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四十三章 纨绔克星(加更两章)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寒伤两人年纪不大,看上去和普通学生没任何区别,两人虽没学生证,但以刘明达的口舌,自然能简单进入兰海大学。

    篮球场上全是一些卖弄肌肉打篮球的男生,周围的女生时不时的冒出一声声尖叫。身旁还不时有成对的情侣路过,不得不说,学校的确是谈恋爱的好地方。

    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寒伤有些感叹,他的年纪和这些学生差不多,但他所经历的,却远远不是这些学生可比的。他也没上过学,在穆家时他有私人教师,而且还是个极品大美女,不仅丰满妖娆,修为也强大到武师初期。可以说寒伤的淫师心理全都用在了她身上。

    “大哥哥,买朵花吧,今天开学,当作给你女朋友的见面礼!”

    这时一声稚嫩叫唤在身后响起,寒伤止住脚步转过头看去,眼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看着寒伤,脸颊还有两个酒窝,手上捧着一大束花,寒伤不懂花,除了玫瑰花其它的花他都不认识。

    寒伤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将她手上的花全都拿了过来,刘明达见状,赶紧掏出手机扫了扫,直接发了两百给小女孩,小女孩这才兴高采烈的小跑离开。

    就在这时,一辆宝蓝色奔驰跑车呼啸着引擎冲进了兰海大学,然后大摇大摆的停在了大路中间,嚣张的样子一览无余,那几个守门的保安就当作没看见。

    “叼啥叼,二世祖!”

    刘明达不嗔的闷了一句,他本来就是这种嚣张跋扈的人,当然见不得别人也这样高调,不过他一想到软硬通吃的寒伤,背后就溢出一阵冷汗,要不是他嚣张的话,岂会惹上寒伤这种狠角色,寒伤好像就是个纨绔克星啊,他甚至怀疑这开跑车的嚣张家伙会被寒伤虐上一顿。

    车门敞开,一个身着大红色紧身服装的公子哥叼着根烟走了下来,手里捧着一大束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鲜花,头发不知涂抹了多少亮发油,齐齐梳向后边,带着个墨镜,脚上还穿着双呛眼的尖头皮鞋,红色光轮,颜色偏淡,武者初期修为。

    周围的学生一见这架势,立即离开这人好远,眼里还有忌惮的神色。

    这人见别人都离他好远,骄傲的扬起了嘴角,不时对着路过的女学生吹着口哨,偏偏没人敢正眼看他。

    寒伤看都懒得看这家伙一眼,自顾走着自己的大道,刘明达以寒伤马首是瞻,他恨不得这家伙能故意上来找茬,让寒伤好好虐他一番,自己也好幸灾乐祸。

    这人见所有人都让开了他,唯独寒伤和刘明达依然宠辱不惊,内心极度不爽,他见刘明达和寒伤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看来是寒伤的跟班,他立即就把目标转向了寒伤。

    可是下一刻,他的不爽就全被惊喜代替,因为前方一个长腿美眉正向他这边跑来,武者中期修为,他立马扔掉手中的雪茄,敞开怀抱迎了上去。

    可事实却让他犹如见鬼一样张大了嘴巴,因为那个靓丽的女孩并不是朝他跑来,而是挽住了那个不让他路的家伙。

    “谢谢你送我的花,很漂亮!”

    寒伤看着挽住自己胳膊的女孩,这女孩身材纤细高挑,超短裤将她的妩媚衬托出来,瓜子脸,相貌出众,但比起于思思还是欠缺好多的,更别说那些真正的美女了。

    但他根本就没见过这女孩,他之所以买花,完全是想给那小女孩一点零花钱,他还准备将花扔了呢,难道这女孩认错了人。

    “我不”

    寒伤刚刚吐出两个字,这女孩却极快地捂住了他的嘴,硬生生的将“认识你”三个字挡了回去。

    “我知道你爱我,不用再说了,我都知道的!”

    女孩说到这里目光隐晦的扫了后面那嚣张的家伙一眼,寒伤神识探了出去,发现那个家伙的墨镜也掩盖不了他眼里的怒火,看样子恨不得生吃了寒伤。

    寒伤脑子一下子清明过来,原来这女孩是想拿自己当挡箭牌。寒伤顿时怒火狂涌,那嚣张的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这女孩完全不顾别人的安危,为了她自己竟拿别人的性命不当一回事。

    而且这女孩眼里没有任何愧疚的意思,而且还有种傲慢,在她看来,自己堂堂兰海大学校花,主动对寒伤接触,这是寒伤敲了几辈子的木鱼才能换来的。

    虽说寒伤不是那种帅得天花乱坠的人,但也算长得清秀,就是穿着土气了点,不仅土气,还穷酸,女孩有些后悔,就算要找挡箭牌也该找个能对得起观众的,但偏偏寒伤手里捧着一大束花,为了推掉后面那人的花,她只能选择寒伤了。

    就是不知道寒伤的花是要买来送给哪个女生的,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再烂的白菜也有猪拱!”寒伤这副模样,竟然还能找到女朋友,他那女朋友肯定是头猪!

    “咦?那不是校花江芸吗?”

    周围发出一声声惊咦,看热闹的,从来不曾消失过。

    “堂堂校花竟然看上了这种人?”

    “那家伙一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你看他一副穷酸样”

    对于周围的议论,江芸就当作没听到,而是缓缓松开捂住寒伤的手,她还小心将手掌在寒伤衣服上擦了擦,生怕沾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嚣张男子再也按耐不住了,几个箭步冲到寒伤面前,几乎是怒吼地对江芸问道:“他是谁?”

    江芸见状依然不慌不忙,做了一副刚刚见到嚣张男子的脸色,“原来是漠少啊,他是我男朋友呀!”

    说完还拉了拉寒伤的衣角,示意他配合自己,谁知寒伤依然脸不红心不跳,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个男子,没人知道寒伤此时是什么情绪,没人能猜得透他。

    “死定了死定了,这家伙死定了!”

    刘明达对江芸和嚣张男子都做了个同情的眼神,以寒伤的性格和智商,岂会不明白所有的一切?那接下来寒伤会做些什么,他已经不敢想下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