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四十五章 美女老师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寒伤当然知道刘明达是在讨好他,不过他也没有在意,看了看周围,前方不远处有一棵万年青,枝叶繁密,恰好拦住了本应直射到座椅的阳光,恰好那里也没人坐,寒伤没有犹豫,走到椅子前就要坐了下去。

    但本应坚硬的木椅,却被一阵温热的柔软代替,寒伤连回头都来不及,而是一个纵跃跃出数米,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遇到危险了了!

    刚刚聚起全部幻灵力,可入眼的一幕却让寒伤懵了手脚,因为他想要坐下的木椅上坐着一个妙龄少妇。

    合身的短裙,修长白皙的大腿,刚露到领口的衬衫,既不失该有的妩媚诱惑,又不失淑女该有的保守,扎着少妇特有的发型,双眉如飘摇的长绫,毫无瑕疵的鹅蛋脸庞。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个足以勾起所有男人的尤物。

    此时这个妙龄少妇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寒伤,很显然,寒伤刚刚坐到了她那修长的双腿之上,一想到这里,寒伤的目光不经意间投放到那双似紧非紧的双腿上,浑然忘了这是他的老熟人。

    “长大了是吧,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这少妇轻笑一声,寒伤的目光已被她尽收眼底,抬手向寒伤一招,一道无形的力量就将寒伤拽到她身边坐下,紧贴她的恻腿。

    寒伤并没有反抗,他给了旁边目瞪口呆的刘明达一个眼色,示意他先离开这里,刘明达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你还记得吧,当时我刚刚到穆家时,你还只是个十岁小孩,每一次洗澡,都是我帮你的!”

    “茵茵老师”

    “不许说话,听我说,我说话给你听!”

    这个女人立即打断了寒伤的话,把头轻轻靠进寒伤的胸膛,浑然不管这里是人来人往的校园主道。

    奇怪的是周围路过的人都不敢指指点点,一个是因为刚刚寒伤的彪悍出手,另一个当然是因为这个美女老师。

    别看这美女老师平时一副柔弱女孩的模样,但要是动起手来,很少有人能在她手下撑过三招,因为这美女老师可是个实打实的武师后期强者。

    “我还记得啊,那时你死活都不说话,我拿穆家的钱,当然该认真做好应尽的责任,可你真的是太难教了,连最起码的交流都不会。”

    “嘻嘻,虽然那段时间很难熬,但在你十六岁那年,你终于开口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吗?”

    “茵茵老师你不要放在心上,那时我只是童言无忌!”寒伤顿时慌了神,脸色焦急无比,一阵青一阵白。

    “你慌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将你对我说过话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寒伤听到这里闭口不言,如果现在可以逃走的话,他绝不会再逗留半秒。他刚刚进入兰海大学时就想起自己少年时期的美女老师,可没想到世界真的那么小,他竟然在兰海大学遇到了她。

    他没想到这个老师的修为早已从武师初期跨进了武师后期,还跑到了兰海大学教书。看来只要有足够的修炼资源,她突破到武王应该不成问题。

    他当然不是害怕这个茵茵老师,而是不敢面对,这个茵茵老师除了没帮他洗过尿布之外,其他那些父母该做的事都为他做过。毕竟寒伤在穆家不受待见,还好这茵茵老师心地善良,肩负起了照顾他的责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用在她身上再好不过。

    “那一次,你说什么?我想想啊,好像是这样说的:茵茵老师,我长大了,你不能再帮我洗澡了。”

    “当时的我好意外,愣了半天,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开口对我说话。可我还是不放心你,于是脱下了你的衣服”

    “茵茵老师,你别再说了!”

    寒伤立即打断了美女老师的话,再说下去的话,他一定会被鸡皮疙瘩吞噬,如果可以再来的话,他绝不会进这个兰海大学。

    “我要说,我就要!”美女老师耍起了孩子脾气,紧紧抓住了寒伤的胳膊,“当时你是这样说的:如果茵茵老师硬要帮我洗澡,我就要娶茵茵老师做老婆!”

    天呐!地缝在哪里?寒伤想要逃跑,但他修尚浅,岂能逃脱一个武师后期的紧抓不放?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那样说的,我当时还小,对不起”

    “你说谎,当时你裤裆都被顶起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

    分割线

    穆一燕是被一阵寒冷惊醒的。

    冷,好冷。

    彻入骨髓的冷意,冷意不是从外面入侵,而是从肺腑席卷而出,之后又蔓延到全身上下,瑟瑟发抖。

    穆一燕动作笨拙的将目光移向另一边的一个女子,这女子正是和穆一燕一块被海中漩涡吞噬的那个神秘女子。

    两女都不知道此时身处何方,也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间段,但两人都很清楚,寒伤已经被云影船带走,不会流落到这里。因为当初是她们两女一块用尽全身真气,将云影船上的寒伤拍出漩涡范围的,可怜寒伤修为低下,并没有察觉到。

    “苏依依,我没猜错吧?”穆一燕最先开了口。

    女子点了点头,对于穆一燕能认出她的身份,她并不感觉到意外,她下意识地向穆一燕靠拢,穆一燕也不再有排斥苏依依的想法,也靠上了苏依依。

    两女此时所在的是一片海底世界,两人移动时能明显的感觉得到水压的阻力,可偏偏两女都能正常呼吸,这实在太诡异了点。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动物,也许从云影船上三人相互取暖时,两女心底已经潜意识的不再对对方嗤之以鼻了。

    果然,患难不仅能见真情,更能渡化人心。

    穆一燕总觉得苏依依不是要故意抢走寒伤,苏依依对寒伤并没有男女之间该有的暧昧情愫。如果苏依依只是想了解些什么,只要她不伤害寒伤,穆一燕也愿意化敌为友。

    “无论曾经是敌是友,但从你愿意为我取暖时,我已经摒弃前嫌了。”

    苏依依似乎明白了穆一燕的想法,解释了一句。虽然她知道当时穆一燕自私得不让寒伤碰到自己,但她心里并没有任何不爽,就算寒伤想要碰她,她也不会允许的。

    穆一燕没有再废话,虽然伤逝还未痊愈,但她还是强行聚起了仅剩的真气,因为映入两女眼帘的是一座祭坛,祭坛上燃烧着三炷香,明明周围水花荡漾,但却仍然无法熄灭那三炷香。

    两条锁链从祭坛卓下窜了出来,直奔两女而来,如果在平时,这两条锁链当然奈何不了两女,但偏偏此时两女已经受伤,而且因为水压的阻力,两女更是实力大减,这可如何是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