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是神仙在凡间 第7章 只有我赵家才能治好你父亲

时间:2018-07-12作者:小樵流水

    “喀嚓”一声,陈戈将一辆哈拉摩托,连着上面的某件精密仪器踹了个粉碎。

    “行了,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

    以陈戈的神识敏感力,自然能发现这种信号干扰仪器里粒子的流动。

    “可以了……爸,我让人欺负了,差点死了啊!”张宇东冲着电话凄厉哭叫起来,让陈戈很是无语。

    “这东西是?”陈戈忽然在那个首领的摩托上发现一个铁皮箱子,不用打开箱子,他就能感应到里面强烈的灵气波动。

    咕嘟一声,陈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迫不及待地伸手将箱子戳开。

    这箱子居然还很坚硬,以他现在的指力,戳了十几下才弄开。

    箱子里是一块淡绿色的石头,里面有云雾一样的气息流动。

    “木灵石?”陈戈失声大叫,这居然是一颗灵石?

    这个世界,居然有灵石存在?

    “不对,这和灵石有些不太一样,里面还含有几种很爆裂的能量。”陈戈冷静下来仔细感受,顿时察觉出了不同。

    真正的灵石里面只有灵气,很温驯,很柔和,吸取无害。

    而这东西,里面的爆裂能量更多,灵气只是附属物,很少。

    陈戈强压下冲动,没敢尝试吸取,本能的,他觉得这东西有些危险。

    这只哈雷车队,有点意思啊!

    陈戈双目闪动,在大华国,政通人和,没有黑恶势力生存的土壤,只偶尔有些不法分子换着名头,做些见不得人的事。

    比如一些人贩子集团,一些传销组织,一些私人保镖公司……陈戈原本以为这个哈雷车队也是这个性质。但现在看来,这些家伙居然是在收集这种神秘石头?

    能用得上这种石头的……难道也是修仙者?

    陈戈看了看满地的哈雷车手。他最讨厌侮辱女性的败类,所以下手很重,这些家伙很多人恐怕下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这些人交给你?”陈戈看着张宇东问。

    “陈哥,放心吧,我一定收拾得他们后悔为人的,娘希屁的,在河西这块地方,居然还有人敢惹我张家!”张宇东凶残地一笑。

    陈戈点点头,因为自己名字的关系,他也不知道张宇东是叫他“陈戈”还是“陈哥”,不过看对方表情,对自己的态度倒是来了个大转弯。

    陈戈没有去审问这些哈雷车手,他相信,会有人主动来找自己的。

    最后几个人商量一番,薛峰和张宇东留下来,等着自家长辈过来。

    陈戈要急着去找父亲,不可能在这里多停留的,而洪菁几个女生也吓坏了,连下车都不敢了。

    这次她们也不矫情了,乖乖地跟陈戈坐在一辆车里,而且三人都觉得和陈戈在一起更有安全感,哪怕张家人是开着直升飞机过来的,只有十几分钟的等待。

    在三苗城,陈戈下车,几个女生也要找家宾馆好好休息一下,还商议去酒吧喝几杯压压惊。

    陈戈谢绝了她们的邀请,一个人向着苗岭走去。

    陈戈父亲住的那家疗养院就在苗地边缘。

    果然没让他失望,这里灵气比自己之前修炼的那个地方还要强烈,每隔十几里就有连成片的。

    据传,这个疗养圣地一开始是几个癌症患者发现的,他们已经放弃生的希望,准备在这山明水秀的地方等死。

    结果,几个癌症患者最后竟然没死,都有极大好转,其中一个还痊愈了。

    消息传出,很多癌症患者都来到这里,期望有奇迹出现。最后更是有富商在这里修建了疗养院,专门接治一些重症患者,康复率还是不错的。

    “灵气这么浓郁,确实能刺激肉身伤损的修复,不过要说包治百病也不可能,而且灵气也是会消耗的,人多了,吸的多了,必然效果越来越差!”

    陈戈暗自想着,在只能容一车通行的简易土路上穿行,他只是接到过父亲的消息,来,还是第一次!

    顺着这条土路,走了半个小时,以陈戈的速度,已经算很远了。

    终于,他看到一座面积颇大的半山楼,掩映在山水丛林之间,环境确实不错,就算不能治好病,住这里心情也会好些。

    也难怪会这么贵了,想着那天价的住院费,陈戈一时还真有些头疼。

    在前台查到父亲在202房,陈戈坐电梯上去,可刚一出来,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阵喊叫,居然就是父亲的声音。

    陈戈赶紧跑过去,几个黑衣人正在那里拉扯父亲。

    “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陈戈大喝一声,赶紧跑过去挡在父亲面前。

    “小戈,你来的正好,让这些人滚,我不要他们给我治!”陈光彪尖声喊着,躲到了陈戈身后

    父亲,竟然变成这样了?

    陈戈的目光却最先落在父亲身上,那个强壮的汉子完全消失了,此刻像一个皮包骷髅,白发也落光,成了一个秃子。

    他两颊深陷,双眼血丝密布,手上还扎着吊针,穿着肥大的病号服,死死拉住陈戈。

    心里憋闷异常,有些疼痛,这种感觉,只有西天雪背叛时他有过,同样是最亲的人啊,如果自己再来晚一天,恐怕父亲也要离开自己了。

    陈戈双目喷火,缓缓抬起头来,阴沉道:“你们想死是吗?”

    “嗤!”为首的三个黑衣人都嗤笑起来,看着陈戈摇头道:“别不识好人心,你父亲已经耗干了心血,伤及神魂,别说这个破地方了,就是全世界,也没有哪一家医院,哪一个医生能治好他!只有我们才可以让他活下去,但是必须得带他走!”

    陈戈皱了皱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向陈光彪。

    “我不让你们治,就算死,我也绝不接受你们赵家的施舍,你们滚,给我滚,回去告诉那个贱人,我不欠她的,她也不欠我,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别忘了她当年说过的,就当从未相识,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陈光彪凄厉地大喊,双眼中充满滔天恨意,显然,他的心中从未曾释怀!

    “切,要不是七小姐念着你是小少爷的生父……”

    “我只有一个儿子,就是他,你们赵家的少爷身份多高贵啊,以前怎么从没想过他有一个亲爹,现在假模假样地装什么?”陈光彪指着陈戈,脸中现出慈爱,抱着陈戈眼中流出混浊的泪水,低声道:“小戈,小戈,你让他们走,如果你还是我儿子,就应该知道我心中的苦处,我宁可死!”

    说完,陈光彪就昏过去了,体力已经消耗干净了,情绪又太激动。

    “我想,我父亲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吧?”陈戈挥手道:“十五年前,我们陈家和赵家就再无关联,现在也一样,我们爷俩的死活,和你们无关,请吧!”

    “难道你真的眼看这你父亲就这样死去?”

    “我父亲当然不会死,你们真以为只有你赵家有这个能力?”陈戈好笑地摇摇头,陈光彪虽然已经油尽灯枯,但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哈哈哈,不怪七小姐私下念叨,你还真是一个逆子!竟然为了虚无的面子,连你亲爹的命都不要了!”几个黑衣人极其不屑地接连冷笑。

    “逆子?”陈戈仰起头,想了片刻,还是那个女人的评价?

    “你在明日星的所作所为,难道还能瞒过我赵家?”黑衣人冷笑道:“算是不错的学习条件,却不思进取,每次考试都是班级最后一名,没野心,也没能力,完全不想着将来考个好大学,帮你父亲还债!整日只想着男女之情,为了一个邻居家的女孩差点自杀!最后在对方考大学走了之后就一蹶不振,前几日更是因为调戏女老师被开除……你说你不是逆子是什么?”

    “和我们家小少爷相比,虽然是一母同胞,但你,真的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天上地下,日月萤火,真是差的太远!”

    “我家小少爷,天才绝世,智商220,会十五国语言,十三岁就考上世界最著名学府神泉学院。十五岁就赚够了一亿。十六岁就已经拿到了七个博士文凭,更是练成了……嘿嘿,反正说了你也不懂,现在小少爷成年,已经有无数家族名媛主动上门提亲,只各国王室公主就有六个,与之相比,你这个双胞胎的所谓哥哥,算什么?我就不明白了,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为首的黑衣人很是不解地猛摇头。

    “你在赵家是什么身份?”陈戈忽然问道。

    “在下赵虎,忝为赵家外门知客!”那个黑衣人首领说道。

    “你的黑色西服不错,料子,做工,都很好。但除此之外,我真没感觉你们赵家人有什么不同的,不管你,还是我那个所谓的双胞胎弟弟,人中之龙?在你们眼里或许是吧!但于我来说,不过是浮云。回去吧,告诉他们,别再来烦我,否则,后果自负!”陈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抱着父亲走进病房。

    “哼,你以为你是谁,那是你说的算的?”赵虎在门外冷笑一声:“蝼蚁还妄图掌控自己的命运,真是可笑,算了,既然他不让治,我们就按七小姐说的,等着把骨灰拿回去吧。到时候在家族坟茔之外,立个野坟,也算尽了小少爷的一点孝心,于小少爷名节无损,省得让外人说闲话。”

    说完这几个黑衣人就嗤笑着,转身向外走去,一边低声议论着,说什么本地家族很懂事,孝敬他们去娱乐场所放松,家族管的严,这机会倒是不可错过。

    “果然,只是为了某人的名声不受损啊。”陈戈也是呵呵了,至于这些黑衣人,以为他们说的话陈戈听不到,嘴里议论着去打哪家秋风玩乐,表面上还装作一副清高不群,也是可笑。

    将父亲平放在床上,陈戈坐在床前,抓住他的双手。

    月神决缓缓运转,全身的月光能量顿时被调动起来,一股股柔和的白光在陈戈身上涌动,并且顺着双手涌入陈光彪体内。

    陈戈的手,白光一点点浓重,最后将他双手完全掩盖,爆发出耀眼的银光。

    仿如那十五夜空,一轮明亮的圆月!

    陈光彪百孔千疮的身体,又如枯旱的沙漠涌入了甘泉,破损的地方被飞快修补起来。

    月神一族,号称黑夜的皇者,月光能量的重生能力极其变态,虽然借给外人效果差一点,但这毕竟是天地间最高等的能量之一,医治这小小凡人的损伤还是不在话下的。

    浓缩的月华,是世间最好的良药。

    银色月光,温柔宁静,水流一般在陈光彪体内反复冲刷,不但病灶都祛除,还刺激他细胞分裂,爆发出新的生机。

    不过是十几分钟,陈戈将手收回来,白光顿敛,仿如从未闪现过。

    陈光彪光溜溜的头颅,肉眼可见的冒出一根根黑色的头发,转眼间就长得密密麻麻,直到长发披肩才停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