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二十八章校花生气了

时间:2018-07-12作者:角涯

    当凌越半夜醒来,苏悦已经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对于她凌越真的是无语,这人就是一个工作狂人,工作重要还是身体重要,都累到爬下了。

    小心翼翼的下床,生怕吵醒苏悦。

    靠近了凌越才看清楚她电脑上的是什么。

    还是那化妆品的问题,虽然凌越给她提出问题,可是却解决不了,因为需要更换的药材都是主要材料。

    一旦更换就会整个产品就会没有效果。

    摇摇头,凌越看了一眼熟睡的苏悦,犹豫一下还是将她抱起。

    不过苏悦穿的是吊带睡裙,本来就护短,此时被凌越抱起,一些地方更是若隐若现。

    凌越不是圣人,顿时感觉一阵燥热,不过他还是强制镇定下来,将苏悦放到床上,扯过被单给她盖上。

    随后凌越来到电脑桌前,开始整理方案。

    前身是计算机系的,所以凌越还会一些电脑,整理编辑什么的更是简单。

    看着资料的研发方案,凌越才知道这款化妆品对于苏悦来说有多重要。

    苏悦的星悦集团旗下有很多产业,化妆品只是其中之一,不过以前星悦集团的化妆品是和别的公司合作,自己并没有自主研发。

    今年不知道为什么苏悦开始自主研发新的化妆品,和其他公司的合同也即将到期,而且看样子苏悦并没有续约的打算。

    如果这款化妆品不能顺利研发出来的话,那么星悦集团就会彻底退出化妆品行业,到时候对于刚刚成立不久的星悦集团无疑是一记重大打击。

    凌越将化妆品的主要药材换了,然后补充效果差不多,可却不会与其他药物产生反应的药材。

    而且凌越还集合药材的价格和市场供应情况来进行调整,减少因为原材料稀缺而会出现断货的情况。

    不知不觉时间飞逝,天边已经开始泛白,凌越才整理和修改好方案,然后存入电脑的文件夹。

    将笔记本合上,凌越看向那张很大的双人床,苏悦还在熟睡。

    凌越来到衣柜前,拿出一件衣服换上,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房间。

    不过在他离开后不久,苏悦紧闭的眼睛睁开。

    其实她早就醒了,就在凌越打开衣柜的那个时候醒的,不过她却没有出声,而是带着忐忑的心情看着凌越换完衣服。

    虽然前几天她在照顾凌越该看的不该看的她的看过,不过此时再次看见凌越健硕的身体,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并没有出声,装作自己还是没有睡醒。

    确认凌越真的离开房间,苏悦才起身下床,来到电脑桌前,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在文件夹中发现凌越修改过的文件。

    苏悦越看心中越是震惊,凌越修改过的几乎完美,找不到一处可以指摘的地方。

    不论是选材还是制作,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而且最让她头疼的主材料药性相冲问题也得到解决,她不懂中药,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而他们公司也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员,所以她昨天晚上才会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让凌越去她公司。

    ……

    凌越来到一楼客厅,此时空无一人,想了想,凌越走进厨房,从冰箱取出食材开始制作早餐。

    没过多久,苏悦来到厨房门口,倚靠在门框上,看着凌越忙碌,不过却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

    “我都背包呢?你有没有看见?”

    凌越想在吃食上做一下手脚,给苏纵华夫妇调理身体,不过却没有看他的的背包。

    “车库!昨天开的车后备箱里面!”苏悦淡然道。

    “哦!车钥匙给我!”凌越将火关了,转身对苏悦说道。

    “你继续,我去拿!”苏悦说完转身离开,看样子是去车库了。

    凌越一愣,耸耸肩,继续制作早餐。

    没过多久,苏悦拿着一个单肩背包回来了。

    凌越伸手就将背包拿过来,打开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拳头大小的玉石。

    然后不由的想起那天店老板临走时对自己说的话,眼睛微眯。

    那个店老板绝对不是普通人!

    取出一瓶拇指大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筑基灵液,凌越全部倒入正在熬着白米粥的锅中。

    苏悦一直看着凌越,当她看见凌越将一瓶黄褐色的液体倒入锅中时,眉毛一挑。

    “你放的是什么?”

    “可以帮助苏伯伯尽快康复的药,当然,你们可以吃一点,没有副作用的。”凌越说道。

    她不禁想起前天自己喂凌越的那颗药丸,看着凌越的目光变得有些诡异。

    越是接近凌越她就越是觉得凌越让人看不透。

    ……

    用过早饭后凌越就去学校了,本来苏母还很担心凌越刚刚出院,要在家休息两天的,不过在凌越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答应。

    来到计算机系的教室,凌越就看见苏磊趴在课桌上睡觉。

    “磊子,大早上的就睡觉?”

    苏磊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凌越,然后继续闭上眼睛。

    “别打扰我,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我复习到很晚才睡的,哪像你?请假一个星期,倒是舒服咯。”

    凌越闻言一愣,自己请假一个星期?应该是苏纵华夫妇或者苏悦给自己请的假吧!不过前者可能性大一些。

    “我劝你最近出去小心一点!”苏磊有气无力的提醒道。

    “为什么?”

    “这几天林大校花天天来班上找你,搞的全校所有男生都知道你们关系不一般,现在你出去不被林大校花的追求者大成猪头才怪。”苏磊说道。

    凌越想笑,不过下一刻眼睛猛地睁大。

    他想起来了,自己答应去参加林怡的生日的,然后第二天就出了车祸。

    “磊子,林怡在哪个系?”凌越摇了摇苏磊的肩膀,急忙问道。

    “外语系啊!干嘛?”苏磊随口答道。

    凌越没有理会苏磊,直接跑出教室。

    “哎!干嘛去?要上课了。”苏磊喊道。

    不过凌越却是没有回答,冲出教室后就朝着外语系的方向跑去。

    “我说怎么感觉有什么记不起来,原来是这一茬。”

    来到外语的教室门口,凌越猛地推开教室门,然后里面的学生都茫然的看着自己。

    “我找林怡,她在吗?”

    听着凌越的话,角落里几个青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中间一个青年身上。

    青年身穿一件粉红色体恤衫,和一件白色休闲裤,一脸的高傲。

    青年对身边一个小弟使了个眼色,那个小弟会意。

    “你找林怡干嘛?”小弟开口质问,语气很是不善。

    凌越看出一些不对劲,皱眉道:“你们是?”

    说话的小弟指着坐在椅子上的青年,说道:“这位,就是我们宁大的老大!人称‘霸王’的马丁原,同时也是林怡大校花的男朋友!”

    马丁原赞赏的看了一眼说话的小弟,他很受用‘林怡的男朋友’这几个字。

    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林怡,为了她甚至都转系到外语系来。

    凌越眉头一皱,他没有听说过林怡有男朋友啊!

    “小子,你还没说来找林怡干什么呢?”

    凌越很不爽他们说话的态度,既然林怡还没有来,那么再等下去也没用。

    凌越刚刚转身,马丁原低沉的喝了一声。

    “站住!我有让你走了吗?”

    “哦?不知道有何指教?”凌越停下脚步,问道。

    马丁原站起来,看向凌越说道:“你就是前几天和林怡在食堂吃饭的凌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凌越,眼中满是好奇,不过旋即转变成怜悯。

    “没错,我就是凌越。”凌越平静说道。

    马丁原邪魅一笑,说道:“很好,这几天你不在,我都找不到你,今天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完向身边的四个小弟使了一个眼色,几个小弟会意。

    几个小弟一边走一边将捏着手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然后极其默契的将凌越围住门口。

    而有一个小弟则是走出教室,将教室门顺带关上,他明显是去望风看哨去了。

    而教室里的其他同学纷纷低下头,不论男女。

    他们知道马丁原要给凌越教训,不过却不敢说什么,在这个学校,他们惹不起马丁原,他老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同时还是这宁大的校董之一。

    “小子,现在你发誓以后不再和林怡来往我就放过你。”马丁原说道。

    凌越似笑非笑的看着马丁原,说道:“你认识李强吧?”

    马丁原眉头一皱,他当然认识李强,那可是他最强大的情敌之一。

    以前天天缠着林怡,不过这几天却不见他人影。

    “认识又怎么样?”马丁原说道。

    “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有我是一个不能惹的人?”

    “呵呵,你不会说那个人就算你吧?”马丁原不屑笑道。

    “你可以试试!”凌越笑道,不过笑容却有些冷。

    凌越从来都是一个不会主动挑事的人,他不认识马丁原,不过却莫名其妙的来找自己麻烦,那么就怪不得自己了。

    马丁原眼睛一眯,一张脸彻底冷冽下来。

    气氛一度紧张,而马丁原的那些小弟也是凶狠的看着凌越,只等马丁原一声令下,将就凌越打成猪头。

    可是马丁原却没有动手,因为门外的小弟进来了。

    “丁原哥!林怡过来了。”

    马丁原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凌越,说道:“小子,记住我今天的话,离林怡远一点,不然宁大你将没有立足之地。”

    凌越没有回应马丁原的话,而是看向教室门口。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中,一脸紧张的林怡推门而入,看见凌越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刚才,她刚刚走进教学楼不久,她的同班同学就急忙过了告诉她有一个叫凌越的来找她,而且被马丁原盯上了。

    听到后她就一路跑过来,好在她赶上了。

    不过旋即她想到凌越放自己鸽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这个时候确认了凌越没事,撅起嘴。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凌越知道林怡为什么生气,尴尬笑了笑,他也不想的啊!那是不可抗力,总不能看着那个小女孩被车撞死吧?

    拿出一枚凤凰形状玉坠,这是凌越用玉石雕刻炼制的,现在他是武境三层,灵力外发堪比最锋利的刀,雕刻一只凤凰还不是两三分钟的事情。

    而且凌越在玉石中刻画了一道阵法,然后用玉石本身作为储存灵力的容器,维持阵法的运行。

    这道阵法是凌越现在能刻画的最高阵法,焱灵阵。

    它的作用就是防护和淬体,这也是很早就前凌越就想到的生日礼物。

    “给你!生日快乐。”将凤凰玉坠拿出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看向它。

    这是生灵本能的对灵力的向往,只是一出现,就夺了众人的八分精神。

    玉坠没有多么精巧圆润,反而在一些边角有些粗糙,玉坠的红线更是普通,看着就像是街边十块钱一枚的佛像玉坠。

    马丁原鄙夷道:“这种烂大街的玉坠也好意思拿出来,一个穷光蛋还想追我们校花?!”

    紧接着他又看向林怡,笑道:“林怡,过几天我送你一条钻石项链,这破玉坠不要也罢。”

    林怡没有理会马丁原,而是看向凌越,双手抱胸,气鼓鼓说道:“我生日早过了!”

    凌越知道林怡真的是生气了,苦笑道:“我知道,这是补给你的,那你要不要?”

    “烂大街的东西,谁稀罕?”

    嘴上这么说,不过身体却很老实,一把夺过玉坠。

    林怡仔细看了看,撇嘴道:“你哪里买的?这么粗糙?”

    凌越苦笑,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

    这话一出,全场死寂。

    紧接着马丁原忍不住笑出声,说道:“我知道你穷,可是没想到你这么穷,送女孩子的礼物都自己做,就是花十块钱去路边摊上买一块都比你的玉坠精巧好吗?这样的东西都好意思送给林怡?你好意思送,林怡都不好意思要,土鳖。”

    林怡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睛,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将头发略到一旁,然后将玉坠戴着雪白的脖颈上。

    马丁原更是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刚说林怡不会要,现在就戴着了,这不是**裸打脸是什么?

    “我很喜欢,暂时原谅你放我鸽子了。”林怡甩了甩乌黑亮丽的头发,说道。

    全班同学目瞪口呆,原来校花不喜欢高富帅,而是喜欢穷光蛋啊!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这看上去只是有点小帅,可却身穿一身地摊货的小子居然放校花鸽子。

    “其实我家比较穷,我家三代贫农。”

    “我比较穷,我是来自偏远山区的。”

    “你们都弱爆了,我比你们都穷,我现在都是在乞讨过活的。”

    ……

    班上的一些男生都以为林怡喜欢没钱的,纷纷比穷。

    “我先走了。”凌越看着礼物已经补上,就想离开。

    “等等!”林怡摸着胸口的玉坠,问道:“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放我鸽子吗?”

    凌越说道:“我有些事情。”

    林怡气结,什么事情比来参加我的生日更重要?

    “什么事情?”

    凌越想了想,认真说道:“睡觉!”

    “什么!”

    所有人都被雷到了,放校花鸽子的理由就是睡觉?

    林怡被气的丰满的胸口上下起浮,指着凌越,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你……”

    “有什么问题吗?”

    林怡气结,跺跺脚,转身推开教室门,跑了出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