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是神仙在凡间 第24章 潭底争杀

时间:2018-07-12作者:小樵流水

    “这里竟如此之深!”此时的陈戈却已经追上了阴幻蛙,并且又大战了一场,将之重创。

    正常来讲,这只小怪就算暂时躲藏起来,应该也活不成了。

    他探出神识,继续搜寻,想要将其彻底铲除,以防日后这东西再出去害人。

    “嗯?这是什么?”陈戈忽然感觉面庞有些痒,他手指一挑,惊呼道:“发丝?”

    这居然是一根人类的头发,而且是活人的头发,能感觉里面散发的生机。

    “咿咿……呀啊……咿……”

    一阵若有若无的哼唱声响起。

    陈戈猛地回头,一双小脚踢踢踏踏地闪过去,咯咯咯咯地传来几声娇笑。

    “谁?”陈戈头皮有些发麻,似乎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在水中跑着。

    又是几缕发丝飘过来,在陈戈脸上轻抚着。

    “装神弄鬼!”陈戈嘴角一抽,停在水中,向下注目,但是阴气现在已经浓到化不开了,仿如一团实质的雾气,再加上水流,无光,他只能看到几米以外。

    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深度,普通人两眼一抹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的。

    “你来啊,咯咯咯,小哥哥,来呀!”

    一个稚嫩的声音又跑到他身后了。

    陈戈再转身,又是一双小脚跑过去,几声娇笑。

    “来追我啊,我在这里!”一双惨白的小手从浓雾中招摇。

    陈戈咽了口唾沫,阴灵?

    这种地方产生阴灵并不奇怪!

    郁闷的是,他现在只能算“炼体阶段”,战斗主要还是靠肉身,对付普通人他不惧,像阴幻蛙这种小怪都是送菜。

    但,炼气受制于这世界灵气稀薄,只能算入门,甚至连入门都很勉强。

    狗日的一个小火球都发不出来啊,不然哪会怕这种阴灵!

    要退回去吗?

    “咯咯咯,我不许你走,我要你留下来陪我玩!”浓雾散开,一个全身被头发密密包裹的小女孩走了出来,看起来还不到一米高。

    惨白的小手,惨白的小脚,就像那种被水长时间浸泡的尸体的颜色。

    她的脸本来应该很漂亮,因为嘴巴和鼻子都很精致,脸型也是小巧的瓜子脸。

    可惜,她没有眼睛,那个部位什么都没有,因为对比强烈,所以看上去分外恐惧。

    对于阴灵来说,眼睛是最难幻化的,那阴幻蛙是她外放的实体,虽然模拟出了人面,却也是呆呆的,说明这里滋生出来的东西都只是很初级的。

    不过这也让陈戈安心了一些,只是这个程度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留下来陪你玩?玩什么?”陈戈右手垂下,指尖银光一闪。

    “玩球吧?我可喜欢玩球了!”小女孩咯咯笑着,脑袋一歪,嘎嘣一下掉到了手中。

    “哎哟,我的头不好玩,玩腻了,还是玩你的吧!”她将头接回去,两手前伸,顿时一根根头发利箭般向陈戈的头刺来,似乎要将他的脖子绞断。

    “玩球?好啊,给你!”陈戈五根指尖银光爆闪,一道道月光穿透水面被他借了过来,飞快地组成一个闪耀光球。

    这个光球迎着那些发丝,摧枯拉朽地冲了过去,轰的一声炸裂开来。

    嗷呜~~

    那小女孩化成无数阴气,在陈戈周围旋转飞舞,凄厉嚎叫。

    “把你的头给我,给我——”

    “再借!”

    陈戈右手举起,一道道银丝从天空中飞快刺落水面,在他身周形成一个光网。

    好在这是在夜里,如果是白天的话他肯定借不来这么多月能。

    黑丝虽多,但根本穿不透光网,陈戈一步步向前走去,那些黑丝发出嘶嘶拉拉的声音,顿时被光网绞碎,冲击得七零八落!

    “不要过来啊,不要!”那小女孩尖叫着,没想到几个照面之下就被陈戈冲过来了,无数发丝疯狂地向陈戈缠来阻挡。

    然而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阴和阳,阴阳总是相克相生的,阴极生阳,阳极生阴,陈戈修炼的就是至阴中的至阳,月神大成体号称“少阳第一”,和阳神大成体的“太阴第一”同为天地间的两个极端,在仙界是最霸道的两种力量!

    陈戈体内的少阳之气虽然只有一丝,但借来月光短暂加持一下,克制这种程度的阴灵还是没问题的。

    陈戈开始向下游去,就像一个火苗烧透了纸板,大量的阴气挡不住他,被他硬生生凿出一个洞来。

    “那是什么?”陈戈向下看去,发现身边这些纠缠的发丝居然一点点变得冰蓝,而在发丝的最中心,有一个巨大的黑影,竟是一个足有十米长的巨大棺材。

    而棺材前面,一两个略显黯淡的男女光影,正相对站立,那女子面色秀美,却是满面惶急,男子则面现得色,不慌不忙地托着一个白色小钟,引发阵阵灵气波动。

    “灵体?修仙者?”陈戈心中亦喜亦惊,尽管已经推测到了这世界可以修仙,但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上。

    下面这一男一女并不是实体,而是灵体出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必是修仙者无疑。

    陈戈有些不淡定了,催动少阳之力,向着小女孩冲去。

    “滚开,不要过来!”

    “我不和你玩了!”

    “你走,你走!”

    那个小女孩尖声大叫,一张没有双目的诡异脸孔现出恐惧神情。

    “不想玩?那可不行!这可不是你想玩就玩,不想就不玩的,老子还没玩够呢!”陈戈咧嘴一笑。

    他当然不可能走,他已经感觉到了这阴气的来源,正是下面这座大棺!

    嘭!

    霸道的少阳之力虽然只有一丝,但终于穿透层层发丝阴气阻隔,刺进了那小女孩的胸口。

    嗷呜~~

    小女孩惨叫起来,向着下方无力地嘶吼:“主人救我!”

    下面,马脸男子正驭使着一柄黑色木叉,妄图破开宁师妹的防御。对方毕竟是小有所成的修士,本命法宝在关键时刻终于自动护体了。

    这早在意料之中。

    他修为要高过对方,虽然对方的灵体是主魂,而他是分魂,但他的“咬星叉”是二级法器,比宁师妹的“落雪剑”要高一个品阶,何况自己还有白骨缚灵钟帮忙,此消彼长之下,依旧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再攻片刻,等鬼娃吸食掉那个凡人小子后过来帮忙,这宁师妹就毫无还手之力了。

    宁师妹自然也知道双方实力差距,但她也知道,若此刻不拼命,一旦被对方掬走主魂,被百般炮制,那必将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关于这个欧师兄的一些传言,可是极其不入耳的。

    她无心恋战,只想寻机逃跑,可那白骨小钟却发出一股极大的吸力,让她就算想撕裂魂迫也不可得。

    这让她心底一阵阵绝望,灵体也是明灭变幻不定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得意大笑,掌控随心的马脸男子忽然面色一动向上看去,随着一声“主人救我”的惨叫,马脸男子也是痛叫一声,一个趄趔差点摔倒。

    他捂着胸口,看起来痛苦无比,满脸不可思议地向后张望过去。

    “你,你怎么下来的?这怎么可能?我的娃娃……你竟敢毁了我的鬼仆娃娃!”马脸男子指着陈戈,目中充满不可置信。

    他豢养的这个鬼娃娃虽然不是什么老鬼,但也豢养了几十年,还是父亲小时候送他的礼物呢,没想到却在这短短几分钟时间内就被陈戈当着他的面给干掉了——少阳之力是诸般鬼物的克星,那一丝纯阳像星星之火,转瞬间便已燎原,将这个小鬼娃烧得灰都不剩!

    而作为主人,他的一缕分魂也在这鬼娃体内,此时心血相连,顿时也被重创!恐怕就连云山隐门中的肉身,此刻也被牵连吐血了。

    这欧师兄心中愤恨无比,一反刚刚纠缠宁师妹时的嬉皮笑脸,变得面目狰狞起来。他脚下一动,似乎想先过来撕碎了陈戈,但这样一来就不能专心操控缚灵钟了,好不容易堵到的宁师妹说不定就要跑掉了。

    他这里一个犹豫,却不知陈戈一瞬间便动了杀心。

    他双目飞快在双方身上一扫,便将去势已衰的那一丝少阳之力,凶狠地刺向那马脸男子!

    没有丝毫耽搁!

    在天界连年争战,陈戈早就养成了杀伐果断的性格。

    基本上,所有被翻盘的结局,都是因为当事人废话太多。

    他就算不用神识,只凭对方身上的一些气息也能判断个大概。

    这马脸男子面相狰狞,魂体上残余着不少怨念,手上绝对人命不少,其气息浑浊阴狠,和那个鬼娃娃如出一辙。

    对方不是个善茬,就算自己没有灭掉他的鬼宠,这种情境下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毕竟,对方现在那架势,明显是在干强上的道道,一般来说,这种丑事被人撞见,稍微要点脸的都会不留活口。

    “借月”这种手段,本质上就是“透支”,根据炼体的层次,能借的次数和数量都不同,现在陈戈一天也就能借一次。

    哪怕是错杀,他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对方是灵体,本质上还是“阳神”的一种,正被自己克制,可说是机会难得,否则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绝对干不过这一男一女两个修仙灵体。

    即使是现在,陈戈也只是虚张声势,少阳之力在那男子身上一点,并没有攻击,而是直接绕过他炸向后方的阴棺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