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五十章 灵魂交融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想要短时间坐上前往天港的飞机,对于思思一个大明星来说还真不是难事,况且她还有一个黑白通吃的叔叔。

    不过寒伤可不知道这些,在他看来,于思思早就机关算尽,知道自己一定会跟她走,因此事先安排好了一切。

    独处果然是增进友谊的良药。

    也许增进的不仅是友谊,再好的男女友谊也不会好到同在一个头等舱,而且于思思还在寒伤对面昏昏欲睡,眼神迷离。

    要知道现在的社会可是人心险恶,于思思竟然能对寒伤戒掉防卫,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你有没有女朋友?”

    寒伤飘远的思绪被于思思一句突如其来的问话拽了回来。不过他可没有回答于思思,他实在没兴趣八卦这些东西。

    于思思见寒伤仍然不说话,只好凑到寒伤面前做了个认输的表情,“其实,我真的好想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冷淡,难道你不知道,女人最爱听的就是情话吗?你倒好,连最简单的交流都不会,更别说情话了!”

    寒伤给了于思思一个“别烦”的眼神,将《丹器精绝典》拿了出来,根本就没有要和于思思八卦的意思。是啊,这世上好心永远敌不过好嘴,但是那些真正优秀的女人,绝不会钟情一个满嘴油腔滑调的男人。自古美女爱英雄,自古红颜倾真情,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而真正的才华如火焰般难以收藏,总会燎原。

    “唉,本来我还想将加入学院的资格告诉你呢,不过既然有些人装哑巴,我当然也不会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于思思傲娇的扬起了嘴角,她是崇拜寒伤不错,崇拜他的逆天资质和爱情理念,但那种崇拜已经被她藏在心底了,没有展现出来。

    听到于思思的话,寒伤将丹器精绝典收了起来,以后有的是时间看,他对学院起了兴趣。

    于思思见寒伤来了兴趣,脸上傲娇的姿态更浓了,将左腿伸到了桌上,故作疲倦地说:“带你跑了一天,腿好酸呀。”

    那意思很明显,我为了你累坏了自己,想要知道的话,还不帮我捶捶腿?心里还默念了一句:“明明是你有求于我,还弄得像是我巴结你一样,要是不让你也尝尝被冷落的滋味,我是不会甘心的。”

    寒伤的目光在于思思的腿上流转了一圈,要是露出的话他还真不介意揉两把,免费的便宜不占就是白痴了,可于思思穿的是长裤,隔山打牛有啥意思,寒伤根本就没兴趣。

    他也明白于思思的意思,但他肯定,不需要自己的讨好于思思也会主动说出来,不然她又怎会起头引起自己的好奇心?想要从自己身上诈取好处,但自己偏偏不如她的愿,她要找瘪吃,那就成全她。

    想到这里,寒伤直接将于思思的腿推下了桌,这样子太藐视他了,大明星了不起啊?

    在寒伤的手刚触到于思思腿上时,她还有一丝快感,就在她刚刚扬起笑脸想要数落寒伤的时候,寒伤竟然如此粗鲁,她瞬间就气炸了。

    “你”

    “大明星了不起吗?”寒伤及时的打断了于思思的话。

    “没错,大明星的确了不起,怎么,你不服?”

    寒伤缓缓直起身,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靠近于思思,凑到她耳边,缓缓吐出一句话:“是很了不起,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从今以后,你做你的大明星,我当我的流浪汉,互不亏欠。对了,别再让我感受到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不然,你懂的!”

    于思思一时愣住了,她从没想到寒伤会说出那么多的话,的确不可思议。但就在她愣神之际,寒伤已经打开了舱门,而且寒伤的动作毫无犹豫。

    如此绝情,如此现实。视两人的交情如粪土。

    就像脸上多余的一块肉,你平时多么渴望它变成自己身上需要丰满的那一寸地方,但它真正离自己而去时,你才恍然它究竟有多重要,也许它的存在无法让你变得完美,但至少它能让你感觉到匀称得体。

    让别人在乎你的办法,就是不那么的在乎别人,于思思终于懂得了这句话的含义。

    正是因为寒伤的这种不在乎,才使她围绕着寒伤团团转,可她还是避免不了当黄盖的命运,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寒伤从没强求她在意寒伤,可她的心偏偏想要朝寒伤蹦去。

    寒伤太可怕了,他的沉默和被动才是最危险的吸引,于思思根本就无法左右为寒伤而起伏的心情。

    越是难以染指的东西,越是显得弥足珍贵。如果寒伤真那么对她唯命是从的话,她还会如此在意寒伤吗?答案是否定的。

    人啊,就是这样,总恨不得别人把自己放在心头,然而自己却眷恋着那个对自己熟视无睹的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也正是寒伤给她这种琢磨不透、若即若离的感觉,她才衍生出这种占有寒伤的心理,毕竟占有的心不可匿灭,也许称不上占有,她只是想博取寒伤的在乎。

    因为被人忽略的感觉就像置身于舞台中央,幸苦一番,演技做绝之际还得不到观众的鼓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的弱小。

    而人类从来不会真正的认为自己一文不值,以自我为中心的理念不可战胜,因为每个人都潜意识的认为,自己才是天下第一。

    没人愿意承认自己弱小。

    “站住!”

    “你想强行留下我?”

    寒伤猛地转过身,没人能逼迫他做不愿意的事情,就连穆一燕一个武王都无法用强使他说话,更别说于思思一个武士了。

    他之所以和于思思说那么多废话,也是看在她带自己远离苏恋恋的份上,要知道于思思的目的性有多强大,她让自己为她做三件事,已经足以证明她的一番心计了。他能说那么多,已经够抬举于思思了,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我不敢”于思思摇了摇头,走上前一步更靠近寒伤,似乎想要防止寒伤出其不意的逃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几个小时前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不过,如果你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寒伤紧紧皱起了眉头,于思思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摆明了提醒自己不要毁约。道由心生,他修炼的乃是至强功法,岂能容得下任何小人之心?要是寒伤真的毁约了,那对自己的道心还真有损。

    “天下大道,系于人心。在你我两人共创天外流星之际,就已证明我两心念交融,灵魂共赴天外天,早已证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还真不相信你在有生之年能够忘掉那种渗人心肺畅快淋漓,这比起的交融,更显得神圣庄严,如若你定要负心,我也不会低贱下流,死缠烂打,大不了鱼死网破,双双颓废,你想好了!”

    寒伤内心咯噔一声,于思思说的是事实,那种置身云端的舒爽,直到此时想起来仍觉得忘乎自我,但以前的他总以为道归道,人归人,然而经过于思思这一番话,他才意识到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负心?他做不到!

    但真的是负心吗?寒伤自认为没有侵占于思思的任何,何以算负心?

    于思思本来不想将这话说出来,毕竟她是女人,这种话实在难以启齿,但交融总意味着种子的萌芽,要她独自照顾萌芽的种子,那是何种心碎?她不敢承受。

    就像没任何女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爸爸一样。而那一枚种子,便是她苦苦追随寒伤的信念。是啊,摒弃一个大明星该有的骄傲,去时时在意寒伤的行踪,一开始她还不愿承认这种在意,直到这时,寒伤欲要离去的背影和那清澈明亮的眼神却将她深埋心底的倾心之意牵扯了出来。

    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中人。

    寒伤可以将那种灵魂齐舞的感受抛弃,但她不能,只因为她是女人,一点点感动也能终身烙印心底。那是爱吗?

    也许,女人的爱就源于感动和崇拜,他像天上的太阳,闪耀于天际却又让人不敢靠近,想要拥抱又怕灼烧。一直转,一直转,离开之后,只留下漫长孤寂的黑夜,还有自己那独自依恋的心。

    她本无意去眷恋他,她也试图掐掉爱的萌芽,但一想到他柔情坚定的眼神和那种灵魂相依的感觉,她封印在心底的爱又复活了。

    女人从不表达自己对一个男人的信念,因为她坚信追随是最深情的告白,若是言语来诉,岂不显得肤浅泛白?

    “跟着我念”于思思轻轻将寒伤拽到自己面前,直到能触到寒伤的呼吸为止。

    “相见时难别亦难,谁愿撕心解牵缠?”

    “天外流星欲相依,短相思兮无穷极。”

    “自古深情难越轨,刻骨真心待相随。”

    这一次的灵魂交融,是于思思来主导的,既然她已经主动了那么多次,也不介意多这一次。

    强烈的荷尔蒙瞬间铺满了整个舱间,寒伤能察觉到于思思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温热,不知不觉,于思思的嘴唇就快要和他的镶嵌在一起。

    他也能察觉到于思思尽力隐藏住的冲动,她的眼神告诉寒伤:“要了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