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是神仙在凡间 第11章 机会只有一次

时间:2018-07-12作者:小樵流水

    陈戈摇摇头,能听出那正是高绮宁。

    没有什么意外,这么悲痛欲绝的叫声,显然高义的手术已经失败。

    不过这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在做选择,选错了,就要承受失败的后果。

    愿赌服输,又有什么可说的?

    陈戈没有再去关注,准备等到云瑶来了,然后交了医药费,就可以带着父亲离开了。

    至于高义,只能说他的运气还是差了点。

    幸运的遇到了自己,本可以起死回生,延年益寿,但最后却又不幸的错过了。

    这就是命!!!

    最亲的人,以爱的名义,剥夺了他的性命,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他也没处讲理。

    在二楼的手术室门前,高绮宁抓着杰克的白大褂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你不是说有一层的几率吗?怎么刚进去半个小时,我爷爷就不行了?”

    “高小姐,你也知道,如果是在国外,当然是有一层的几率,可是在这里,手术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而且你爷爷年龄大体质差,我带来的凝血原胶也没有用。现在大出血,根本控制不住,你还是进去跟他做最后的告别吧,他应该只有几分钟的生命了。”杰克身手想抱住高绮宁,给她一个安慰。

    高绮宁挥手挡开他,推开手术室的门。

    她看见爷爷躺在手术台上,双目无神,身上盖着白布,但是这白布已经被鲜血浸透了,滴答的鲜血,还从手术台往下流着。

    “爷爷,爷爷!”高绮宁扑倒在高义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白布被扯落,高绮宁心惊胆战,一时间连哭声都止住了。

    此刻高义的胸膛已经被剖开了,心脏清晰可见,微弱地跳动着,几根血管乱糟糟的缠在一起,其中一根已经断了,在向外喷着鲜血。

    爷爷就这样死了吗?太惨了,高绮宁泪如泉涌,再次哭天抢地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喊道:“爷爷,你死的太惨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是没有救回你啊!”

    高义一边嘴角流着血,一边呼呼的喘着气,看着高绮宁,口中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声音细微,很难听清。

    高绮宁正处在悲痛哭嚎中,根本没听见。

    高义还处在麻醉中,指尖都动不了,但目光中却多了一丝责备,还有急促。

    “贤侄女,老高似乎有遗言交代。”旁边这家疗养院的院长,也是高义的老友赶紧提醒道。

    高绮宁连滚带爬地将耳朵贴到高义嘴边。

    半响后,她抬起头,疑惑道:“陈戈,陈戈是谁?陈光彪的儿子?让我去找陈光彪的儿子?只有他能救你?”

    高绮宁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嘴上毛都没长全,还将自己看了个光的瘦弱少年。

    那个少年被爷爷称为大仙儿。

    “爷爷,你都这样了,怎么还想着那个什么大仙!那个色色的混蛋小子,他怎么可能救你?”

    “你认识那个陈戈?原来陈光彪还有个儿子?侄女啊,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不要让老人留下遗憾,就算是死,也让他安心的去吧!”院长说着,回头对旁边小护士吩咐了几句。

    片刻后,陈戈皱着眉头,脸上带着明显的厌烦,跟着小护士走了进来,原本他是不想来的,但是在父亲的病房里,他毕竟已经默许要医治高义。

    而且云瑶还要过一会儿才来,他在下面等着也确实有些无聊。

    看到陈戈进来,高义眼中一下子爆发出了神采,竟然在麻药的效力下,拼命的挣扎着弯起了身子,对着陈戈低下头去,那架势竟像是要跪。

    陈戈叹了口气,也是有些无语。

    “行了行了,躺着吧,既然我来了,你就死不了!”他转过身,挥手道,所有人都出去。

    “什么,你不要太过分啊!”高绮宁显然不愿意出去,因为这很可能是爷爷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几分钟了,她当然要守在身边。

    “你如果还想让他活,就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陈戈的语气有些重了,对高绮宁,除了那白花花的一幕,他实在是没什么好印象。

    这种在国外常年留学,觉得西方一切都好的海归派,什么都瞧不起国内。而高绮宁,无疑是这种人中最极端的那类。

    从头至尾,她就没有信任过陈戈,不但不信任,还极其厌恶。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看不起,加上以为陈戈偷看她,这种厌恶,已经上升到了痛恨。

    两个人怒目相视。

    这时高义实在等不了了,血还在喷,狗日的,没有人比他更急,脑袋都已经空了,再这样下去血都流光了,那种死亡的感觉完全笼罩了他。

    而明明大仙都要出手了,自己最爱的孙女却还在阻拦他。

    这时的他已经什么都不顾了,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冲着高绮宁大吼一声:“滚!”

    “爷爷,你……”高绮宁惊呆了。

    按说爷爷临终的遗言,应该是对自己无比的眷恋,哭着握着自己的手交代后事什么的。

    可现在,却因为一个神棍,竟然让自己滚,临终遗言是让自己滚?

    要知道,从小到大,爷爷从来没有骂过他,一直对她无比的温柔,疼爱。

    “好了贤侄女,先出去吧!老爷子说不定还有些什么事交代……”

    院长收住了话头,因为他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这个叫陈戈的小家伙不会是高义的私生子吧?

    这老家伙在晚年可是很风流的,红日一高最后沦落成一所垃圾中学,高义“功不可没”。

    据说很多优秀的女老师之所以离开红日一高,也是为了躲避高义的骚扰。

    院长让几个小护士扶着呆滞中的高绮宁,出去了。

    高义喉咙中发出咕噜之声,却已经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的如刮过的骨头,只剩一口气了。

    “这女人,真是能闹!”陈戈也是赶紧将月光能量注入他的体内。

    只要还有一口气,月光能量就能发挥作用,但如果这口气没了,就算陈戈是月神传人也没用,毕竟他无法让死人复活,也不能跟阎王抢生意。

    陈戈将割断的血管接起来,还从里面吸出几个小架子。

    很显然,高义的血管,因为常年食肉已经被血脂堵塞,这些小架子是为了让血管变宽,使血流通过。

    这地球科技还真是……

    怎么说呢,即使在仙界,仙人一般也只吃谷物和水果。

    地球凡人大量食肉却无法完全吸收,最终沉淀在血管里,时间长了,各种心脑血管疾病就来了。

    疏通血管,把里面的脏东西排出去,对陈戈来说并不难,但对地球人来说,除非进行外科手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月光能量涌入,大量肮脏的脂肪从血管里被排出,破裂的几根血管也被补好连接起来。

    血液的喷涌终于止住了。

    白光又明亮了一些,被割开的胸膛血肉也蠕动着,一点点的愈合。

    高义浑浊的目光一点点清醒,惊讶地看着胸前像小虫子一样蠕动的肌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

    砰的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撞开了,高绮宁披头散发的冲了进来,大喊道:“爷爷,爷爷!”

    本来她在外面就一直想进来,听到高义的叫声,再也忍不住了。

    眼前的一幕却让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高义一脸精神,哪像是个濒死的人,除了脸色因为失血太多过于苍白,几乎和以前健康时没什么区别。

    血管已经接上了?失血控制住了?那被割开的伤口也在愈合?

    “爷爷你,你,你没死?”高绮宁抹了抹眼泪。

    “还没被你气死!”高义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

    “怎么会,你怎么还活着?”杰克医生从后面冲了进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高义,然后顺手就去检查高义胸口的伤势。

    “天哪,我明白了,这新型的凝血原胶起作用的时间居然被足足推后了三分钟!”杰克兴奋地大叫起来。

    “高小姐,这凝血原胶可是我们米国最新的科技成果,只有我和少数的几个医生才能拿得到,这次要不是为了你,我根本不能将它带出国的……”杰克医生一脸火烫地看着高绮宁。

    “原来是这样!”高绮宁也恍然大悟,对杰克的示好给予了回应。

    毕竟,女人在最脆弱的时候,确实需要保护。

    “当然了,高,我说过,为了你我什么都愿做!快让开,手术要继续进行,一分都不能耽搁!”这个杰克医生,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陈戈,粗鲁的将他往后挤。

    陈戈却纹丝不动,目光看向高绮宁。

    “大仙,你不要看她,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要谁来医治。”高义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有不好的预感:“滚开,你这个死老外,刚才都快把我治死了,现在还来?”

    不过这几句激怒之下憋出来的话,却耗光他刚刚恢复的几分精力,又一下子跌回了床上。

    杰克苦笑一声,对高绮宁说道:“高,你是受过先进教育的,你也是我哈佛的校友,你应该明白,我和我的团队掌握着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这也是你请我来的原因。我必须要说,我很喜欢你,不然就算花多少钱我也不会来的,没有人比我更想治好你的祖父,更想讨你的欢心。”

    杰克深情地看着高绮宁,趁机表白,一双毛绒绒的手臂挥舞着,柔声道:“现在时间紧急,每一秒都决定着这位老人家的生命是否能延续下去,你一定要相信科学,相信我。你们华国这些所谓的中医大仙儿都是骗人的,在美国根本拿不到行医执照,只能作为辅助保健存在。

    难道你要把你亲爱的祖父的生命,交在这样的骗子的手里?”

    “可是刚刚你确实说手术失败了,我爷爷只有三分钟的生命了,这个人一进来,他却活了过来!”高绮宁有些纠结,毕竟现实就摆在眼前。

    “我也没想到凝血原胶发挥效用的时间会这么晚,毕竟这种药还处于实验室阶段,并没有在临床应用。你要知道,这种药是不允许使用的,在米国是作为最先进的专利保护,我是为了你才冒着叛国的风险,把它用在你爷爷的身上啊!”

    “这……”高绮宁很是挣扎,一方面是二十年的精英教育,让她选择相信科学,杰克也确实是米国最出名的医生。但另一方面,这毕竟事关他唯一亲人的生命,而且爷爷的坚持让他动容。

    虽然爷爷这几年行事荒唐,但五十岁之前的爷爷可是很精明的,那时父母常年在外工作,是爷爷一手将她带大,关爱她,教育她,为了培养她,早年丧偶的爷爷,甚至没有再娶。

    “高,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个小男孩吧?这太可笑了!请问他现在高中毕业了吗?有行医执照吗?高你应该知道,行医执照的考取有多么的艰难!别的不说,就是这个伤口,你问问他会不会缝合?”

    这些外国医生,全都挑衅的看着陈戈。

    高绮宁和院长一行人也都看向他。

    “你们不必看我,我不会缝合伤口,也没必要去缝合。而且我确实高中都没有毕业,更不可能拿到行医执照。”陈戈面无表情,凝声道:“高小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但你再想让我进来就不可能了,你自己要想好。”

    “大仙!”弥留之际的高义,一听说陈戈要出去,顿时又挣扎着蠕动起来,但是杰克一个眼神过去,他带来的那个护士便拿起针筒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扎了进去。

    高义顿时又像具尸体般一动不动了。

    注射镇静剂的整个过程,高绮宁都没有阻拦,最后他看了看院长,目光中带着疑问。

    院长摇头苦笑道:“我也是行医五十年,但是连伤口都不会缝合,还想救人命,这确实是天方夜谭。”

    陈戈还有什么可说的?转身向外走去,而高绮宁也没有拦着他。

    两人擦肩而过的一刻,高绮宁的身体不知为什么,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她的心里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悔意。但看着杰克拿着手术刀,又将爷爷的胸膛割开,鲜血再次流出来,她还是选择了相信这位西方最顶尖的医生。

    此时陈戈想的却是,他还是要低调一些,不要轻易暴露自己是仙人的事实,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麻烦。

    烦人,有凡人的局限。

    这世界,也有它自己的规则。

    这样像被耍猴似的,呼进呼出,简直是对自己这个真仙的侮辱!

    “快,止血钳……”

    “准备注入c2!”

    “全身血液置换!”

    “凝血原胶!”

    ……

    身后紧张的抢救过程对陈戈来说是多此一举,因为高义现在的身体状况,以这世界的医疗水平,根本是救不回来了,不管是米国医生还是国内医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高义必死无疑!!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