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33章 碾压

时间:2018-07-12作者:角涯

    在众人的注视下,床上的男子缓缓地起身。

    马丁原!

    “你们在干嘛?”马丁原还有些懵,看见众人怪异的看自己,问道。

    凌越走过来,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马丁原。

    “丁原哥,你干了什么难道还不清楚吗?”

    马丁原一愣,然后转头一看,自己身边坐着一个在哭泣的女子,只是瞬间,他眼中的迷茫消散的无影无踪,立即明白发生了啥。

    马丁原看向林怡,发现后者那淡漠和鄙夷的目光,一颗心瞬间破碎。

    “林怡,你听我解释!”马丁原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们不是很熟。”林怡淡漠说着,然后拉着凌越走了。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然后默默的离开。

    蒋明走进房间,看着马丁原,又看了一眼妖娆女子,最终没有说什么。

    马丁原低着头,一双眼睛无比通红,拳头更是握的咯吱咯吱作响。

    “凌越!你等着,我们没完!”

    马丁原找到自己的手机,打通了刘服坤的电话。

    “坤哥,我要干掉一个人!你帮我。”

    对面沉默一会,从传来刘服坤严肃的声音。

    “小原,你是认真的吗?”

    “没错!”马丁原咬牙道。

    “好!我和岳少说一声,就不去参加他的宴会了,我去给你找人。”

    “谢谢坤哥!”

    “呵,小事!不过先说好,出了事情得你自己扛!”

    “没问题!”

    ……

    凌越被林怡拉回大厅,坐在一张沙发上。

    气氛一度沉默,俩人都不说话。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解释为什么放我鸽子?”林怡板着脸,双手抱胸说道。

    “我病了,然后昏迷过去,醒来已经错过了。”凌越说道。

    “真的?”林怡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她其实已经知道原因,只不过想让凌越自己解释。

    “真的!”凌越无奈点点头。

    “好吧,暂时信你了。”林怡说道。

    凌越苦笑摇摇头,暂时信我是什么意思?

    “那你和黄烟是怎么回事?”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让自己刻意淡漠些,不过仔细听还是有些幽幽的意味。

    “调查一些事情。”凌越认真说道。

    “你不会喜欢她吧?”林怡问道。

    凌越笑了笑,没有解释,而是看向已经来到大厅的蒋明等人。

    路过凌越身边时蒋明看了一眼凌越,有些疑惑。

    他明明收买服务生让他将凌越放到206的房间的,怎么跑到203去了,而且203好像是丁原开的吧!而马丁原自己又怎么跑到206去了?

    想不通,最后只是摇摇头,不去想这些。

    马丁原一直没有再出现,直到快到八点,今天晚上的主角岳少才出现。

    岳少只是别人对他的尊称,他的真名叫岳临鹏,今年二十四岁,他的父亲就是岳家家主,也是碧海天宫的老板。

    岳临鹏在过去非常高调,经常和刘服坤等一些富二代经常做一些欺男霸女的勾当,不过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并没有敢动他。

    除了他父亲的关系,岳临鹏同时还是一个内劲小成武者,想搞他太难。

    今天他突破的内劲大成,被岳家确定为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所以请来一些平常玩在一起的朋友。

    岳临鹏与他父亲的老练不同,他非常张扬,比如现在,昂起头,大步流星的走进大厅。

    他很享受被众人关注的目光,这让他感觉很爽。

    不过走着走着,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紧接着就再也离不开目光。

    林怡正和凌越说话,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小姐,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认识一下。”

    岳临鹏看着林怡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一双眼睛里面满是占有欲。

    “如此佳人,才能配得上我岳临鹏。”

    林怡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情说道:“走开!”

    对于这种一看见她就移不开目光的猪哥,她向来不给对方面子,因为她知道自己语气稍微有些犹豫,在他们看来就是机会,那样只会没完没了。

    岳临鹏尴尬笑了笑,说道:“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岳临鹏。”

    林怡抬了抬眼皮有些惊讶,说道:“你就是今天晚上宴会的举办者?岳家的岳临鹏?”

    岳临鹏得意的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我。”

    他以往把妹只要一报出自己的身份,无论多么冷漠的女子都会一百八十度转弯,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他相信林怡在听见自己的名头后也是一样。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林怡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在和凌越交谈等一会宴会结束后的问题。

    岳临鹏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特别是现在被这么多人看着。

    “小姐,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敢这么不给我面子?”岳临鹏脸上的笑容收敛,强压怒气道。

    林怡有些烦了看着岳临鹏说道:“你想怎么样?”

    岳临鹏冷笑道:“陪我喝一杯,我可以当作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林怡眼珠子一转,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然后看着凌越。

    凌越看见林怡的笑容,感觉她要拖自己下水。

    果不其然!

    “陪你喝酒?那你也要问问我男朋友答不答应呢?他答应我就陪你喝。”林怡笑道。

    凌越苦笑,自己这个挡箭牌她用的是越来越顺手了,现在说出自己是她男朋友都那么自然。

    岳临鹏看向凌越,眼神中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说道:“兄弟,你不介意吧!”

    凌越没有理会岳临鹏,而是看向林怡,问道:“我只是一个穷学生,你这样拉我下水真的好吗?他报复我怎么办?”

    凌越也只是说一说,他孔家孔亦新都打了,还怕一个岳家岳临鹏?

    林怡一把抱着凌越的手臂,笑着说道:“没关系,有我在,他动不了你,退一万步讲,你真的被打残了,本小姐养你。”

    凌越只能苦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是躲不开了。

    “不好意思,请你哪里凉快滚哪里去。”凌越抬头看着岳临鹏笑道。

    “好好好!你是第一个让我岳临鹏滚的人,希望后果你承当的起,现在就是你跪下道歉,将你的女朋友奉上,也太晚了。”岳临鹏指着凌越,连连说出三个好字,话对最后居然变得有些疯狂起来。

    “岳宇国那么老谋深算,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傻缺儿子,就是你父亲也不敢这样和我说话吧!”凌越冷笑道。

    岳临鹏怒火攻心,指着凌越说不出话。

    “来人!”

    随着岳临鹏大喝一声,维持秩序的保安走了进来,齐刷刷的站在他身后。

    “少爷!”

    岳临鹏冷冷的看着凌越,说道:“现在跪下,磕头,喊几声爸爸我错了,然后将你的女朋友送给我玩一个星期,我可以只打断你一条腿。”

    林怡看着那么多保安,知道玩大了,不过不待她做什么,凌越就站起来。

    “你现带着你的人滚出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凌越淡然道

    “好!动手,留一口气就可以了。”岳临鹏狠列说道。

    “明白少爷!”众保安齐声回答,他们都是岳家雇佣的打手,就是用在这种时候。

    凌越转头看向林怡,叹了口气,“你还真是爱给我惹麻烦呐!你坐着不要回头。”

    林怡有些疑惑,然后看见凌越眼神中的平静,点点头。

    不过话虽如此,她还是拿着一个手机,准备打电话,她相信,只要打电话给那个人,在云海市天大的事情都没事。

    凌越捏着印决,一道道阵印形成,然后融入地下的幻阵之中,再次激活法阵。

    这些保安看着得有二三十人,此时正如同猫戏老鼠一样朝着凌越好好的走来。

    “小子,别怪我们,要怪就怪自己得罪了我们少爷。”一个保安说道。

    凌越不屑笑了笑,说道:“对付你们,我都不用出手。”

    “狂妄!”

    保安说着就想动手,不过下一刻,他们就看见凌越身后凝聚出一条紫色的巨龙。

    紫龙在空中盘旋,看着得有二三十米,二三十米什么概念,七八层楼高,人站在七八层高楼面前,那么就会显得特别渺小。

    紫龙黄色的竖瞳漠然的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群蝼蚁。

    众保安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浑身的鳞片眼神中满是惊恐,甚至有的保安已经瘫软在地。

    这一条紫龙是凌越模仿前世的渡劫期龙族幻化出来的,虽然没有渡劫期的实力,可渡劫期龙族的威压却被模仿出那么一丝。

    就是这一丝龙威,压迫得这些保安动弹不得。

    这还没完,凌越身后的紫龙缓缓地张开嘴,一口极度寒冷的龙息携带浩荡声势袭来。

    龙息呼啸而过,瞬间将一个个保安冻成冰雕。

    而这些只是保安们自己陷入了幻境,现实中他们的身体并没有被冻成冰雕。

    不过即便如此,也够他们胆寒一段时间。

    岳临鹏看着保安们一动不动,就好像着了魔一样,刚想开口训斥,他就注意到保安们的神情。

    那是恐惧!还有绝望!

    紧接着他们的身体就颤抖起来,虽然眼睛是睁着的,不过却没有聚焦。

    这一幕无比诡异,让人看着就遍体生寒。

    “你…你干了什么?”这个时候岳临鹏害怕了,因为凌越的手段太诡异了。

    凌越看着岳临鹏,笑了笑,说道:“不用问我,我马上让你也体验一下他们现在的恐惧。”

    话音刚落,凌越手指连动,不过却不是凝聚阵印,而是一门仙术……

    谪仙指!

    当初就是靠着这一门仙术废了孔家供奉,意境大成的真气一瞬间化为乌有。

    岳临鹏是内劲大成武者,在他眼中凌越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只是比那些保安的状态吓坏了。

    回过神来,看着凌越就好像在看一只蝼蚁,眼中的不屑之色不加掩饰。

    “小子,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话音刚落,岳临鹏踏前一步,整个人跃起,一掌朝着凌越的面门拍来。

    岳临鹏的手掌缭绕着一丝淡黄色的雾气,那是真气。

    手掌划过空气,一声声空气被切割的“呜呜”声呼啸。

    转眼间,岳临鹏已经来到凌越面前,而凌越则是轻飘飘的抬起手,一指点出。

    凌越点出的一指平淡无奇,没有一丝声势。

    不过指掌相碰,岳临鹏就感觉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袭来,自己真气一瞬间溃散。

    下一瞬,他就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直到整个人撞上门口的台阶才停下来。

    寂静无声,整个大厅针落可闻,在岳临鹏一出现就是整个会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直在他身上。

    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看见岳临鹏去找凌越的麻烦。

    黄烟也看见了,不过却是没有做什么,凌越在她看来只是一个诱饵,根本没必要为了他去得罪自己心上人的弟弟。

    “我擦,刚才我看见了什么?岳少居然被人打飞了?”

    “这是在拍电影吗?一个人能在地上滑那么远?”

    “还是先同情一下那个小子吧!在岳家的地方打了岳家的少爷,厉害。”

    “岳家在云海市足以排进前五了,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动手。”

    ……

    岳临鹏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被震的有些头晕,短暂的休息后恢复过来,立即爬起来。

    听着众人的议论,岳临鹏死死看着凌越,相当恼怒,恨不得将凌越撕碎,今天过后,云海市的人都知道他被一个乡巴佬打了。

    凌越戏谑的看着岳临鹏,冷笑道:“有些事情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说完凌越手指变幻,然后一指凌空虚点,一道灵气射入岳临鹏的腹部,只是瞬间,他丹田的真气就消散一空。

    岳临鹏感受着体内正在消失的真气,看着凌越的目光从疑惑、惧怕变成疯狂和怨毒。

    “你……你居然废了我的真气!啊啊啊……你居然敢废了我的真气!我要杀了你。”

    真气一散,那么这几年的修炼都付之东流。

    任谁知道自己数十年的苦功化为乌有,都会一时间接受不了。

    说着他就想扑上来和凌越拼命,不过却被凌越一挥手扇飞,重重的摔在地上,紧接着他的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半肿起来。

    凌越一步一步的靠近岳临鹏,每走一步,岳临鹏的心中就好像有一把大锤在敲一下。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岳临鹏一边向后退一边惊恐道。

    岳临鹏没想到今天刚刚被确认为岳家的继承人,本来应该意气风的发自己居然会受到这样的屈辱。

    突然,行走的凌越停下脚步,看向大厅门口,没过多久,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

    看见这道身影,岳临鹏喜形于色,急忙道:“沈卿,救我!救我!”

    沈卿今天接到岳临霄的邀请来参加宴会,不过却被一些事情耽搁了,所以这才来的晚一些。

    岳临鹏还有一个大哥,名字叫岳临霄,因为天赋原因并不是古武者,所以帮着家族打理生意。

    如果他是古武者,那么岳家的继承人也不会是岳临鹏了。

    此时沈卿看着自己的表弟狼狈的模样,眉头皱了皱,他清楚自己的表弟的性子,说是飞扬跋扈也不为过,就是曾经自己也被他羞辱过。

    “临鹏表弟,怎么了?被谁打了?”

    岳临鹏一指凌越,恶狠狠说道:“就是他,他废了我的真气,现在我跌落到内劲小成了,沈卿,我命令你废了他给我报仇。”

    岳临鹏知道沈卿和那个大师有些关系,所以他得到一瓶灵药,喝下后就成为了意境武者。

    这让他嫉妒了好长时间了,甚至埋怨上天不公,出现在碧海天宫的灵药应该是自己的。

    别看他现在是在求沈卿出手帮他,实际他心中是看不起沈卿的,即使沈卿已经是意境武者。

    因为他对沈卿的印象还停留在过去,认为他还是那个懦夫,可以任由他欺凌。

    沈卿顺着岳临鹏指着的方向看去,顿时脸色大变。

    沈卿二话不说,来到岳临鹏身前就是一巴掌扇在他的左脸,现在他的两边脸颊都肿了。

    岳临鹏懵了,他没想到沈卿会打自己,下意识的抚摸自己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卿。

    “沈卿,你敢打我?你个懦夫居然敢打我?信不信……”

    岳临鹏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卿冷漠的眼神吓住。

    “我这是救你!再敢多说一句,你就等死吧!”

    沈卿说完急忙来到凌越身前,躬身行礼,恭敬道:“大师,不知道是你,请多多包涵。”

    岳临鹏彻底的懵了,沈卿居然叫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大师?而且还那么的谦卑,而且没有一丝勉强,是发自内心的拜服,他是谁?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人!

    看着凌越风轻云淡的模样,哆嗦说道:“不……不……可能吧?”

    他不敢相信,所以他认为这人是沈卿故意找来报复自己的。

    这个时候,他的大哥岳临霄来了。

    “大哥!大哥!”岳临鹏连滚带爬来的岳临霄面前。

    “怎么了?”岳临鹏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大哥!沈卿那家伙吃里扒外,联合外人欺辱我,快打电话给父亲,让他过来。”岳临鹏凶狠道。

    岳临鹏朝着凌越和沈卿看过去,眉头一皱,此时沈卿谦卑的模样他从来没有见过。

    岳临霄比较像他父亲老谋深算,所以并没有听信岳临鹏的一面之词就怒火冲天的动手。

    “沈卿表弟,他是……”岳临鹏问道。

    沈卿转过身,看着岳临霄,说道:“表哥,这事你管不了,你就别管了!”

    “表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姑父来了也没有任何办法。”沈卿严肃道。

    岳临霄精于城府,所以他转眼间想到很多,什么人能让沈卿毕恭毕敬?而且他的父亲还管不了?

    岳临霄想到前几天听父亲说起的一个人,指着凌越眼睛大睁,不可置信说道:“他……他是……”

    沈卿点点头,岳临霄犹如被一道无形的闪电击中。

    啪啪!

    岳临霄转身就是两个耳光打在岳临鹏已经红肿的脸上。

    “大哥,你怎么打我?去打那小子……”

    “闭嘴!”

    岳临鹏转身怒喝一声,然后急忙走到凌越面前,躬身说道:“对不起大师,请原谅舍弟的无礼。”

    蒋明看着岳临霄向凌越低头,一颗心沉到谷底,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岳临霄怎么向那个小子低头了?”

    “他弟弟不是被打了吗?怎么向打他弟弟的人低头?”

    “不清楚!”

    蒋明没有去听同伴的议论,他不禁想起马丁原。

    “马丁原,我当你是朋友,可是你去坑老子,这就是你说的穷学生乡巴佬?岳临霄都给他低头。”

    凌越淡漠的看着岳临霄,说道:“呵!岳家,好得很!”

    岳临霄满头大汗,别人说这话他觉得没什么,一个炼药大师说这话,那么他们岳家可以说走到头了。

    这可是一人低一族的的炼药师!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一句话,很多大家族都会愿意卖炼药师一个人情,然后来打压岳家。

    此时他急的满头大汗,一转身,恶狠狠的看着岳临鹏,说道:“还不快过来给大师赔罪!”

    岳临鹏还没有反应过来,指着凌越说道:“让我给一个乡巴佬赔罪,不可能!”

    “你……”岳临霄被岳临鹏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自己弟弟这么蠢,事到如今都还没有看清楚形势。

    凌越瞥了一眼岳临鹏,摇摇头,说道:“我的药居然会落到你这种人的手里,真是……”

    岳临鹏一愣,他的药?!再结合刚才凌越神鬼莫测的手段,而且还一直废了自己的真气。

    那好像是……真气外放?!

    真气外放!灵境武者!

    猛地,岳临鹏已经大睁,不可置信道:“你真的是……”

    轰!

    岳临鹏如遭雷击,瘫软在地。

    他知道,自己完了!

    凌越懒得理会这种跳梁小丑,将幻阵撤开,转身走向林怡。

    “大师!大师!我错了,请原谅我!”

    岳临鹏已经彻底绝望,此时正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跪下,不停的磕着头。

    有点晚,不过六千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