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六十章 一伞一甲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大殿之外,浓雾消散,石台下,三三两两的弟子正在一边观看着台上的比试,一边交头接耳。

    青云门中,石台阵已经成了众低阶弟子重要的消息交流之地。

    “重磅消息,江师兄初回门中即修战贴一封,欲挑战阴冥派弟子玄元手崔屠”。

    不到一炷香时间,一位弟子已经得到消息,并大肆宣传开。

    “什么?玄元手崔屠?那个狠人?江师兄?哪位江师兄?”

    “就是六年前留在白水秘地的江易师兄”,那弟子主动解释道。

    “什么?不是说他已经陨落在秘地了吗?

    “怪不得我刚才看那身影很是熟悉,原来竟然是他?”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白水秘地期限未到,既然江师兄从秘地能够出来,定然是有什么奇遇,想必修为更是突飞猛进,我想至少也是甲士后期了吧?”

    “呵呵,奇遇倒是不知,不过秘地倒是已经碎了,听说都消失不见了,而且江师兄不但未到甲士后期,就连甲士期也未破,听说还是元徒期,好似已经圆满”,那弟子再次殷勤的主动为众人解释道。

    “什么?秘地破碎了?而且他还要跨境对敌?还是跨越一个大境界,如此能有胜算吗?”

    “为何没有,江师兄天纵奇才,乃是我青云门百年不遇之人,跨境对敌不是家常便饭吗?”

    “于胖子,你这消息准不准啊,要是准的话,我可要做局下注了!”

    炼丹阁中,一副世家公子派头的陈克脸上的鄙视丝毫遮掩不住,恼怒说道:“想不到江易这小子竟然胆大包天自此,挑战玄元手崔屠?就连我哥都不敢说稳操胜算,他这简直是在找死!”

    “陈师兄,江易这小子我和他打过交道,最是阴险狡猾,他既然敢有此举,看来他是在白水秘地有了什么奇遇,之前在殿中说的那番话肯定有假,只是如今,这小子已经成了气候,只怕……”

    欧阳飞心中忽然想到当年丹阁的失窃,到现在那事依然找不到一点证据。

    “那又如何,在这青云门我哥永远是大师兄,首席弟子,他才来几天,即便有掌门撑腰,我们这边还有太上长老呢!”

    听到陈克的这般言语,欧阳飞看了看陈克,心中嗤笑,眼底忍不住涌上一丝轻蔑。

    “今日在殿中,实未想到江易此子竟然会有此举,当真如掌门您一样——无惧”,夜色降临,青云大殿之中却仍是明亮耀眼,钟离长老一番感慨说道。

    无惧道人沉浸良久说道:“跨境对敌毕竟只在传说当中记载过,本门从祖师开创至今,也从未出现过此类之事,江易此举,虽不知结果如何,但却可一震我青云之前的颓废之势,况我观其体内,竟有一道神识隔绝了我的探查,此子当真令人惊诧”。

    “确是,此子当年只是凡人一个,被清元师兄无意间带入,能有如今此番修为当属不易,关键此子还能有一颗无畏之心,真是我青云之幸”,钟离长老也是身有感触说道。

    “而反观门中其他弟子,尤其一些中坚的甲士期弟子,却是懦弱不堪,胆小怕事,想不到大梁的历练竟然炼出了这么一帮欺软怕硬的家伙,当真不堪大任,今日若不是江易此子完成了秘地任务加上那封战贴,只怕有些人还是会不依不饶!如此一比,江易此子虽境界不及我等,但其狂放不羁之态可真有我等当年的风彩,足可平辈视之。”

    钟离长老听到此话,心中震惊,要知无惧道人不论其掌门之尊,单从修为来说已经是行者后期的强大修士,如今他竟然要以一种平等的姿态面对一位元徒期弟子:“掌门明见,此战若是江易真能战而胜之,那么门中的风向也许真会有所变化,此前门中不少弟子也是被崔屠的狠辣手段吓怕了”。

    千里之外,一处阴森之地,墨绿的火光照着一处封闭的洞窟,难闻的异味,飘散在空中,突然洞门炸裂,一道黑雾飘然而出。

    “嘭!”

    黑雾击在一块山石之上,山石瞬间变为粉末,残留的腐蚀黑雾如同被巨大的吸力吸取一般,瞬间向洞口返回,随着弥漫的黑雾,洞窟中缓缓走出一人。

    玄元手崔屠进入甲士期圆满已经多年,各派弟子对其十分忌惮,可说是闻“崔”色变。

    上次秘地任务失败,崔屠回到派中,随即就被掌门玄冥子责罚,但他性情怪异,竟然丝毫不告饶,硬挺着承受了阴冥派那残酷的刑罚。

    而他自恢复之后,短短几年时间,竟然接连杀了几个青云门甲士期弟子,一时间,两派间风声鹤唳,剑拔弩张。

    “崔师兄,这是派中刚刚送来的素贴”,一位弟子低头恭敬的说道。

    “嗯!”

    当崔屠看完素贴,脸上一阵扭曲,阴冷的黑色雾气,不断的从他的脸上略过,六年前那只让他遭受了门中责罚的小蚂蚁,竟然送来了战书!

    “上次让你逃脱,害的我被师尊责罚,既然你想找死,也省了我一番心思”。

    三天之后,青云门第四山中,阵阵铁锤击打的声音从山顶的破屋传出。

    “叮,叮叮……!”

    “前辈,你说我这件重新炼制的法器怎样?”,一会之后,江易拿着刚炼制出来的一把小伞问道。

    “垃圾!”,白猴看了一眼,给出了一个自认为甚是公正的评语。

    江易听后却是不管白猴的“恶言”,反复的拿着那把小伞查看,爱不释手。

    冥火伞是项济的本命法器,炼制的材料,相对来说自然不错,上次激斗,冥火伞的伞面被江易的紫气破出一个窟窿,打开之后已经是伞面黯淡,伞骨更是早已失去色泽,如今经过他的重新炼制,虽然已是变的小了不少,但却焕发出一种不一样的神韵。

    他转动之间,小伞八角渐渐探出,每个伞角锥尖都闪现出摄人的寒光,伞面虽然仍显玄暗,但八道晶莹的伞骨撑起伞面的瞬间,却让伞面带着一种神秘的紫韵。

    伞柄通体玉白,与伞面对照之下,竟然似一把玉剑插在其心,伞面与伞柄结合处,一圈紫火围绕在伞柄周围,经久不息,那溢出的紫气,正是那紫韵的根源。

    江易仍然记得,当时两人对战之时,项济用这显的十分飘逸的法器把他罩住,其中冥火的冷冽至今令他记忆犹新,他自身无法修炼出那般阴冷的冥火,就把体内的紫气凝练成紫色灵火,置在伞中。

    白猴又看了看这法器,说道:“这法器虽然看起来飘逸,但却不怎么实用,而且这炼制的材料,相对来说也还是等级太低,若你真的喜欢,以后踏出这片地域,当可再收罗更多的高级材料重新炼制”。

    “前辈说的是,只是这小伞可以说是我独自炼制的第一把法器,也不知威力如何?”

    说完,江易随手一送,那伞立即飘在空中瞬间打开,之前那露出寒光的四周伞尖,突然飞出道道紫气落下,转动中仿佛形成一轮紫色的旋转纱帐将一切罩在其间。

    咔!纱帐边的石块如豆腐一般被洒下的紫光竖切而断,石尖突然一分两半,露出光滑的断面。

    江易双手一掐一按,小伞紫气顿收,浮在石块上方,一股紫火突然倾泻而下,石块渐渐通红,最终化为灰烬。

    江易收回小伞,只见那伞柄上刻了一行小字:紫玄伞

    “小子,你这伞攻击的倒是挺花哨,不过还是不如本王帮你炼制的那件防御铠甲”,白猴抱胸傲气说道。

    “前辈,那件铠甲毕竟是汇聚了五块墨石炼制而成,怎可相比!”

    江易说完一拍储物袋,一件散出通体黝黑泛着点点鳞光的微小铠甲瞬间飞出。

    这铠甲竟然如木偶小人一般,当江易嘴中念词,铠甲逐渐变大,他一掌拍在铠甲心口位置,铠甲突然分散成几个部分,穿戴在江易的身上,很是威武,而在铠甲心口位置同样刻着几个字——御宇明鳞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