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七章麻烦

时间:2018-07-12作者:角涯

    当他来到校门口,林怡是没看见,但是倒是看见一群青年依靠在保安室前。

    这群青年个个凶神恶煞,有一个脸上还有刀疤,朝着背心,露出来的手臂和脖子都是纹身,十足的小混混。

    这群人里面有一个体态敦厚,如同一个木墩的胖子,看见凌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目光在照片和凌越身上来回比对。

    确认凌越就是照片上的人后,指着凌越凶狠说道:“就是他!给我打!”

    身边的小混混脸上露出笑容,提着木棒和棒球棍朝着凌越走来。

    凌越眉毛一挑,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也迎上那些小混混打手。

    当!

    脸上有疤的青年将棒球棍一下杵在地面上,看着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凌越笑道:“兄弟!不错啊!看见我们不跑居然还主动送上门来,该说你是有胆魄呢?还是该说你不知死活呢?”

    凌越也笑了笑,不以为意道:“你们还没有让我退却的资格!至于我是不是不知死活,等一下就知道。”

    刀疤青年看着地面摇摇头,仿佛在感叹凌越的无知,“兄弟们!给我上!打断他两条腿就可以了,别打死了。”

    刀疤青年说完就转身,在他看来,凌越不过是一个学生,教训他一顿能有多麻烦,自己都不需要动手。

    嘭嘭嘭……

    身后传来一阵阵拳头打在**上的闷响,不过持续了几秒钟,声响就戛然而止。

    “别打死了!不然有些麻烦!”刀疤青年不以为意说道。

    “没事,他们死不了,顶多在医院躺几天。”凌越的声音平静响起。

    刀疤青年猛然转身,眼睛睁的大大的,看见一副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他的几个小弟都躺在地上抱着小腿不停的打滚,每一个脸色都是痛苦的神情,可是却没有一个叫出声。

    一个两个可以说是有毅力,能忍住,可是所有人都不出声,那就……

    刀疤青年皱着眉头看向凌越,警惕道:“你对我兄弟做了什么?”

    凌越耸耸肩,道:“没什么!断了他们一条腿而已啊!而且你马上也会和他们一样,有关心你兄弟的功夫还不如为自己捏活吧。”

    刀疤青年一听,眼睛里满是怒火,吼道:“你踏马找死!”

    说着他朝着凌越挥舞着他的棒球棍,而且目标是凌越的头部。

    棒球棍从上往下劈向凌越的头部,刀疤青年满脸的亢奋,就等着下一刻凌越头破血流的模样。

    当!

    棒球棍没有打中凌越,而是打在地面上,在水泥地上留下一个小坑。

    刀疤青年瞳孔微缩,心中骇然无比,他居然没有看见凌越是怎么躲开的,仿佛就是在棒球棍即将击中他的一瞬间消失的。

    “今日断你双腿,以作惩处。”

    凌越的声音在刀疤青年身后响起,后者还来不及转身,双脚就是一阵剧痛,两个骨骼断裂的声音从响起。

    “咔嚓!咔嚓!”

    两根腿骨直接从断裂处刺破皮肉,披露在空气中,森白的骨头上夹杂着几条血丝,让人望之如坠冰窟。

    “啊啊啊……”

    紧接着就是刀疤痛苦的声音,刀疤青年倒在地上,不停的痛苦嚎叫。这一次凌越没有点刀疤青年的哑穴,所以他的痛呼特别大声。

    凌越击倒刀疤青年后,就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看向保安室门口的胖子。

    二胖看见凌越看向他,早已经被吓破胆的他立即瘫坐在地,连跑的勇气的没有了,眼神惊恐的看着靠近的凌越。

    二胖颤声说道:“你别过来!别过来啊!我可是李少的人!你动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越不为所动,来到二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二胖,撇撇嘴,他还没怎么着呢就自己招了,实力买主啊。

    “回去告诉李强,不要来惹我,不然他真的会死。”凌越说着转身走出校门口。

    二胖看着凌越走远,惊恐的神情渐渐的放松下来,这一放松,他就刚想胯下一凉,居然没忍住被吓尿了。

    二胖更紧拿出手机,打了120。

    二胖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完全不在乎已经湿了的裤子。

    ‘太恐怖了,李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家伙是人吗?那是人能拥有的速度吗?’

    他刚才目睹了全过程,特别是刀疤男的那一棍,他在远处观望看到凌越当时身体好像是瞬移一般,一下子就来到刀疤男的身后,他都没有看清楚。

    然后看着这地上痛呼的几个打手,即便是中午他还是觉得脊椎骨一阵阵发寒。

    刀疤男的双腿骨骼已经断裂,从断裂处刺破皮肤突出来,一根根骨刺在阳光下越发森寒,鲜血更是不要命的流。

    另外几个小弟情况也差不多,手臂都被绝对的力量捏碎,整只手臂都瘫软下来,有一个甚至手臂都扭转了一百八十度,那得多么痛苦啊!这些人以后是废了。

    魔鬼!

    胖子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两个字合适凌越。

    ……

    凌越来到校门口的小卖铺买了一瓶水,看着自己仅剩下的二十三块钱,苦笑一声。

    他没有却用林天奕给自己的银行卡,那些钱还有别的作用。

    拧开瓶子,凌越咕嘟咕嘟的喝下一点半,这才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唇,然后看见保安室前电子显示屏上的时间,都快十二点了。

    凌越耸耸肩,打算不再等了,想着就顺着路边往宿舍走。

    不过他走了没有五百米,身后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

    “站住!等等我!”

    凌越转身,就看见走一下,休息喘两口气又继续走的倩影,可就是林怡嘛!凌越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林怡来到凌越面前,呼吸有些粗重,额头满是汗珠。

    林怡平常就很少锻炼,再加上大中午的还要跑步去追赶凌越,满头大汗不稀奇。

    凌越双手抱胸,一副看热闹的模样,这妮子为什么要穷追不舍呢?不过吃一顿饭而已嘛!

    林怡扶着一棵树休息一会,气息慢慢的平稳下来,可是却感觉一阵口干舌燥,然后就看见凌越手中拿着的半瓶子水。

    在凌越惊愕的目光中一把夺过那半瓶子矿泉水,“咕嘟咕嘟”的喝下去。

    ‘这是我喝过的吧!’

    不过几秒钟,水瓶见底,林怡心满意足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和嘴角的水渍,然后看见凌越惊愕的目光,不解问道:“干嘛这样看着我?”

    凌越眨了眨眼睛,摇摇头道:“没事!你好看而已。”

    林怡一愣,然后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是瞎子呢?我这么漂亮的大美女请你吃饭都想推脱,不等我就自己跑了。”

    凌越耸耸肩,无奈道:“没办法啊!大中午的天气太热,不可能在校门口一直等吧!而且我又没有你的电话号码。”

    林怡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似笑非笑问道:“你这是变相要我电话号码吗?”

    凌越白眼一翻,说道:“你想多了,吃完饭后我们就扯平了,以后你不要来找我了。”

    “欲擒故纵?”林怡看着凌越,认真问道。

    凌越一拍额头,转身就走,现在还是不要说话了,不然说什么她都能曲解。

    林怡看见凌越转身就走,急忙迈开腿追上凌越,同时抱怨道:“你这人会不会怜香惜玉啊!没看我还在休息吗?这个时候不说背我至少也等我休息好啊!”

    凌越没有说话,对于这个姑娘,他是有些怕了。如果不是看着像师姐,早就跑路了,还会这样和颜悦色的和她废话?

    林怡看见凌越不说话,小嘴一瘪,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凌越。

    ‘他是一根木头吗?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身边居然不动于钟,还是在欲擒故纵?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可是走了好远,凌越依旧一言不发,林怡也一直在观察凌越。

    凌越带着林怡来到一家兰州拉面馆,将菜单递给林怡,道:“看一看,吃什么?”

    林怡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不确定问道:“这儿吃?”

    凌越道:“我没钱了,只能请你吃一碗拉面了。”

    林怡诧异问道:“我有啊!不是说我请你吗?”

    凌越道:“虽然我这人不介意吃软饭,可是在我选择的时候绝对不会让一个女人去买单。”

    林怡似笑非笑道:“那你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咯?”

    “随你怎么说!”凌越道。

    林怡拿起菜单,点了一碗鱼丸粗面,凌越则是一碗鸡蛋拉面。

    不一会,面就上来了,凌越将鱼丸粗面推到林怡面前,然后也不管她,用筷子捻起面条放入口中。

    林怡看见凌越吃起来,也拿起筷子捻起一根面条。她平常很少来这些小店吃饭,今天是第一次来。

    林怡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秀气的眉毛一挑,还不错,挺好吃的。

    然后她看向凌越,发现凌越正吃着面,不禁撇撇嘴,‘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在女孩子面前吃东西不能狼吞虎咽要保持风度吗?’

    凌越风卷残云般解决一碗面,然后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唇,发现林怡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有些疑惑。

    “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怡白眼一翻,道:“你是不是牢里面放出来的?吃东西狼吞虎咽的。”

    凌越对于林怡的直白没有任何不爽,说道:“习惯了。”

    林怡不再说话,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碗里的面。

    凌越站起身,走到店老板那里付了面钱。而林怡一直都注意着凌越,当他看见凌越拿出五块一块时,这才确信凌越是真的没钱。

    然后看向自己面前的还有半碗的面,摸了摸已经鼓胀的肚子,苦笑一声,继续吃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和我以前看见的男生都不一样,别的不说,就是请我来吃十块钱一碗的拉面他就是第一个了,以前约我的人哪一个不是尽往贵的地方去,呵呵,怪人。’

    ‘而且他看向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那并不是其他异性看见自己时的一脸猪哥样,而更好像是愧疚?就是愧疚!可我不记得以前认识他啊!我长得很像他什么人吗?’

    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准,她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凌越结完账,坐回林怡的对面从背包里拿出夹着符箓的书本,将那枚接近一级的清神符拿出来,来回对折几次,就变成一个三角形的形状。

    然后拿出一根短线穿过三角形的一个角,形成一串项链。

    将挂着清神符的项链系在脖子上,然后将三角形放入衣服里面。

    清神符的作用就是主动吸收灵气,让灵气变得浓郁一些而已,普通人做成着戴的话会感觉神清气爽。

    凌越本来不想用清神符的,可是他发现自己一静下来就容易犯困,不得已只能用它来提提神了。

    凌越准备将书本放回背包,发现林怡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自己,不解道:“怎么了?”

    林怡摇摇头道:“没怎么就是好奇你为什么拿一张纸挂在脖子上。”

    凌越没有解释,看见林怡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就问道:“走吧!送你回学校我就回去了。”

    林怡从一旁抽出一张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唇,道:“我下午没课,所以不用回学校。”

    凌越道:“那么你就回家吧!我先回去了。”

    林怡气急,‘这家伙是装傻还是真的傻,我都已经表明我下午有时间了,可却说要我回家?’

    凌越率先从座位上起来,走出拉面馆,林怡也跟在他身后。

    来到拉面馆外,凌越拿出自己背包里面的一把伞,递给林怡,道:“拿着,太阳特别大,别晒黑了,你就在这里打车回去吧!”

    林怡眨了眨漂亮的眼睛,露出一副可爱的模样道:“你要我一个女孩子独自在路边打车?”

    凌越邪笑道:“或者你可以考虑跟我回去。”

    林怡一愣,然后微笑道:“好啊!我也想看看你家在哪?”

    凌越脸上的笑容立即收敛,他只是随口一说,随便调戏一下林怡,没想到眼前这个妹子不按常理出牌。

    带她回去,凌越还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凌越不自然的说道:“还是算了,我就在这里陪你等车吧!”

    林怡露出胜利的笑容,将伞递给凌越,道:“打开!前面有一个冷饮店,跟我去看看。”

    凌越依言将伞打开,举在头顶,下一刻林怡就钻进来,完全不顾忌什么男女有别。

    身边传来一阵阵馨香,凌越有些不适应,向一旁挪了挪。

    林怡突然问道:“我有狐臭吗?”

    凌越摇摇头道:“没有啊!”

    林怡骤然提高音调,“那你为什么离的那么远?”

    凌越很认真说道:“男女有别,我不想让人误会。”

    “噢~怕别人误会啊!”林怡笑着说道。

    冷饮店不是特别远,两三分钟就到了,林怡要了两个草莓味甜筒,递给凌越一个道:“诺,给你的。”

    凌越接过甜筒,皱着眉咬了一口,点头赞叹道:“很好吃,谢谢。”

    林怡突然退后几步,指着凌越道:“你吃了我的甜筒,那么接下来你要听我的安排。”

    凌越脸一僵,将咬了一口的甜筒硬塞回林怡的手中,道:“还你!饭吃过了,请不要再来纠缠我!”

    说着凌越不给林怡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完全不管后面林怡发狂的喊叫,同时他下定决心,不要和她再有任何的牵扯。

    林怡看着走远的凌越,气愤咬了一口手中的甜筒,暗道:‘该死的烂木头,让你陪我一会还不乐意,别人就是跪着求我和他逛街我都懒得理会呢,死凌越,臭凌越,你以为你是谁啊?!’

    想着她一口一口的吃着手中的甜筒,不知不觉两个甜筒已经下肚。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是凌越咬过的。

    林怡愣在原地,然后摸了摸嘴唇,漂亮的眼睛眨了眨,‘这是间接接吻吗?啊……我被玷污了,死凌越,我要宰了你!’

    愤怒转过身,想找凌越算账,可那里还有人,气愤跺跺脚。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