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三十四章 漂洋过海去看他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他宛如浩瀚星河中最闪亮的那一颗星,绚丽璀璨却又遥不可及。

    寒伤的语气,他的温度,尤其是他那如秋波般荡漾的眼神,都深深地扎根在白兮沫灵魂深处,挥之不去。

    白兮沫站在空间通道之前,目光却投向另外一边的那一片大海,就是这一片大海将寒伤带来遇见她的,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如今,他在大海的另一面,到底要不要漂洋过海去看他?

    “兮沫,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那些武修就快过来了!”

    余海明明已经走上前了,可看见白兮沫愣在这里,只好转过身来。如今那两个高官已经派人过来了,大酋长预料的不错,而且还来得如此之快。

    白兮沫连眼神都不曾闪烁一下,依然盯着那一片浪花翻滚的大海。

    “快走呀,不然来不及了!”余海见白兮沫仍然愣在原地,只好摇了摇她的胳膊。

    “空间通道通向哪里?”白兮沫依然无动于衷,只是平淡的吐出几个字。

    “大酋长不是说过了吗,空间通道是不定向的,从这里出去后会随机传送到三大外星球中的任意一个。”

    “我和他已经间隔的够远了,不能再远了,所以,我不能走。”

    “但是他不一定属于你,那两个女人不会允许你进去插一脚的!”余海当然明白白兮沫的心思,先不说白兮沫能否在那群武修的刀下活命,就算她真的侥幸去到了内陆找到了寒伤,但那两个女人可能对她留情吗?

    白兮沫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人这一生中,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忘乎自己,不求天荒地老,不求比翼连枝,只求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里,让他看一眼最美的自己。”

    余海叹了口气,掏出一张黄褐色的皮纸塞到白兮沫手中,“这是大酋长让我交给你的,他早就料到了你舍不得离开,他让我托几句话给你:寒伤是个干大事的人,希望他有朝一日将三卷皮纸凑齐,皮纸里的秘密,也许对他有用处。”

    兰海市中心,大路旁一棵树下,寒伤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这里人群密集,就算武警追来也能混进人群逃走。

    没有理睬一边戒备自己的女人,寒伤直接将男的掐着脖子提了起来,冷冷说道:“你明知被我砍掉脑袋的那家伙有信号发射器,还想要拖延时间等待那群武警上来救援?”

    这人两眼翻白,他几乎是倾尽所有的能力想要说话,但仍然吐不出一个字,只能沙哑的呜咽几声。

    寒伤当然还不会杀掉这人,要是他想杀的话早就杀了,但这人太过阴险,要不是寒伤有神识,说不定都中了他的缓兵之计。所以他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家伙,一直到这人快要断气的时候,寒伤才松开了手。

    这男子全身无力,跪在地上狂咳不已,他从没想过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么好,他奋力呼吸着空气。

    但就在这时,寒伤忽然一脚朝他胸口踹了上去,就像一把铁锤轰在了胸口之上,他的意识竟然有几秒的时间处于混沌状态。

    一声闷响过后,他飞出去的躯体被树干挡住,滚落地下的瞬间,他的意识也恢复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人太可怕了!

    一旁的女人捂住了嘴,她害怕自己会尖叫出声,然后将寒伤的目标牵引到自己身上,这个刚刚还口口声声叫自己姐姐的人,竟然如此恐怖,人命在他眼里好像垃圾都不如,看看现在躺在地上的男子,他连呼吸都要用尽全力。

    寒伤扫了女人一眼,示意她不要添乱,这才对还在地上抽搐的男子缓缓说道:“我这人不喜欢说话,你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要是你敢再让我说出半句话,我会先让你尝尝被踢爆的滋味。对了,让你缺只胳膊少条腿也在我的想法之内!”

    “大哥,我说”男子不敢向寒伤祈求喘气的时间,咳了两声,“我爸是南疆市人民法院院长,我叫刘明达,前段时间法院接到一起财产分割案,这位安琪小姐和她妹妹就是被告人,她爷爷死后将财产平分给安琪两姐妹和安琪大伯,但安琪的大伯却拿着财产分割书来法院将安琪两姐妹告上了法庭,说财产分割得不均匀,安琪两姐妹分的太多。”

    寒伤抬手止住了刘明达的话,将目光转向了安琪,他想听安琪是怎么说的。

    安琪很快就明白了寒伤的意思,因为害怕寒伤会虐待她,慌忙地伸出手指着刘明达,“后来这个畜牲得知我大伯之所以把我们姐妹告上法庭,是因为爷爷将五彩石交给了我们姐妹俩,这畜牲得知后,竟想谋夺我手中的五彩石,所以和我大伯串通起来,依靠法院的能力,还有刚刚被你杀掉的那个市高官的儿子,将我姐妹的钱诈光,钱当然是给我大伯,而五彩石就归他。但我不愿交出五彩石,他们两个大少就将我妹妹抓起来威胁我。”

    “这个主意是你大伯出的,他伪造证据拿出另一份财产分割书,书上说要五彩石就必须交出所有财产和房产,你们的选择是五彩石,所以现在的你们分文没有,你大伯就让我们抓住你妹妹威胁你。”

    刘明达已经恢复了一些气力,赶紧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他害怕寒伤真的会踢爆他。

    寒伤皱起了眉头,他不想八卦这些无聊的事情,不过一听到五彩石,他就想起安琪包包里的石头,应该就是那东西了吧。

    似乎觉得自己的解释不够,刘明达接着说道:“我晚上睡觉经常做恶梦,梦到恶鬼缠身,而且经常会被鬼压床,这对修武大大的不宜,我在一次交流会中偶尔听到五彩石能够安神驱邪,听说安琪手中有五彩石后,我就”

    刘明达说道这里停了下来,他在思考还有什么没说的。寒伤摸了摸下巴,看来这外面什么都有啊,自己以前在穆家还真的就是一只井底之蛙,什么都没听说过。对于这个交流会,寒伤已经起了一些兴趣,他准备也去见识见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