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焚天道途 第六章 世外桃源

时间:2018-07-12作者:零幕尘

    寂静浓密的树林深处,两人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白兮沫单薄的衣服被汗水湿透,那黑色花边文胸的轮廓隐隐若现,寒伤虽然自律,但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对于寒伤的目光,白兮沫当然尽收眼底,但她也没兴趣和寒伤一般见识。

    也许是为了避免尴尬,白兮沫主动引开了寒伤的注意力,“没想到你已经结婚了,老婆还这么漂亮,而且还是个武修。”

    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寒伤,因为她不知道寒伤会不会开口说话,原先她还以为寒伤是哑巴,不过她刚刚已经听清了他和那女人的对话。

    要知道她从部落里跑出来寻找寒伤可是费了好大的劲,还好寒伤真的不是哑巴,也对得起自己的苦心。对于寒伤的目光,她总有种又喜又怕的感觉。

    果然,寒伤只是转了转眼珠,转过头思绪又飘远,只不过他转身之际还不忘瞟白兮沫胸口一眼,白兮沫顿时恨得牙痒痒,不过想到寒伤是个正常男人,也就释怀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接着说:“你很喜欢她?”

    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她刚刚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两人并不和睦,但两人偏偏又是夫妻,她本不想八卦这些,可寒伤的奇葩性格却将她藏在心底的好奇心牵引了出来。

    寒伤皱起了眉头,缓缓转过身,“谢谢你屡次相救!”

    语气平淡而又冷漠,白兮沫的神情也凝固住了,寒伤竟然说话了!

    不过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强忍住心底的小小成就感,白兮沫故意嘟起了嘴,“谢谢倒不用,不过我想知道你的孩子是不是像你一样可爱!”

    白兮沫想了好久才找到了一个词代替,她总不能问,“你孩子是不是像你一样只有一张死人脸?”

    没想到寒伤这次竟然再次转过了身,很显然他没兴趣再回答白兮沫的问题,可是他又瞄了自己胸口一眼,白兮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个箭步蹭到寒伤面前,冷冷地盯着他。

    “我和她没有孩子,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寒伤看出了白兮沫的愠怒,只好说道。

    寒伤的话音刚落,白兮沫心底的小怨气竟一散而空,她抿了抿嘴唇接着说:“你从来不对别人说那么多话,不过,你倒是语出玄机。”

    寒伤扬了扬嘴角,这话说得像是她很了解自己似的,他当然知道白兮沫是在故意找话题和自己说话,可他实在提不起说话的兴趣,要不是和白兮沫患过难,他连这些话都懒得说。

    “我叫寒伤,相救之恩没齿难忘,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保重。”说完不等白兮沫回答,自顾迈出了脚步。

    “我不是想携恩图报!”白兮沫立即拦住了寒伤,“但我还是想说,一起散散心可以吗?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她从没想到过自己会缠上一个男人,她也有自己的脾气,要不是寒伤别具一格的作风,她才不会在意寒伤半点。而且她也知道寒伤不是坏心肠的人,而且他的语气很有别样的磁性。

    寒伤愣了愣,“散心”这个词对他来说还真的挺陌生,想想现在也无事可做,去走走也无妨。

    看到寒伤犹豫,白兮沫没有再耽搁,抓起寒伤认准方向就走,似乎害怕寒伤会反悔似的。

    半个时辰一晃而过,两人来到一处桃园,寒伤奇怪,现在明明是深秋,这桃园竟开满了桃花,白兮沫的心思似乎不在桃园,示意寒伤继续走,没过多久,两人又来到一处洞口,涓涓细水从山顶流了下来,看样子倒像个水帘洞。寒伤有些疑惑,不是说散心吗,白兮沫带他来这里干嘛?再说这些了无人烟的的地方,孤男寡女的,寒伤不得不往一些坏处想。

    白兮沫当然不知道寒伤瞬间就转过了这么多念头,她故作神秘地说:“你闭上眼,没我的允许不能睁开。”

    寒伤依旧一副平淡的嘴脸,他根本就没兴趣和白兮沫幼稚,他想走了。

    似乎感受到了寒伤的不耐烦,白兮沫只好接着说;“我带你去看一个好东西,一定会很惊喜的。”说完也不管寒伤答不答应,从腰间抽出一根丝带就要为寒伤遮上双眼,谁知寒伤竟然扼住了她的手腕。

    “这世间竟有如此纯净的白色?”寒伤内心疑惑,或者说这丝带不能称之为白色,白色没有这么白,如果一定要给这种颜色一个称谓的话,那应该称为“绢素”。

    “你弄疼我了!”白兮沫扯了扯手腕,但依然没能挣开,她原以为寒伤愿意说话,说明他已经愿意将自己当朋友了,不曾预料到头来全是她的一厢情愿。

    自己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而已,而他呢,竟然如此反感自己,不然怎么会将自己的素练拒之千里。

    也许是白兮沫的语气略带哭腔,惊醒了迷惘中的寒伤,急忙缩回了手,当寒伤触到白兮沫眼里的幽怨时,忽地打了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过不尽人意。

    跨前走了一步更接近白兮沫,寒伤给了白兮沫一个歉意的眼神,无论怎么说,白兮沫不是那种坏心肠的人。

    白兮沫一直看着寒伤,她没有再说话,转身走去,就算寒伤不愿意和自己同路,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露骨,一个女孩子,就算再沧桑,也承受不了这种伤害。

    一、二、三每一步都如此难耐,又有一点点小心翼翼夹杂在其中,这使得白兮沫的身形别扭无比,她好像忘了该怎么走路。她努力减轻脚步落地的声音,她忽然恨透了脚底的枯烂树叶,破碎的声音似乎会掩盖寒伤追逐自己的脚步声。

    只要寒伤愿意走上来挽留自己,自己就不会再走了。

    不!她不敢奢求寒伤的接近,哪怕只是给自己说一句话,自己就不会再走了。

    她不想走,她不要去面对皇影部落族人,她不想就这样嫁给那个癞皮狗,本以为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能从寒伤身上学到他那万事不惧的风格,从而拯救自己那颗无可奈何的心,可是注定要失望了。

    一、二、三寒伤细细数着白兮沫的脚步,不知所措。

    他绝不是一个冷血的人,相反,他很性情,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失态的动作会给白兮沫造成如此巨大的失落,她救过自己,她是自己的朋友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