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二十三章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清晨,阳光穿过雾霾,寒伤从沉睡中清醒过来。

    一睁开眼,便是穆一燕熟悉的脸庞,这使得寒伤久久不曾挪动身体,奇怪的是他感觉不到半点疼痛,全身上下似乎有一阵阵温和的气流在流动。

    轻轻动了动脚,竟然没有半点行动障碍,他知道穆一燕已经治好了他。

    “她对你可真好!”穆一燕平淡的话音刚落,白兮沫就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寒伤爬了起来,“她是我患难的朋友。”

    “是吗?”穆一燕轻轻一笑,走到白兮沫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给你们留点空间,照顾好他。”说完自顾走出屋子。

    白兮沫不敢去看穆一燕,点了点头,待穆一燕出门后才恢复常态。

    寒伤简单的洗漱一下,他的衣服已经重新换了一套,虽然破旧了点,但却洗的很干净。

    白兮沫当然不会说衣服是她为寒伤换的,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半天都没有吐出一个字。

    寒伤皱了皱眉,难道是穆一燕对她说了些什么?想到这里便问道:“是不是她对你说了些什么?”

    “没有!”白兮沫下意识的回答,沉默了许久,她再次开口,“其实,她很在乎你的,昨晚她一直握着你的手,直到刚刚你醒来时才松开的。”

    白兮沫还有一件事没说出来,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穆一燕对她的敌意,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在告诉她,穆一燕握住寒伤手时,是在告诉她,寒伤不属于她。

    白兮沫虽然努力装着不在意,但她的心思根本就隐藏不住,昨夜,是她人生中最难熬的一夜,仿佛度过了数个春夏秋冬。

    寒伤自嘲的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他和穆一燕,注定是要天各一方的。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再次修炼,将自己强行燃烧掉的修为补回来,但这时穆一燕却又走了进来。

    “那边有情况,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寒伤回答,直接拽起寒伤化作一道影子消失不见,只留下眼眸渐红的白兮沫。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最为喜爱的东西是属于别人的,而你自己却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你就明白白兮沫此时的心情了。

    于理来讲,穆一燕是寒伤妻子,自己只是个旁人,根本就没有去他俩中间插一脚的权利。再说穆一燕如此强大的修为,自己一个凡人又拿什么东西去争取。

    这时余海却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白兮沫急忙擦着眼角,但仍没瞒得过余海,余海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对白兮沫说道:“翔安坝那里有情况,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什么情况?”白兮沫接着问,语气的哭腔暴露无遗。

    余海没有在意,“昨晚来了好多武修,此时他们聚集在翔安坝商讨事情,其他部落的首要人物都到场了,我们部落也去了好多人。”

    白兮沫犹豫住了,她不想面对那个女人,只要和穆一燕在一起,就没有任何安全感。

    “我想,也许会是最后一面,你自己考虑。”余海见白兮沫踌躇,岂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啊!”白兮沫忽然清明过来,这边事毕,穆一燕一定会将寒伤带走,那

    白兮沫没有再犹豫,一溜烟冲向翔安坝,余海抓了抓头,“刚刚还怕成那样子,现在却跑得这么快,这女人变脸可不是一般的快呢!”

    翔安坝位于四大部落中心,这里同时也是四大部落的交流地点,四大部落虽然常年厮杀,但一些没必要用厮杀来解决的问题,都会到这里来谈判。

    四个方向都是各种座位设施,虽是石头打造,在这里风吹日晒,但每一个座位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看来众人议事是事先商量好的。

    人群中一个长发男子站起来对四周抱了抱拳,身后橙色光轮晃动之际,他开口道:“本人凌空门薛必沉,见过各位道友,见过各位前辈。”

    众人见这人的动作,纷纷站了起来,刚要还礼之际,一道凌厉的真气便急速袭向这长发男子,这男子毫无反抗之力,瞬间被轰出数米之外,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坐在地上,脸色难看无比,还吐了口血。

    而他刚刚所站立的位置处却多出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普普通通,察觉不到任何真气波动,身后也没光轮显现,女的容颜貌美,青色光轮。

    这俩人便是寒伤和穆一燕,穆一燕脸色平淡,拉下寒伤缓缓坐到座位之上,似乎刚刚动手的人不是她。

    “武王前辈!”人群中立即变得嘈杂无比。

    “在下黄道门柳三刀,见过武王前辈!”

    “在下临安城一介散修,见过武王前辈”

    周围立即变得躁动起来,无数人向穆一燕问候。

    这时那个自称凌空门的长发男子才挣扎着爬了起来,盯着穆一燕捏紧了拳头,“武王出手果然威力无边,但前辈出手偷袭晚辈一个武徒小修,不怕丢了脸面吗?”

    “偷袭?”穆一燕大感意外,“就凭你一个垃圾武徒也配我偷袭?凌空门是吗?从今以后凌空门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今天给几位前辈面子,饶你一条狗命!”

    听了穆一燕的话,众人没有半点唏嘘,凌空门只是个小门派而已,门派中顶尖高手也就武士初期而已,就算整个门派齐上,也不够一个武王挥挥手。

    “阿弥陀佛”这时一声佛号响起,一个身后毫无光轮的老和尚将目光投向穆一燕。

    寒伤眼神一凝,虽然此时他修为尽失,但眼力和感官还在,这老和尚看上去平平淡淡,但他无形中散发的气息却强大无比,寒伤肯定穆一燕不是这老和尚的对手,甚至还相差好远。

    “这是灵湘寺的方丈牧道大师,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修为。”穆一燕见寒伤惊异,解释了一句。

    “多谢女施主抬举老衲等人,不过此时不是动手之际,我们还是直奔主题吧。”

    这老和尚并没有在意穆一燕对寒伤所说的话,他当然知道穆一燕口中的前辈是在说他,还有另外几位,他也知道穆一燕说的是实话,要不是他们几位在这里,刚才凌空门那个长发男子早就化成灰渣了。

    穆一燕微微一笑,算是还了这老和尚一礼,她刚要再次坐下,脸色就瞬间变冷,长剑呼啸而出,直奔半空而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