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九章秦韵兰

时间:2018-07-12作者:角涯

    老者激动的将拐杖放下,伸出小拇指沾上一点药液,放入口中。

    顿时一股暖流从口中涌向自己的丹田,几十年没有松动的瓶颈居然有些松动。

    二十年前他突破到灵境后一直停留在灵境初期,随着年龄越来越高,他自己都觉得已经没有再进一步的希望。

    可是此时此刻他只是服用了一滴滴药液,就有了要突破的感觉。

    这是什么药?只是一点点,就有要突破的感觉,如果再多一些,是不是玄境也不成问题。

    “韵兰!快…快!……”老者因为太过激动,话都说不清楚。

    秦韵兰看见爷爷激动的模样,然后想起爷爷服下那药液时脸上变化不定的脸,顿时着急起来。

    ‘那药液有毒?!!’

    急忙上前问道:“爷爷,你怎么了?不要吓我。”

    老者将秦韵兰伸过来的手推开,说道:“不要管我,快去看看刚才那个小兄弟走远了没有?”

    秦韵兰一听,更加肯定刚才那药液有毒,如果不是这样,那爷爷为什么那么着急要找他?

    秦韵兰面带寒霜,全身上下带着令人窒息的杀意。

    下一刻,她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

    凌越提着景盒,不疾不徐的路过一个公园,同时在想着一些事情。

    突然,凌越微低的头猛然抬起,转身看向来的方向。

    不假思索,凌越提起灵力就朝着面前的虚空一拳轰出。

    轰!

    一阵阵气浪席卷,周围的树叶被吹的哗哗作响,地上更是掉落不少。

    凌越身体一颤,加大几分力度,一道身影顿时被逼退。

    这个时候凌越也看清楚了来人,可不就是秦韵兰嘛。

    这不禁让他怀疑起来,难道是那老者发现那药方是自己写的,要擒拿自己?

    想归想,凌越脸上却是做出愤怒的表情。

    “怎么?你们“鸿药堂”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客人前脚刚走,你们后脚就追杀客人。”

    秦韵兰冷声道:“打不过我爷爷就暗中下毒,真是卑鄙无耻。”

    凌越听着秦韵兰的话眉头一皱,他给那老者下毒?这不会是擒拿自己的借口吧?

    他堂堂仙界仙帝,会用下毒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他是打不过那老者,不过凭借一些手段,他有七成把握击杀那老者,自己最多重伤。

    不过这样他也要修养很久,而且很有可能伤及根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和那老者动手。

    现在有一个女人指着鼻子骂自己卑鄙无耻,他真的有些怒了。

    “小姐,不要血口喷人,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

    秦韵兰冷哼一声,说:“敢做不敢当吗?废话少说,待我擒下你再慢慢问审问你是哪家派来的。”

    说着秦韵兰已经出手,一掌拍向凌越的胸口,其速度之快以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凌越认真起来,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试一试地球武者境界实力的好机会。

    运转起灵力,同样是一拳轰出。

    “哼!见识过你的蛮力,以为我还会和你硬碰硬?天真!”秦韵兰冷笑。

    秦韵兰从原地消失,突兀的出现在凌越身旁,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凌越的脖颈,同时右手掌化为爪,一把抓向凌越的喉咙。

    凌越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秦韵兰,这身法有些意思。

    秦韵兰没有能抓住凌越的脖颈,因为她的手腕被抓住,难以再向前移动分毫。

    “什么?你能看出我的身法?”秦韵兰不可思议道。

    “小小身法而已,而且还是最简单的七星位,再怎么变也还不是只有七七四十九个变化。”凌越不屑道。

    说着凌越手一拉,将秦韵兰拉向自己,紧接着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脖颈命门。

    秦韵兰知道自己大意了,一开始她就小看了凌越,以为自己意境的实力能碾压凌越内劲巅峰。

    交手到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她就败了,而且还被人家擒住。

    差距有那么大吗?秦韵兰不禁想道。

    差距还真的是很大,自己现在被他捏住命门,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家伙根本不是内劲巅峰,而是意境武者。

    自以为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秦韵兰绝望的闭上眼睛,一副认栽的样子。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凌越眯着眼睛盯着秦韵兰的脸,有些疑惑。

    因为此时秦韵兰的脸和刚才的不一样,此时此刻她的脸更加漂亮,雪白,细腻。

    “有意思!没想到你还会变化之术。”凌越笑道。

    “哼!”秦韵兰面无表情,冷哼一声

    面对秦韵兰这模样凌越也不着恼,一只手抓着秦韵兰的脖颈命门,另一只手则是在她身上摸索。

    感觉到凌越的动作,秦韵兰猛地睁开眼睛,怒视凌越。

    “你想干什么?士可杀不可辱!”

    凌越笑了笑,说道:“干什么?你不会自己看吗?而且你算哪门子的‘士’?”

    秦韵兰有些慌了,说道:“你敢对我做什么的话,我发誓,无论天涯海角,一定要杀了你。”

    凌越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你想多了,就你我还看不上。”

    不停的在秦韵兰身上摸索,凌越最终看向了她的手腕。

    手腕上戴着一个如同羊脂一样白皙的镯子,伸手将它摘下来。

    秦韵兰一惊,着急道:“等一等!”

    凌越没有理她,在接触镯子的一瞬间一股灵力传来,然后滋养他的身体,同一时间他感觉身体的死气好像被消失了一些。

    “雪云灵玉?我就说刚开始怎么感觉不到你身上的灵气流向,没想到居然是被它给掩盖了。”凌越自言自语。

    “快还给我!不然……不然……”她想说一下威胁的话,不过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样说了。

    现在自己在凌越手上,他要杀自己太简单了。

    凌越毫不客气的将雪云灵玉塞进背包,说道:“归我了!就当是对我的补偿了。”

    “你……”

    秦韵兰见凌越黑她的手镯,而且还这么理所当然,顿时怒了,不过还没有说完,凌越一记手刀劈在她的脖颈,然后她就昏了过去。

    凌越看了看鸿药堂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拿起掉在地上的药材盒子,离开这公园。

    没过多久,一个杵着拐杖的老者来到秦韵兰身边,轻轻推了推。

    “韵兰?醒一醒!”

    不见秦韵兰醒来,老者苦笑摇摇头,在孙女旁边的花坛边上坐下。

    他有些怪自己没把话说清楚,想来孙女应该是以为自己中毒,然后来找那小伙子算账,最后反被打倒吧!

    过了十几分钟,秦韵兰悠悠醒来,然后耳边就传来爷爷的声音。

    “韵兰!”

    “爷爷!”秦韵兰站起来,摇了摇有些眩晕的头。

    清醒一些,猛然想起刚才的事情,摸了摸手腕,空空如也,顿时一双眼睛瞬间被水雾填满。

    “韵兰,怎么了?”老者问道。

    “我的手镯被抢走了。”秦韵兰带着哭腔说道。

    老者一愣,问道:“是你母亲给你的玉镯,说是只能给你丈夫的玉镯?”

    秦韵兰点点头。

    老者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那玉镯可是一件法器啊!价值不可估量。

    不过下一瞬,老者还愁眉苦脸的脸顿时变得兴奋起来,甚至语无伦次。

    “抢的好!抢的好啊!哈哈哈……”

    秦韵兰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精神状态,顿时忘记了委屈,而是关心问道:“爷爷,没事吧?玉镯被抢了就被抢了,我会想办法再拿回来的。”

    “不要,韵兰,千万不要去拿回来,那小伙子不是想要吗?给他就是了。”老者诡异笑道。

    呵呵,拿了我孙女的镯子,那么你就和我秦家有了牵连,我不着急,来日方长。

    “爷爷,你是不是毒性攻心,神志不清了?”秦韵兰道。

    “哈哈,傻丫头,爷爷没中毒。”老者道。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我出来看看那混蛋有没有走远?”

    秦韵兰已经称呼凌越为混蛋了,可见怨念有多深。

    “是这样的……”老者将自己服用药液后境界有所突破的情况说了一遍。

    “哦?这么神奇?”秦韵兰听完也是有些震惊。

    同时她也有些羞愧,自己好像误会他了,不过他拿了自己的镯子,还在自己身上乱摸,也算是扯平了。

    ……

    凌越此时已经坐上开往宁大的公交车,根本不知道他因为一时贪念,惹下不小的麻烦。

    这个麻烦可比他的修炼问题麻烦的多!

    不过再来一次他还是会抢,有了这玉镯,他就能突破武境二层了。

    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到宿舍,突破武境二层,这样他就能发出灵炎,可以炼丹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