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十二章 霸道的占有我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对于白兮沫的话,寒伤就当作没听到,他只顾着向上爬,他只想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寒伤。”白兮沫又叫了一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叫,她就是想不停地呼唤这两个字,她闭不了嘴,没有理由,也没有原因。

    寒伤没有在意白兮沫的呼唤,她的嘴唇就在自己耳边,要是她有话要说一定会说出来,但她并没有,寒伤当然不会费些力气去理睬她,他的心思全在逃命。

    “寒伤”

    “你有话就说,我能听到!”寒伤差点就给跪下了,寥寥数息时间,白兮沫竟然叫了自己十多次,不死也被她烦死了。

    “疼不疼?”白兮沫并没有在意寒伤的不耐烦,她眼睁睁的看着寒伤的手掌和脚掌被刀片一次次割破,却无能为力。她好想跃下寒伤的背,她好想为寒伤减轻一点重量。但她知道,如果她跃下,寒伤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背着寒伤上刀山,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寒伤所有的痛苦都转移到她身上,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和寒伤转换角度,那样的话,寒伤就能看到她为寒伤的付出。

    刷的一声,寒伤因为疼痛没能抓住刀片,竟滑了下去,但慌乱之中他再次抓紧了刀片,还好有惊无险,遗憾的是白白走了几步。

    白兮沫咬了咬寒伤的肩膀,他那只可以蠕动的脚又动了,再次踏上了一叶刀片,鲜血又流了出来,但寒伤仍然没哽咽一声,第二步迎难而上,第三步

    “嘭”

    寒伤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只是三步而已,他就没能止住身形,一头撞击到刀片上,还好没有撞击到开锋之处,只是有些生疼而已,并无大碍。

    白兮沫也没能避免撞击,但那点疼痛已经被感动涅化掉,这一刻,寒伤那高冷倔强的面容在脑海里愈加清晰。他看上去冷血无情,却是那种宁死也不丢下自己的人。

    她不愿再去看寒伤的表情,寒伤的痛苦会让自己心里的那一口刀更用力的割,她承受不了。

    “对不起。”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寒伤是因为自己的失措而给白兮沫道歉,而白兮沫却来不及去揉擦脑门的疼痛,而是慌乱地触摸着寒伤的身躯,似乎想让寒伤的疼痛部位给自己的手掌传递信息,告诉自己,那究竟有多疼。

    心底最柔软处的防御瞬间消散,寒伤在温柔的触摸着白兮沫久闭的心门。他怎么能这样?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他敲响心门时自己已经生出了一道防御,可这一次他再次敲响时,那道防御竟没有任何用处。

    他很小心,似乎害怕加大了力道会使自己疼痛,他附上心门侧耳倾听,脸庞之上几种表情变幻不停,有疑问,小心,转而又变成霸道,他要将自己据为己有!

    “快开门,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你逃不掉!”寒伤在门外大吼,却始终不敢用力去敲,他怕白兮沫疼。

    他好傻,真的好傻,如果疼痛的出发点是因为他,如果他是因为想要占有自己而让自己疼痛,自己愿意一辈子都为他而疼。有三昧真火吗?他赶快拿三眛真火来灼烧自己,自己要为他承受折磨,自己要为他下地狱,快来,你快来

    好害怕,白兮沫真的好害怕,但更多的是幸福和期待,“你有种就进来,只要你敢霸道的抢走我,我心甘情愿!”

    刀片没入血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寒伤的身躯颤抖不堪,他仍然没停止向上爬,第十次,第十一次

    “寒伤寒伤”白兮沫的呼唤一直从未停下过,刚刚风干的泪线再次被泪水填满。

    “刚刚是我不小心,这一次一定行的,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等我们出去了,就背炸药来炸掉这个鬼地方!”寒伤以为白兮沫是因为害怕才不停呼唤自己,只好解释了一句,殊不知自己的解释也太幼稚了点。

    但在白兮沫的眼里却换了一种味道:越幼稚的爱,越生生不息,刻骨铭心。

    寒伤不说话还好,现在一说,白兮沫的哭声反而更大了,寒伤赶紧接着说:“不哭不哭,哭就不漂亮了,会变猪头的!”

    吱呀一声,寒伤终于推开了那一扇门,他傲慢的大步走了进来,白兮沫顿时大惊,转过身就要逃跑。

    又是一声闷响,寒伤再次撞上了刀片,想要逃跑的白兮沫犹如被施了定身术般停了下来。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他竟然环住了自己的腰,双手还很不老实的往自己的羞羞部位移动。

    他好坏,他咬住了自己的耳朵,他真的好霸道,自己还没同意呢,还有那里,那里不能摸的!

    “一定要抓住我,就快到头了。”寒伤虚弱无比的语气再次惊醒了白兮沫,她抬头看去,只有十阶了,寒伤又撑开了双手攀爬上去。

    八阶、七阶

    他的影子在心里更凝实了,阶梯还在减少,三阶、两阶

    “嘭”

    两人终于爬过了刀山,倒下时溅起一地灰尘,而就在这一刻,寒伤的影子深深刻进了白兮沫的灵魂。

    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进白兮沫的心底,然后扎根在灵魂深处,注定无法抹去。

    周围的一切景象也慢慢退化掉,渐渐变得温暖起来,寒伤虚弱无比,依然血流不,不过还好他们挺了过来。

    白兮沫避过部位,撕扯下几块衣布,赶紧为寒伤包扎起伤口,看寒伤的样子是没有行动能力了,她的双腿也断了,现在根本就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对,怎么会变得如此酷热难耐?此时红艳的景色布满了四周,而两人栖身的这一块地方变得狭小无比,仅够两人挤在一起,而四周那冒着热泡的红色,是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岩浆。

    刀山是走过了,那这火海又该怎样应付?

    正在白兮沫环顾之际,两人身下的石块竟一分为二,寒伤再无招架之力,断线风筝般落了下去。

    “不要!”白兮沫顿时反应过来,慌乱中侥幸的抓到了寒伤的手,两人一起落了下去,白兮沫伸出另一只手狂舞一通,抓下石壁上的无数碎石,终于在一块凸起稍大的地方停了下来。

    但那凸起的地方就快承受不住两人重量了,滚落的碎石溅起一滴滴岩浆,落到两人身上时,都能闻到烤肉的香味。

    “对不起,我抓不住了。”

    寒伤仍然没有说话,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白兮沫的面容也渐渐惨白下去,隐约之间,只有一句话萦绕在他耳旁:“你背我上刀山,我陪你下火海,绝无怨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