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五十五章 指骨棋盘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江易带着那女子回来的时候,之前的粉装女子正翘首张望,她见江易竟然真把人带了回来,喜笑颜开之下,一把上前抱着边上的姜师姐,欢呼雀跃。

    “应该是她吧?”,江易把怀里昏迷的女子交给那姜师姐,问道。

    “正是,多谢道友又搭救下了陆师姐!之前在秘地外集聚之处并未见过道友,不知道友是哪派高人?还请告知,待秘地时限一至,我和姚师妹必定禀明派中,登门道谢!”

    那姜师姐见江易救下了人,连原本脸上的严肃冰冷亦消了不少。

    “谢就不用了,我一路行来,发现不知为何此次秘地内的成熟灵果非常稀少,尤其在这外围目前更是没有遇到一颗,我估计这片区域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异变,非常危险,如今你们还要带着一位昏迷之人,想必更是不便,因此你们最好沿着原路返回吧!”,江易陨仙剑伴身飞舞,姿势显得很是潇洒。

    “不行、不行,高人大哥,你看现在陆师姐还昏迷着,不知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若你离开,再有阴冥派的淫贼过来怎么办?高人大哥你行行好,待陆师姐醒了,再走吧?”,边上那姚师妹见江易想要离开,上来一把搂住江易的肩膀,竟忽然软语恳求。

    江易顿时心中一阵荡漾,享受着那柔软的骚扰,不经意间提了提身躯,表情还是酷酷的说道:“你这陆师姐脑中的那道荧惑的绿光我已经清除了,想必不一会儿就会醒来,你们只需稍等一会就能……”。

    “嗯!”

    江易话还未说完,那之前还昏迷的陆师姐果然已经似要醒来,他想起此行的目的,知道不能再耽搁,顿时祭起飞剑迅速离开。

    当江易离去不到一会儿,地上那陆师姐已经彻底清醒过来。

    “陆师姐,你醒啦,你可吓死我了?”,那姚师妹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

    “姚师妹,我怎么了?”,那陆师姐问道。

    当那姚师妹一番解释之后,那陆师姐说道:“那人难道没有留下师门名号就这么离开了?”

    “高人哥哥没有!”

    “那人可能是青云门的一位师兄”,边上那脸色冰冷的姜师妹忽然出声猜测道。

    “不是说青云门已经放弃这次争夺了吗?”,那姚师妹疑惑说道。

    “别忘了,当时护送我们过来的师姐说过,青云门还是派了一位弟子过来的?”

    “啊?难道说的是那位元徒中期的弟子?不会吧?那高人哥哥境界只有元徒中期?那岂不是比自己境界还低?”,粉装女子的脸上顿时泛起莫大的惊讶,同时似乎想起了自己之前孟浪的行为,一丝红晕亦悄悄升起。

    “这次秘地之行阁主要求咱们安全第一,即使未踩到灵果亦不要紧,想不到倒是我差点迷失在这秘地之中,既然那位青云门师……弟,那样说,想必他已经察觉出什么,不如我们就出去吧!”

    ……

    江易想起刚才在那秘地深处诱人的果香,心中一动,沿着之前的路途向坑深处飞去,当他飞过刚才救人之地,就听见远处隐隐有人声传来,声音中夹杂着疯狂、惨烈的吼叫。

    他飞上一块巨石,向下看去,只见深坑中,一个全部由白骨密密麻麻组成的二十多丈高的巨大头颅,矗立在下面,那些声音正是从那白骨头颅中传来,白骨头颅周围全部是一根根白骨长链,头尾相连,如枯枝一般铺在地上,延伸向远处。

    白骨头颅嘴口如一扇大门般,时而张开,时而闭合,当张开时,竟有人疯狂大笑的跑了出来。

    江易发现那正是阴冥派一位冥子,当那冥子刚要离开,白骨头颅两扇如窗般大小的眼洞中,立即飞出两根细长的指骨链,如箭一般,一击穿透了那冥子的后脑,一股股血浆混合着灵气顺着指骨长链进入那眼洞中,消失无踪,想必是被白骨头颅了吸收所致,而那冥子也在瞬间化作了又一堆白骨。

    透过那时而开启的大嘴,江易看见,白骨头颅中竟然还有不少各派中人。

    忽然,白骨头颅似知道江易在附近一般,双眼中的指骨长链,顿时向他的藏身之处击来。

    江易祭起陨仙剑刚想离去,突然,那股奇异的诱人果香再度飘来,他仔细寻去,发现那果香竟然就是从那白骨头颅中传来,那香味实在诱人,勾引的他蠢蠢欲动。

    欲得虎子,须行虎山,江易知道这白骨头颅必有蹊跷,说不定那些消失的成熟灵果就在这白骨头颅当中,陨仙剑一祭,他飞速向那头颅大嘴中冲去。

    白骨头颅见江易飞来,似非常欢喜,忽然张开大嘴迎接江易进来。

    当江易进入那头颅中,忽然发现这头颅中竟有五人之多,只见人人双目赤红,目不转睛的盯着上空,他诧异之下看去,只见数百枚拳头大小的朱红灵果,个个如小小的灯笼一般,高挂在头颅顶部,琳琅满目,若同星灯。

    如此个头,竟然比帛书中描述的大上数倍,看的江易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小子,仔细点,这怪物似已开启灵智”,好久未出声的白猴此时竟然提醒他。

    江易心中原本亦是异常激动,经此提醒,他立即转头四下打量一番,只见白骨头颅内部非常的宽阔,如此巨大的空间,竟然别无他物,只在中间的位置摆着一张两丈大小的方桌,一条狭长的河流更是把桌子分为两半,那河流如同缩小的白水河一般,流着殷红的水流。

    桌子两边,堆积摆放着江易收集的那种白玉般的指骨,在河流两边,指骨根根站立,组成了一块块微小的方阵,如同军队一般,密密麻麻。

    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谁来?”

    那声音冰冷无情,好似从九幽地狱传来一般,令人心颤。

    但见,五人听到声音之后,互相间望了望,其中走出一位一脸狠狞之色的黑袍人,江易一看,竟然又是一位阴冥派的冥子。

    “嘿嘿……!好,看来本座的灵果还是很入各位之眼啊!”,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开口。

    那阴冥派冥子走到方桌一边,并指一挥,那些靠近他的指骨,立即随着他的手指动作不断变换,组成大小不一的方阵,缓缓向前推进。

    如同对战一般,最前方的几块小的方阵,似尖刀一般,奋勇着时而冲过那条中间的河流,时而又被对面的指骨逐步消耗,最终溃散之后退回阵地,再度组阵,而两翼的游击指骨方阵,亦极速的和对方互相攻伐绞杀。

    直至双方最后的中军方阵对垒一块之后,那冥子头上忽然冷汗直流,双目赤红的竟然流出了鲜血,嘴中不停的大喊大叫,原本指挥若定的双手,亦忽然间胡乱挥舞起来,似乎神智已经错乱。

    只在不到几息之间,那冥子指挥的所有指骨军队已经被被消灭,他突然抱住自己的头部,大声惨叫,耳鼻嘴眼流出的鲜血越加急速,直至最后,连血肉衣物竟然也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副干枯的骨架,喉咙发出“咔咔咔”的怪异声音,几息之间散落在满地的枯骨间。

    此情此景,江易在边上虽然看的心惊肉跳,但是脑中却在回想着什么。

    此时方桌上因互相耗损而消失的指骨,又奇特的一点点从那张方桌上慢慢长出,待几炷香时间过后,桌面上又如刚才一般,指骨林立。

    待桌上的指骨完全长好,那冰冷的声音再度传来:“还有谁?”

    “我来!”

    此时从剩下的几人中走出一位体魄强壮,满身腱肉的大汉,江易一看,其服饰粗犷,短打束腰,竟然是一位中元山的弟子。

    中元山以炼器为主,专门炼制战偶神兵,战偶和修士配合一起出战,战偶的实力随使用之人的境界而定,如此一来,一旦对敌,就相当于面对两人,非常厉害,但因高阶战偶非常难炼,否则即便以阴冥派的实力亦是不如。

    只见大汉右手在储物袋中一摸,袋中瞬间飞出一架铜人,立在大汉身前,大汉嘴中一番念词,一张符箓“啪”的一声拍在铜人身上,那铜人瞬间泛出点点精光,如同真人一般,缓缓走到桌前,镇定自若的操控指骨大军攻向前去。

    “咦?战偶?这倒是新鲜……嘿嘿……!”,那声音虽然惊讶了一下,却一会之后,又忽然露出怪异的笑声,似已经看穿了这铜人的虚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