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是神仙在凡间 第23章 初遇修仙者

时间:2018-07-12作者:小樵流水

    陈戈抬头向上看了一眼,因为距离太远,他听不到那些女生说的话,不过对一些肢体动作还是能看清的,大致意思也能判断一些。

    冷笑一声,陈戈摇摇头,救她们,不过是顺便,并没想和这些人有些什么交集,所以她们是否下来说一声谢谢对陈戈并无所谓。以她们凡人的视力,说不定还会错把自己认成静田明秀呢。

    陈戈的神识现在已经能扩散到近千米的距离,而这二里地范围内并没有静田明秀的踪影,但在更远的地方,陈戈却感受到了一股窥视。

    这货绝对是躲在一个安全距离,正用红外夜视望远镜在偷窥。

    陈戈看了一眼手中黑红色的长刀,二尺长,半掌宽,上面密密麻麻刻着不知名符号,其中夹杂着一些日文,陈戈这个真仙也是完全看不懂。

    这把刀里确实有一些法力,但和这些文字符号本身无关,而是铸刀的材质有些特别,和自己获得那块木灵石类似。

    要将这种力量引出来对陈戈来说并不难,陈戈又是一刀劈出,无形的炸裂顿时将“女鬼”的皮肤炸开了一个口子,流出绿色的液体。

    “很好!这种能量以前还真没用过,这应该是元素之力!”

    在天界时陈戈并没有接触这种能量,因为比较繁杂,提取起来要花很多时间,不如草木丹药纯粹。

    如果不是要实验这种能量,陈戈早就将这“女鬼”拿下了。

    “呱!”一声低沉怪鸣,这个女鬼不断伸出长舌头攻击陈戈,却都被陈戈挡住,还将她砍伤了,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愤怒的叫声。

    然后女鬼的头颅一下子掀了起来,满身绿毛根根直立,变得像一个大号刺猬,而它的真身也现形了。

    这其实是一只“阴幻蛙”,能吸取阴气,模拟外物。

    阴幻蛙被陈戈打怒了,这次不用舌头攻击了,而是猛地弹跳而起,第一次从绿毛里显露出两条粗壮的蛙腿,跳起三米多高,向陈戈凶猛扑下。

    “正好,给我吐出来吧!”陈戈也像炮弹一样冲空而起,握起拳头用力轰击在阴幻蛙雪白的肚皮上。

    “呱呱!”这只阴幻蛙惨叫着,被陈戈又轰出十几米高,在半空中噗的吐出无数绿液。

    陈戈伸手向绿液中最大的一块抓去,赫然是一块黑色的奇异石头。

    “怪不得啊,那些癌症病人说看到了一只青蛙,然后病就好了,这居然也是一块灵石,而且是一块异灵石,里面包含的灵气是自己那块数十倍。其中还有磁能,能将灵气短时间聚拢,照在人身上的话确实有治病的功效!”

    陈戈心中也是大喜过望,和之前那块木灵石不同,这块他是能直接利用上的。

    “哪里跑!”陈戈大吼一声,向着那只大青蛙追去。

    这家伙现在已经顾不得拟态了,而是全都伸展开来,恢复成一只巨型青蛙的本来模样,仓皇地向着深山里逃去。

    它现在终于明白,面前这个人类不是它能战胜的。

    “自杀桥?”陈戈也听说过附近那座公路桥,很多人在那里跳桥自杀,而且几乎全是女人。

    要说和这只阴幻蛙没关系就怪了,这玩意最喜欢吸食阴气,而女人性属阴,尤其是未破身的处女,先天一点纯阴,对这种阴属性小怪可是大补之物。

    在地球这种地方,居然还能滋生出“阴幻蛙”这种东西来!

    手里这块异灵石也包含阴气,但大部分很难吸取,山里应该是有更大的阴气源。

    陈戈有些好奇,同时,月光能量本质也是一种阴属性的能量,而且是至阴,和太阳的至阳能量刚好相反。

    阴属性能量对陈戈的修炼也有好处,属于同源。

    现在阴幻蛙被大伤,绝对会找那个阴气源疗伤。

    陈戈远远地在后面吊着,山深林茂,一股阴森冰冷之感缠上陈戈,而且越往里走,这种感觉越是强烈。那不是实际的温度降低,而是一种黑色的阴气,附着在皮肤之上。

    阴幻蛙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应该是伤愈了不少。

    前面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小水潭。

    这水潭幽深森冷,水面一丝波动也无,却偏偏给人“活”的感觉,像一个藏在地下头颅张开的漆黑眼珠。

    噗通一声,这只阴幻蛙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而陈戈身上已经缠上了一层浓重的阴气。

    “看来就是这里了!”陈戈也没停留,紧随着跳了进去。

    与此同时,深潭底下,一座密密麻麻被发丝包裹的巨大黑棺旁,两个青年男女正在祭出法器,想将这座黑棺打开。

    “宁师妹,这次还真是运气,没想到这次的仙种竟然能成长到这种程度,还钓到了这样一条大鱼,嘿嘿!”那个男子白面无须,却长着一张马脸,非但没有一丝俊美,看上去反倒很丑怪,且有几分阴狠。

    女子却十分秀丽,一张鹅蛋脸上,杏眼长睫,琼鼻樱口,端的是一流美女。

    只不她过现在眉角带着些明显的厌烦和无奈,听男子这样说,也没有抬头开口,而是专心致志地摆弄着几枚钉子,向棺盖上砸去。

    “不过,这次我可不是为仙种来的,毕竟这种小任务还不值得我出手。宁师妹,我的心意你应该懂的,要不是为了接近你,这种小地方我看都懒得看一眼……”

    男子双目火烫盯着女子美丽的脸庞,喉头耸动了一下。

    “欧师兄,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就不要再提这种事了好吗?”这宁师妹却是丝毫不领情。

    “哼,宁师妹,我一腔衷情,尽付与你,足足三年啊,为何你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马脸男子有些恼怒地低吼。

    “好,那我就最后再说一遍。我一心向道,不想因男女之情而分心,这一生,恐怕也要一个人过了。欧师兄的错爱,小妹也只恨命薄情浅,请欧师兄不要在纠缠于我,算小妹求你了!”

    “宁师妹此言差矣!如果你一心向道,反倒更应择一优秀道侣!所谓财侣法地,财为第一,修仙之路,若没有资源开路,任你如何天才绝世,最后也不过是土馒头一颗!我欧家怎么说也是隐族中出名大族,我作为家族嫡系,可支配的资源绝不是你这种小家族出身所能想象的!你嫁给我之后,自然也能……”

    “欧师兄,我心意已决,就算你这次追过来也没用。三年来我不愿回云山,四处流浪,就是为了避着你,你究竟还想怎样!”女子声音冰冷,却是毫无回旋余地,面上已是带了怒色。

    “你——!”马脸男子脸上青气一闪,差点失控爆发,但随机却是双眼向上一抬,惊奇道:“咦,鬼脸蛙居然带了个人回来!”

    “欧师兄,这人能击退鬼脸蛙,怕是有些门道,你现在只是分魂出来,不如先走吧!”女子迫不及待想赶走这讨厌的家伙。

    “哈哈,可笑,不过是一凡人,手上拿着把初级法器而已,正好给俺家娃娃当口粮!”马脸男子却丝毫不在意,全部心思依旧都放在这宁师妹身上,盯着那秀美的容颜,竟是越看越爱,目光也越发痴迷。

    “欧师兄,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我之间是绝无可能的!”宁师妹被他看得烦躁不已,有种想拔刀砍人的冲动。

    “宁雪娆,我欧离风在此发誓,此生非你不娶,为此哪怕就算用些不光彩的手段,也是在所不惜,你,你早晚都是我的人,付出多少代价,我也一定要得到你!”马脸男子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一番话,听的宁师妹遍体生寒。

    但偏偏,她又毫无办法,对方家世背景深厚,实力又比她强,在隐门交游广阔,包括自家长辈,师门同侪,很多人都替他来说过媒。

    这样如附骨之蛆一般缠上来,打不得,逃不得,简直避无可避。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欧师兄,你可别乱来。我们现在还在出任务,上面那个人看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凡人。至少,先把他打发走了再说吧,毕竟我们现在都是灵体,真要一个不慎,说不定就阴沟里翻了船呢!”宁师妹心中惊惧,直觉对方这次是要撕破脸了,她一边心慌意乱地想主意,一边警惕地往后退去。

    “呵呵,宁师妹说笑了,这个小世界哪有什么厉害的凡人,还是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家伙。估计是鬼脸蛙故意弄来当备粮的,它以前也经常这么干!”

    欧师兄甚至都懒得再用神识去扫一下,一步步向宁师妹逼去,嘿笑道:“师妹你也别纠结了,知道你脸皮嫩,所以这次我也就强势点。女人嘛,还是需要调教,等我把你的主魂掬住几年,早晚你会想通的!”

    “欧离风,你敢!”宁师妹大惊失色,怒道:“难道你不怕门规处罚?”

    “门里那些长辈,可都想成全我们,为夫早就上下打点好了。再说,我偷偷的做,你又好几年不回山,人家说不定都以为你还在外面历炼呢!”欧师兄笑嘻嘻说着。

    “呸,我就算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宁师妹面上闪过一丝狠色,就要裂魂而逃。

    欧师兄很受伤,终于有些克制不住地怒声道:“你竟然宁可死也不嫁给我?好好好,这样一来我倒也不再迟疑了,也多亏这次花了极大代价弄到了这件缚灵钟,想逃?没门!”

    一个骨色小钟出现在马脸男子左手,右手轻轻一敲,顿时一阵若有若无的女人凄鸣声响起,宁师妹欲要腾空而起的身形一下子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宁师妹,你就不要挣扎了,现在我就掬了你的主魂!”马脸男子得意一笑,便要施法。

    “快住手,欧师兄,那人已经下来了,你的娃娃根本挡不住,若是仙种被对方夺去,你我都要受重罚的!”宁师妹失声尖叫起来。

    “哈哈,想骗我?宁师妹,你这是病急乱求医吧,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如果是在云山隐门,你这样说我还信上几分,不过在这鬼地方……嘿嘿,乖乖受擒吧!”

    马脸男子伸手一指,白骨小钟便向宁师妹罩过去。

    不过他只是分魂过来,而对方却是主魂,要一丝不剩地掬住,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宁师妹破口大骂,百般“恐吓”,但这马脸男子却完全不在乎,三十年前他便来过这个小世界,此处灵气贫瘠,连一个像样点的修仙者都没有。最厉害的也不过是罡气境,他一根手指就能按死!

    可以说,在这种小地方,他完全可以横着走,躺着走,啥都不做就站在那里让人打,也不见得有人能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宁师妹的“提醒”,不过是对方的小伎俩而已,不值一哂。

    上面那个鬼脸蛙的口粮,他先前用神识稍微扫了一下,就已经将对方的心肝脾胃肾都看清了,不过是一个初级炼体者,可能吸取过一些灵气,但连入门都算不上。在这个世界也许挺“厉害”,但在他看来,却是提鞋都不配!

    这种废物,能给自己造成什么麻烦?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且都不用自己出手!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