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十三章 轮回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寒伤做了一个梦,衰败、浩瀚、苍凉,数种气息萦绕在身旁,这是轮回的味道,就像在海中把自己吞没的气息,但却并没有那时浩瀚,这里的气息和在海中遇到的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对,这不是在做梦,周围全是一片混沌模糊的景象,寒伤咬牙爬了起来,身上的伤口仍然包裹着白兮沫为自己裹上的碎布,但白兮沫去了哪里,寒伤唤了两声,仍然没有白兮沫的影子,这究竟是哪里,他们不是落进了岩浆吗,怎么来到了这里?

    “生不回,死不退,千道轮回终不改,万般因果皆化尘。”

    一句梵音毫无征兆的响起,虚无缥缈,梵音刚落,一口灰褐色空洞在寒伤面前显现出来,寒伤没有犹豫,缓慢地跨进空洞,因为向前走是唯一的出路,后方的路已经不复存在了。

    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周围虽然灰暗,但寒伤也能看清,脚下还是一座惨白石拱桥,“轮回桥”三个扭曲缥缈的大字刻在桥头的石碑之上,每一笔都在荡漾着,看上去诡异无比。

    一阵微风拂过,明明桥上没有任何东西,寒伤还是听到了一阵飒飒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吹响一般。

    这时一幅画面显现出来,那是一枚在石壁当中苟延残喘的种子,但生命的顽强不屈不挠,它裂开身躯,嫩芽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

    它不小心碰到了石壁,它顶撞着,但石壁太过坚硬,数天之后嫩芽变了形,但石壁仍然纹丝不动,它只好换了个方向继续生长。

    终于有一天,它找到了突破口,在冲出壁垒的那一刻,它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它终于能体会这世间的美满了。

    就这样,嫩芽开始长出枝叶,它觉得自己才是主心骨,枝干和叶子都只是它的陪衬品,所有一切都是为它而存在的,它没了枝叶能活,但枝叶没了它却活不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枝干和叶子也愈加硬朗起来,而它自己却越来越柔弱,又开始分裂出枝干和叶子来。

    强烈的失落感狠狠摧残着它不可一世的傲心,原来它的存在只是为了衍生枝叶,它错了。

    它不甘心,它仍没自暴自弃,它开始哭天求地,祈求天神降临在它身边。

    这一天,天上雷声轰鸣,那是天神给自己的回应,他要来帮助自己了,雨滴降临,滋润着它,没多久,它就变成了一朵美艳妖娆的花朵,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美丽的东西。

    “咦,怎么卷起了狂风?”花朵好害怕狂风会吹散自己,它再次呼喊着天神,但天神就像没听到一般,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直到将它粉碎为止。

    这一刻,它终于明白了,造物主创造了一切,也终将收走一切,原来它也只是世间一粒渺小的灰尘,来于尘土,归于尘土,所有功名利禄,所有幸福美满,终究只是过眼云烟,这就是轮回。

    寒伤清醒过来,原地打了个激灵,刚刚的那一幕已经消失不见,那虽然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但寒伤却犹如度过了几年一样漫长,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抓住却抓不住。

    没有犹豫,再次迈起脚步,寒伤的双手不自觉的比划起来,口中还在默默的念叨着“轮回”两个字。

    刷的一声,寒伤周围的景象再次转变,寒伤不知自己何时来到了一间杂草烂木搭建的简易之所,屋子外有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子在烤着红薯。

    “这不是自己和白兮沫初遇的场景吗?”寒伤心里大惊,这是什么情况?

    “咳咳”一声咳嗽声打断了寒伤的思绪,他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年轻男子从床铺上缓缓挺起上半身,走向屋外。

    “那不正是自己吗?自己怎么能亲眼看着那个‘自己’做着已经发生过的事?”

    而且那个“寒伤”就像没看见自己一样,竟穿过了自己的身体走向外面,寒伤长长吐了口气,看着接下来的一幕幕。

    “吃吧。”白兮沫将红薯递给那个“寒伤”,那个“寒伤”并没有伸手去接,自顾走上前去看着前方浪花翻滚的大海,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白兮沫皱了皱眉头,她好歹也救了这个人,这个人竟那么没有礼貌,她刚要再次将红薯递给那个“寒伤”时,一个孩子跑了过来抖了抖她的裤腿,看着她手中的红薯咽了口吐沫。

    白兮沫犹豫了一下,将红薯递给了那个孩子,对着“寒伤”的背影唤了句,谁知“寒伤”仍然没回过头。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怎么可能改变,寒伤顿时大急,他呼唤着白兮沫,但她根本就听不到自己的呼唤声。

    寒伤大骂糟糕,等一下潮安部落的人就来了,而白兮沫过去就会遇到那个光头,她根本就不是那个光头的对手,而当初要不是寒伤赶过去的话,白兮沫一定会被光头杀掉。

    而当初的寒伤之所以会赶过去,全是因为白兮沫后面的话,而此时白兮沫没有再找这个“寒伤”说话了,这个“寒伤”当然不会赶过去相救。

    “潮安部落的人来了!”

    果然海螺声被吹响,白兮沫没有理睬这个“寒伤”,自顾加入了战场,这个“寒伤”仍然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转过身认准另一个方向消失不见。

    寒伤冷静下来,此刻的他根本无能为力,轮回不就意味着重来吗,轮回就意味着很多事情将以另外一种方式发生。

    现在唯一能救白兮沫的办法,就是闯过这道轮回,打破这道轮回的束缚,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开始复原。

    眼前又再次变幻,还没等寒伤找到突破口,他又回到了轮回桥上,寒伤叹了口气,他无比迷茫,刚刚那一朵花说的不就是自己吗,一切都是水中望月,总会匿灭于尘土,轮回能带走一切。

    想想自己走过的这半生,除了苦笑,什么都没有。白兮沫怎么办,自己竟然救不了她,而她却数次救了自己。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