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59章 一箭洞穿

时间:2018-07-12作者:角涯

    “用这个?”苏悦惊讶说道。

    “就用这个!”凌越笑道。

    “那你还是等着做一个月男佣吧!”苏悦道。

    凌越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向人群走去,不少人纷纷让开路,用看着傻逼的眼神看着凌越。

    他们能接受,用弓箭,那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把弓只是随便摆放的工艺品,又不是特制的重弓。

    先不说这把工艺弓射程能不能达到一百米,就是能达到,又有谁能能在一百米外射中那比a4纸还要小一半的牌子?

    凌越选好位置,然后弯弓搭箭,同一时间,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从凌越身上迸发出来。

    此时的他没有刚才和苏悦打情骂俏的嘻哈,有的只是一种一往无前的锋锐。

    笔直的身体如同一杆破霄之枪,屹立天地间,就是天也不能令它弯曲,一双眼睛好像会发光一样,吸引着不少人,在里面看见绝对的自信与高傲。

    是的!高傲!此时的凌越就好像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俯瞰着人世间的凡人。

    周围看热闹的人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不少少女看向凌越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眼中有着小星星在闪动。

    就是苏悦也诧异的看着凌越,这种状态的凌越他好像是第一次看见。

    凌越前世擅长的并不是用的弓箭,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会。

    拉住弓弦的手指缓缓地松开。

    嘣!

    弓弦发出一声嗡鸣,箭如同一颗流下一样冲向号码牌。

    在周围人惊愕目光中,号码牌被一箭洞穿。

    就是一箭洞穿,号码牌并没有倒下或者被击飞,还是放在架子上,不过它的中心位置却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

    号码牌只是虽然是塑料的,不过也不可能一箭就洞穿吧!而且号码牌还不是固定在架子上的,随便一点外力它就倒了。

    可是此时被洞穿了它还是一动不动!

    “那号码牌是固定住的吧?”有人弱弱的问了一句。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句话,突然挂起了一阵风,架子上号码牌晃了晃,然后向后倒下。

    “我一定是在做梦,有人能一把弓能在一百米外击中比a4纸还要小的牌子,这也就算了,可居然还被打射穿了,被射穿这也忍了,不过踏马的号码牌被射穿了还纹丝不动。”

    “我先回去补觉了!可能没睡醒!”

    “别走啊!那号码牌在那儿呢?带回去煮煮吃了啊!”

    “对啊!”

    ……

    周围的人明显都不相信所看见的一切,就是苏悦也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直到凌越来到她的身边,她才反应过来,因为凌越已经将脸凑了过来。

    “请吧!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的。”

    周围所有人都看着这边,苏悦当然不可能亲凌越,立即装傻道:“请什么?我有答应过你什么吗?!”

    凌越已经预料到苏悦会不认账了,所以也不恼,耸耸肩道:“那就算了,晚上我连本带利拿回来。”

    这话一出,周围安静的鸦雀无声,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凌越已经死了不下上千遍。

    苏悦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有些怪异,脸有些发烫,拉着凌越就往人群外走,去拿对应的奖品。

    ……

    凌越此时很郁闷,看了看手中一米五的毛绒玩具熊,这玩具熊的用料非常高档,毛茸茸的,软软的,摸着感觉还不错。

    这就是那张被凌越一箭洞穿的号码牌的奖品。

    凌越郁闷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大热天的抱着一个毛茸茸的玩具熊,这不是找罪受嘛!

    其次苏悦的奖品也都给凌越拿着,根本没办法牵着苏悦柔软的手。

    不郁闷就怪了。

    此时是下午四点,天气有些闷热,苏悦已经出了不少汗,这让她感觉很诧异,中午那么大的太阳都没感觉热,现在接近傍晚了反而觉得热了。

    然后她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瞥了一眼凌越,发现后者一脸的郁闷,她那里猜不出来凌越在想什么,摇头笑了笑。

    “凌越!”苏悦叫了一声。

    “嗯?”凌越停下脚步,看向苏悦,问道:“怎么了?”

    在凌越疑惑的目光中,苏悦来到他的面前,踮起脚尖在凌越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如同蜻蜓点水一样迅速的分开。

    嗡!

    凌越脑海中一片空白,感觉头有些晕,仿佛缺氧了一样。

    看着呆若木鸡的模样,苏悦很想笑,不过还是忍下来。伸手将凌越右手提着的三个袋子拿过来,用左手提着,右手则是挽住凌越的左臂。

    在挽住凌越的一瞬间,苏悦感觉没那么热了,猜想得到证实,看向凌越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

    古武者有充当随身空调的功能吗?

    摇了摇头,苏悦让自己不去想这些,对凌越说道:“走吧!回去了”

    凌越反应过来,不过还是有些紧张,木纳点点头。

    “你怎么会想到今天带我来游乐园的?”苏悦问出心中的疑惑,因为凌越明显不是那种会懂得浪漫的人。

    “哦,我问苏磊的。”凌越诚实答道。

    “难怪了,你那个朋友看上去就一花花公子。”苏悦恍然,说道。

    “呵呵,你看的挺准的。”凌越苦笑道,苏磊可不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嘛!

    ……

    此时,在云海市最高的一座铁塔上,一道身影站立,俯瞰这个云海市。

    这人可不就是苏磊嘛!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平常和凌越在一起时的不正经,而是一脸的冷漠。

    在他身后,站着四个黑衣人,一个个黑纱蒙面,阳光落在他们身上,居然发生了扭曲。

    仔细看他们周身都有一层淡黄色的光幕,阻挡着阳光。

    真气外放!

    这四个黑衣人明显是四个灵境,而且还是灵境中期以上。

    在他们四人中间,有两个青年被扒光,只剩下一条裤衩,浑身都是淤青,脸也被打的鼻青脸肿。

    仔细看,可不就是马丁原和刘服坤俩人嘛!

    “少爷!就是这两个人在网站上发布的悬赏。”

    苏磊点点头,淡漠的看了一眼俩人,“马丁原,你不知道凌越是我兄弟吗?敢请杀手对付他?胆子不小啊!”

    马丁原此时神情惊恐,嘴被胶带缠住,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在刘服坤的帮助下找到一个网站,里面的人全部都是杀手和雇佣兵,只要你出的钱够多,就是一些国家总统他们也照杀不误。

    所以马丁原就发布了一个悬赏,就是想请一个杀手去对付凌越,很快就有人接了,并且表示今天就会来到云海市。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杀手没来,这几个黑衣人倒是来了,就将他揍一顿后,带到这里。

    苏磊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仿佛君王一样,看着马丁原就好像在看一只蚂蚁。

    “将他们两个四肢打断,消除他们最近一周的记忆,然后给我扔到粪坑里。”

    消除记忆?!凌越听见一定大吃一惊,因为前身的记忆是不完整的,在他死之前的一周内的所有事情都不记得了。

    “少爷,直接杀了不是更省事吗?”一个黑衣人道。

    他说的很淡然,就好像杀人和吃饭喝水一样再平常不过。

    事实也的确如此,他杀人真的如同喝水吃饭一样简单,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杀手。

    苏磊摇了摇头,说道:“暂时留着他们的狗命吧!等哪天越子想起来他们来了,再让他决定。”

    “明白!”两个黑衣人抓起马丁原和刘服坤,身影一闪,消失在高塔上。

    “墨一!孔亦墨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苏悦转身,再次俯视云海市。

    被叫墨一的黑衣人上前一步,恭敬道:“启禀少爷,已经调查清楚了,孔亦墨来云海市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就是寻找前阵子昙花一现的云海市灵境炼药大师。”

    “另外一个就是报复星悦集团,让星悦集团在三个月内破产。”

    苏磊眉毛一挑,问道:“报复星悦集团?星悦集团和他有过节?”

    苏磊明显没有在意第一条消息,灵境炼药师和他没有太多关系,自然不需要理会。

    墨一摇了摇头,说道:“和孔亦墨有过节的是星悦集团的总裁苏悦,燕京传来消息,孔家想与苏家结亲,而孔家的孔亦新爱慕苏悦,所以就理所当然的谈到俩人身上。”

    “不过没想到的是苏悦的父亲苏纵华一开始就严辞拒绝了。孔家觉得颜面尽失,想报复,却又无法对同为四大家族的苏家出手,所以就只能来报复和苏家形同陌路的苏悦了。”

    “为此孔亦墨动用关系,不停的打压星悦集团,让很多公司宁愿赔偿高额的违约金也要和星悦集团解除合同。”

    不得不说墨一的消息非常准确,基本上都是对的。

    苏磊眼睛一眯,眼神变得冰冷,旋即恢复的古井无波,再次问道:“那么凌越和苏悦结婚了是怎么回事?”

    墨一道:“这件事情有些复杂,凌越少爷的父亲凌霄在死之前好像良心发现,想给凌越少爷找一个靠山,所以给他说了一门亲,对象就是苏悦。”

    “凌霄和苏纵华年轻时候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所以苏纵华就答应了凌霄。”

    “在四个月前,凌越少爷与苏悦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只不过没有多少人知道而已。”

    苏磊点点头,然后挥了挥手,墨一和另外一个黑衣人行了一礼,消失不见。

    苏磊叹了口气,说道:“小越子啊小越子,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你让我表妹怎么办?还说我是花花公子?你才是吧!”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苏磊和林怡是亲戚,就是林怡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那苏悦好像也不错,怎么所有漂亮的女孩子都喜欢你这混蛋呢?”

    说着苏磊摸了摸胸口上的一枚三角形符箓,这是当初凌越送给苏磊的防御符,被他做成吊坠挂在脖子上。

    “不行,一定要再坑你几张符箓或者法器,不然我心里不平衡。”

    苏磊当然知道凌越送他的符箓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就是林怡的那一个玉坠他都清楚功效是什么。

    不过他从来没有去问凌越,有些事情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他也确定凌越一定猜到他的身份不一般,可却没有问一样。

    想着他拿出手机,打通了凌越的手机。

    “喂!有事快讲,没事挂了。”凌越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苏磊那一个气愤,打电话给他是想告诉他多注意一下孔家的,谁知凌越一开口就是这种态度。

    “忘恩负义,重色轻友的家伙,你挂一个试试。”

    “嘟……”

    “靠!还真的挂了!”

    苏磊暴跳如雷,强压下将手机扔出去的冲动,再次拨通过去。

    过了一会,电话才被接通,没等对面开口,苏磊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脏话。

    “凌越你够狠,见色忘义,重色轻友,你忘记求我的时候了?还说事成之后请我吃饭,让我告诉你哪里可以哄女孩子开心。

    当时我还在泡着澡呢,二话不说裹着浴巾就走出浴室,上网给你百度,为出谋划策。”

    “为此我差一点被佣人看光了,现在抱得美人归了,就把我晾一边了,你信不信我把你脚踏两条船的事情告诉你老婆!”

    苏磊说着说着口有些干,实在说不动了才停下来,喘着气,不过下一刻他差一点吓得将手机弄掉下去。

    因为电话里面传来的明显不是凌越的声音,而是一个泛着寒意的女声,虽然声音很好听,可是对苏磊来说却好像是来自地狱的呼唤,让他身体发寒。

    “脚踏两条船?你说的是凌越?”

    苏磊捂住手机,眼睛睁的很大,眼皮都不眨一下,然后意识到刚才好像说错话了。

    反应过来,立即换上一张笑脸,谄媚道:“呵呵,是苏总啊!你听错了……”

    “嘟嘟……”

    苏磊刚想解释,电话就被挂断了。

    苏磊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小越子,不是我坑的你,自求多福吧!

    心中为凌越默哀,脚下有气旋涌动,然后就从高塔上往下一跃。

    几个残影在斜阳下慢慢的消失,苏磊已经不见。

    晚上还有一章,应该会早一点的。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