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15章 一步意境

时间:2018-07-12作者:角涯

    凌越来到后台,可是孔亦新还没有来,所以凌越直接在一张沙发是坐下来。

    没过多久,一个服务生上前询问。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来拿拍品的吗?”

    凌越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将自己的号码牌交给服务生。服务生看着这三张号码牌,愣了愣。

    九十七号!四号!一号!

    不过他只是一个服务生,并不会多问,转身就朝着后台去为凌越办理。

    百无聊赖间凌越闭上眼睛,开始修养精神。

    不过没过多久,一群人就急急忙忙的涌到了后台。

    “那个大师呢?”

    “大师在哪?”

    “不是说在后台吗?”

    “一定要拉拢这位大师!那药液太逆天了,有了它就就相当于拥有了成为大家族的奠基石。”

    “大师!在不在,请出来一见。”

    ……

    这群人突然涌入,后天本来是很大的,可是现在却有些拥挤了。

    凌越漠然的看着这些人,没有说什么。

    其实有些人已经注意到凌越,不过看见凌越是一个年轻人,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哪家公子的跟班。

    毕竟凌越穿的的确很差,就是街上几十块钱一件的那一种。

    同时他们也不会将凌越和拍卖药液的大师联系到一起,毕竟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大师最少也是一个中年人或者老头了,一个小年轻怎么会是大师。

    种种原因让他们没有将凌越和大师联系到一起。

    还以为只是大师还没到。

    ……

    而此时,拍卖结束的沈正泽正急急忙忙的朝着碧海天宫顶楼走去。

    他必须要去向岳宇国报告,并且询问一些东西。

    岳宇国此时正在和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谈话,所以刚才的拍卖的事情他不知道。

    聊的正开心,在兴头上,房门猛地被推开,岳宇国一下子就努了,因为他吩咐过谁都不准来打扰的啊!

    可是当他看见是沈正泽时,气立即消了。

    “正泽,干什么呢?风风火火的。”

    “姐夫,出大事了。”沈正泽急忙道。

    沈家和岳家是二流家族,只能在云海市有些势力,出了云海市,什么也不是,所以两家就相互联合。

    而最好的联合手段就是联姻,沈正泽的姐姐就是嫁给了岳宇国。

    与岳宇国交谈的中年男人一听出大事了,识趣的站起来,这是别人的家事,自己听可能不方便。

    “天奕,没事,你我谁跟谁,有什么不能听的,坐下。”岳宇国急忙示意中年男人坐下。

    而坐在岳宇国对面的中年男人,不就是凌越在夜深中救下一命的林天奕嘛!

    林天奕想了想,还是坐下。

    岳宇国看向沈正泽,说道:“说一说,怎么了?”

    “姐夫,你知道三号贵宾房的人是谁吗?”

    岳宇国一怔,虽然不明白沈正泽为什么这么问,可还是回答。

    “三号贵宾房的邀请函我是送给了秦家,至于来的是什么人就不知道了,为什么这么问?”

    “姐夫,你先看看这个。”

    沈正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拿出凌越额外给他的一瓶筑基灵液,都给岳宇国。

    林天奕看见沈正泽手中的瓶子,眉头一皱,因为他感觉这瓶子和那天晚上大师给自己的药瓶很像。

    沈正泽接过,然后拨开橡皮塞,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伸出手指粘上一点放入口中。

    “嗯?!!”

    沈正泽眼睛大睁,急忙问道:“正泽,这是哪里来的?”

    沈正泽急忙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岳宇国和林天奕听的目瞪口呆,不同的是后者已经基本确定,沈正泽说的小兄弟就是那天晚上救自己的人。

    “快,带我去看看。”岳宇国急忙催促,这种人物在他的地盘出现,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还真的失职,现在他只想去看一看那个大师。

    “我跟你一起去。”林天奕说道。

    “好!”岳宇国直接道,他现在只想去看看。

    ……

    孔亦新出了贵宾房之后就来到前门柜台,询问三号贵宾房的人是谁,不过服务生却告诉他贵宾房的邀请函都是他们老板亲自发布的,所以他们并不知道。

    无奈,他们只能来后台等着,守株待兔。

    碧海天宫会整理拍品和手续交接,所以他们肯定现在三号贵宾房的人还在后台,到时候谁拿着锻体草和墨莲,那么他就是三号贵宾房的主人。

    到时候不管是谁,孔亦新都会让他生不如死。

    不过他刚刚来到后台,一个穿着格子衫的青年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甚至在过程中因为没注意还磕着一个花瓶,摔了一跤,可是他紧接着就爬起来,一脸谄媚的跑过来。

    这可不就是刘服坤那厮嘛?!

    “孔少,我等您多时了。”

    看着刘服坤的谄媚模样,孔亦新很受用,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小坤!跟少爷我进去踢人去。”孔亦新说道。

    “哎!哎!”刘服坤急忙答应。

    ……

    凌越坐在沙发是,一脸平静。

    突然,旁边传来一个温和却有些略带质问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还在这?还不赶紧跑?”

    凌越抬眼看了一下,来人就是刚刚见个面的沈卿,对于这个人他还是有些好感的,觉得是一个可结交之人。

    “我为什么要跑?”凌越反问。

    沈卿白眼一翻,别人不知道三号贵宾房里的人是谁,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家伙现在居然还问自己为什么要跑?你自己干了什么心里难道没一点笔数吗?

    “你得罪了孔亦新,以那家伙睚眦必报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你,赶紧走,你拍卖得东西你留个地址,我给你送过去。”沈卿说道。

    凌越越来越觉得沈卿这个人可以结交,别的不说,就冲他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孔亦新还敢提醒自己快跑这一点,他就不错。

    “没关系,跳梁小丑而已。”凌越淡然一笑。

    “你……”

    沈卿有些生气,自己好心提醒,还说的这么清楚,这人怎么就是不开窍呢,好吧,你想死我还能拉着你不成,顶多事后给你收尸。

    突然,拥挤的人群分出一条路,紧接着孔亦新就出现在后台大厅。

    他四处张望,没有看见疑似是三号贵宾房的人,有些气恼。

    他不会是知道自己要对付他提前溜了吧?

    他越想越是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他孔家孔亦新的名头不是盖的。

    可是他现在很不爽,那该死的混蛋溜了,那他找谁发泄怒火。

    紧接着他就看见了凌越。

    吆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正愁没人发泄怒火呢?

    刘服坤也看见凌越,嘴角冷冷一笑。

    “孔少,你看!是那小子,居然还没跑?明显是不将你放在眼里啊!”

    孔亦新冷哼一声,走向凌越。

    “小子,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众人都认识孔亦新,可是他们却不认识凌越,而且后者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武者,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模样,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他们去关注。

    此时看见孔亦新去找凌越麻烦,纷纷议论起来。

    “这谁啊?这么惹上孔亦新了?”

    “不知道啊!没见过。”

    “这小子刚才在大厅好像得罪了孔亦新。”

    “那这小子死定了,孔亦新现在正找不到三号贵宾房的人,一身怒火无处发泄呢,现在在小子送上门来,啧啧!”

    “可怜的娃娃。”

    ……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带着怜悯目光看着凌越。

    “孔亦新,你想干什么?他根本就没有招惹你,不要无中生有。”沈卿看不惯孔亦新的做派,说道。

    孔亦新轻蔑的看着沈卿,说道“你踏马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沈家,沈卿!”沈卿说道

    孔亦新皱眉,他感觉有些耳熟,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

    “原来你就是那个窝囊废啊!未婚妻被抢了一个屁都不敢放的人!现在装什么男人?滚开,没你事。”

    “你……”

    沈卿愤怒到极点,可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打不过孔亦新,就是打得过,也是不敢动手的。

    周围人的议论,让他更加愤怒。

    “原来他就是沈家的那个娃娃啊!”

    “哎,说起来他也是可怜,本来也是一个天才,仅二十一岁就内劲大成,比孔亦新不知道强大多少,谁成想只是去了一躺燕京,整个人就废了。”

    “听说他就是在京城得罪了孔亦新的哥哥孔亦铭,然后就被废了,未婚妻也被孔亦铭抢了去。”

    “哎!孔家在华夏就是天啊!谁都得罪不起。”

    ……

    凌越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然后看向沈卿,从他眼中凌越看出愤怒之外的不甘与仇恨,甚至还有一丝痛苦和无奈。

    看来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孔亦新看着一动不动的沈卿,皱眉道:“干什么呢?还不滚?如果不是看在沈家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沈卿咬着牙,目光变得坚定起来,说道:“呵呵,孔亦新,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今天还不是被人刷的团团转。”

    孔亦新现在最讨厌有人讨论他今天的遭遇,现在出现一个敢揭开他伤疤人,不给他一点教训他是不知道自己的厉害。

    孔亦新眼神一冷,抬手就是一掌击出,打在沈卿的身上

    两个人相隔不到一米,沈卿根本躲不开,紧接着他就被打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

    “噗嗤!”

    沈卿一口鲜血喷出来,胸口有一个鲜红的掌印,而且还凹陷下去一大块,明显肋骨是被打断了。

    “说啊!起来接着说啊!窝囊废,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说不准现在她正在我大哥身下娇喘呢?”孔亦新冷笑道。

    “你……咳咳!”

    沈卿怒火中烧,大口大口的喘气,可是偏偏说不出话来,顿时一口鲜血又喷出来,他的气息也萎靡不少。

    凌越看了一眼沈卿,站起身,来到他的面前,从包中拿出一瓶没有稀释的筑基灵液,递给沈卿。

    沈卿虚弱的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药液,他觉得有些眼熟。

    “那是……筑基灵液?!”

    场间不知道谁是喊了一声,顿时所有人大吃一惊。

    可不是嘛!那不就是刚才拍卖场上的筑基灵液嘛!可是看上去这筑基灵液和他们拍卖的又有些不一样。

    此时凌越拿出来的色泽比较浓,而他们拍卖的相比之下淡了很多。

    沈卿诧异的看了一眼凌越,他不记得三号贵宾房有拍筑基灵液啊!不过他还是接过来,一口喝下。

    紧接着,他就感觉身体暖暖的,一股热流在身体中流出。

    这众人目瞪口呆中,胸口凹陷处开始也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鼓起,只是片刻就完好如初。

    这……这是什么药?真的是筑基灵液吗?

    可是接下来的变化让的他们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沈卿站起来,他身上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压!而且越来越强。

    嘭!

    一股气浪猛地爆开,离他近一些的桌子都被掀翻。

    “意……意境!”有人哆嗦的弱弱说了一句。

    还有一章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