于思思的脸色骤变,难道是她的要求过分了?想到这里,她便急忙地再次开口,“对不起,我不勉强你,你不愿说话就别说好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的不想加入学院。”

    “不想加入总得有个原因吧?”于思思的语气已经流露出了一丝酸楚,“你嫌弃我?嫌我烦?”

    寒伤摇了摇头,于思思有些时候的确很烦人,但他也从没放在心上,他和于思思只是互相辅佐而已。在寒伤看来,于思思和他在一起的目的便是为了加入天港学院,不然她也不会以摆脱苏恋恋为理由,让自己和她一块去天港。

    因为只有这个理由才现实,他可不会认为于思思是看上了自己,他还没有那种魅力。

    也许她说的不错,只要加入了学院就能暂时安全,但寒伤没有武魂,根本就加入不了学院。所以他和于思思的互利关系也算是到头了。

    “我走了,你保重。”寒伤主动道了声别,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我什么时候允许你走了!”

    于思思拦住了寒伤,寒伤明明看到她眼里强忍着的泪珠,在打转。

    寒伤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而是疑惑地问眼前的问题:“我无法帮你加入天港学院,你去找别人吧,我难道不可以自己走吗?”

    于思思非常勉强的轻笑了一声,“你还真聪明,知道我接近你是为了加入天港学院。”

    寒伤点了点头,于思思的话并没让他感到意外,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于思思有种眩晕的感觉,原来在寒伤眼里,她只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根本就没考虑过其他因素,可笑自己还一直自作多情。

    “我这人比较喜欢开玩笑,比如在飞机上说的那些话,请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当真?”

    小心的吸了吸鼻子,她害怕强忍的泪水会溢出眼眶,她很想伸手去擦,又怕被寒伤看见。虽然内心有千万个理由想拽着于思思转身就走,但还有一丝侥幸心理主导着她的脚步,让她无法移动分毫。

    “当然没有。”寒伤的回答不假思索,毫不犹豫。

    “那就好很好”

    于思思有种被压垮的感觉,寒伤没当真?他为什么没当真?他有什么理由不当真?

    也有种放声大哭的冲动,心里狂吼,“但是,我是当真的啊”

    该说的已经说完,寒伤没有犹豫,转身离去,于思思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

    寒伤给她的总是若即若离,忐忑不安,不知所措。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漂浮的烂木,惊喜的面容还尚未定格,接下来,那烂木又因承受不住重量而和自己一起沉入大海。

    前面就是一处拐弯了,寒伤只需要两步就会消失了,于思思心底有两个声音,一个叫她不要去追,另一个则叫她赶紧去追。

    难道就这样彼此忘却吗?忘却对他来说那么简单,但是对自己来说却难如登天。他忘却的只是一个对他来说相当冷酷的名字,而自己要忘却的,却是一种触摸不到的幸福。

    “放不下他就去追,我知道你放不下!”

    “你在他心里没有任何位置,活出自己的骄傲,干嘛要去追?”

    还有一步,最后一步了,于思思的身体颤抖不已,追还是不追?,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