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十章 不再误会你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就在这时,大地猛地震颤起来,由于震颤来得太突然,白兮沫分心之际一个踉跄摔了下去,膝盖硬生生的磕在地板上,她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传来阵阵麻木感。

    寒伤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白兮沫是双膝跪地,而他则是单膝,钻心的疼痛使他挣扎,两息之后就爬了起来,左腿竟然使不上任何力气,寒伤知道,自己的腿骨被摔断了。

    他来不及去惊讶为何一个摔跤就能摔断腿,此时那种束缚自己的力量竟然消失了,他一把拽下蒙住眼睛的白练,白兮沫也在自己前方挣扎,不难看出她断了双腿,但她仍然紧抓着自己的手臂。

    急忙将白练塞进裤兜,寒伤上前将白兮沫扶了起来,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流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议,这跤摔得太过离奇。

    “还好,我们不再承受那种束缚了。”白兮沫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他甚至有种想要一触的冲动。不知道为何,这个长相普通的女子总是给寒伤一种婉柔芳艳的感觉,好似那些古典画卷走出的倾城女子。

    “轰轰轰”

    似乎为了给白兮沫的乐观带来打击,一阵阵轰鸣传了过来,前方桥段竟向上方蜿蜒,呼吸之间就变成了一架看不到尽头的楼梯,而那楼梯却散发着阵阵呛眼的光芒,楼梯竟然是刀片搭成的!

    “难道要两人上刀山?”寒伤脸色冰冷,看来两人高兴的太早了,将两人腿摔断,然后再让两人上刀山,这究竟是多恶毒的心肠?制造这一切的那个人一定是个疯子,“最毒妇人心”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要学会乐观,现在已经没有了束缚,我们可以往后走呀。”白兮沫强作欢颜,示意寒伤往后走。

    可是下一刻,白兮沫就愣住了,她的话音刚落,他们的退路竟然一路坍塌过来,那速度极快,只是数息时间就快来到两人这里了。

    坍塌的奈何桥身坠入下方河流之中,溅起漫天飞舞的白骨,河中的幽灵鬼哭狼嚎,一支只有骨头的胳膊落到两人身前,竟然还试图想要抓住两人。

    白兮沫被吓得魂飞魄散,但寒伤却冷静得多,他一把将白兮沫甩到背上,拖着已断的左腿向刀梯蠕动而去,上刀山虽然会受难以忍受的痛苦,但总比落河要好,他肯定落河不是变成白骨就是变成冤灵。

    白兮沫的身躯变得僵硬,大腿内侧传来阵阵寒伤手掌的温度,那温度迅速蹿过大腿来到脸庞,白兮沫咬住了嘴唇,不想让那温度从脸上传递出来,不能让寒伤看到,不然就丢人了,她赶紧将头埋了下去。

    不过她马上就摒弃了异样的心思,现在正在逃命啊,回头看了看,坍塌就快到了寒伤脚跟,怎么办?

    寒伤没时间再去看坍塌有没有来到自己脚跟,只知道拼尽全力发挥出全部速度,但每走一步,左腿都会传来蚀骨的疼痛,直疼得寒伤咬紧牙关。

    “噗通。”两人一起摔了个蛤蟆姿势,寒伤瘦得只剩骨架的脊背硌得白兮沫隐隐生疼,但她依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充足感,那是一种不离不弃的陪伴。

    大地还在震颤,寒伤废了好大的劲才忍住疼痛爬起来,左腿就快支撑不住他的身形,依然在瑟瑟发抖。他并没有立即拉起白兮沫,而是静静地看着她。

    忽然间,那涌上心头的感动被瞬间粉碎,只是一次摔倒便已让他选择放弃自己了吗?白兮沫嘴角闪现一丝苦笑。寒伤将手伸进裤兜里摸索着,眼神平淡而又犹豫,还有一丝疑问,他在告诉自己,他的腿好疼,无法再带上自己了,他可以先走吗?

    “他要丢下自己吗?”白兮沫琥珀般的眼眸闪烁着一滴晶莹,不过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你要走就走,没必要征询我的意见,我没资格当你的累赘!”白兮沫低下了头在心中默默念叨,她不敢说出这句话,不是她怕死,而是不愿见证寒伤那颗无情的心,她当寒伤是真朋友的。

    “不!他不是无情,他只是做该做的决定,他没错”

    如果换作是自己,自己绝不会丢下他,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和自己一样的。白兮沫解脱般的叹了口气闭上双眼,等待着坍塌将自己吞没。

    求生的不可战胜,也能泯灭掉那些所谓的人品和道义。所有的一切在面临死亡时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这是人之常情,她没资格责怪寒伤丢下她独自逃走,寒伤没有一定要救自己的责任。

    “一切都因我而起,祈求苍天保佑你能走出这里,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对你说声谢谢”坍塌声已经来到耳旁,白兮沫利用最后的时间将双手合十。

    但是下一刻,熟悉的温热感再次触及到她,恍惚之际一条白练便已滑过臀部,交叉一圈后又束紧腰肢,然后被寒伤死死的固定在他的腹部,她再次回到了寒伤的背上。

    白兮沫触电般的打了个激灵,她这才想起来寒伤刚刚将素练塞进了他的裤兜,他为何要用那种犹豫和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那是因为他在征询自己的意见,该不该用素练将自己固定在他身上。

    他知道自己对素练的在意,他不敢随意动用素练,他在意自己的在意。在这种最危及的时刻,他仍然想着自己。

    他从没想过要丢下自己!

    犹如一把利刃侵入肺腑,白兮沫只觉得胸闷气短,原来自己误会他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误会他?他是那么好,就像冬日初生的暖阳,给自己最明媚的抚摸,总是在自己内心乌云密布时探出头来,他总是不解释,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慌乱,也从不给人失望。

    “好恨自己,对不起,我不会再误会你了,永远都不会了但我也好恨你,你这个呆瓜,傻瓜,笨瓜!”白兮沫的眼眸溢出滚烫的泪水,“你怎么这么不开窍,素练虽然珍贵,但也不及你的安危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