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五十二章 噩耗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而此时冥火伞上的漏洞,正有一股淡淡的轻烟,向外溢出,那正是项济炼制冥火伞时,寄居其上的一缕心神。

    如今他心神藏匿之处被破,已经不顾消耗体内不多的灵气,拼尽全力,也要收回冥火伞。

    江易手中姿势连续变化,丹田中的紫气亦立即全部爆开,他操控陨仙剑,瞬间接近,速度快若游龙,不断击向伞面那处轻烟。

    项济虽然竭力运转功法,灵气更是密布伞身,想要护住那缕心神,但在江易的飞剑冲击下,还是被渐渐的消耗掉,而此时他周身的甲士期灵元护甲,亦在与江易紫玉甲的不停撞击之下,变的越发暗淡虚无,几下之后消失无影。

    江易趁项济维护伞面的心神之机,第三手势极速掐起,霎那间,陨仙剑如破碎虚空的流光,瞬间刺入项济的胸口,鲜血四溢。

    看着地上项济的尸身,江易抬手一招,陨仙剑顿回手中,同时感到一阵虚弱,他查看体内,占据大半的紫色丹田,此时也变的暗淡不少,只有少许的淡紫,但好在那侵染的紫色未曾退回去。

    心有余悸之下,江易庆幸赌对,刚才他之所以口吐紫雾,且操控陨仙剑一直盯着对方的伞面一处攻击,就是已经看出,那伞即是对方的最强处,却又是对方的薄弱之处,攻其必救方是正法,而若是无法破去对方这法器的隐形防御,那么一旦被对方召回,就又落到之前挨打的境地,而他体内的灵气,也没有剩余多少。

    看着项济那死不瞑目的样子,江易心思神动,听赵虎讲,此人自从当了流云郡郡守,城中时有鬼怪吃人,儿童丢失之事,且郡守府竟然被发现有儿童尸骨丢出。

    如此十恶不赦之人,当真该杀,只是这却让江易忽然想起此前击杀的祝成。

    蓦然间,他心中一动,一番搜捡,果然,储物袋中掉出一块木牌,上书“阴冥”二字。

    江易收起那冥火伞,脸色却变的严峻起来,想不到这项济竟然是阴冥派之人,此事无法平息,定然还有后续,而阴冥派也必会派人过来调查,他若在流云郡再多做停留,恐怕凶多吉少。

    “嘭!”

    正当赵虎三人焦急等待之时,一颗偌大的人头忽然被扔了进来,骨碌碌的在地上滚动。

    “让三位兄弟久等了!”,随着话声刚落,江易闲庭信步的走进屋中。

    三人吓了一跳,看着地上项济的人头,一时间,似乎还未从震惊中醒来,露出目瞪口呆的样子。

    一会之后,修为最低的于礼却最先反应过来,一边转圈的上下摸索着江易,一边疑惑说道:“师兄,你这全身完好,不见疲惫的样子,之前那一战对你来说,似乎轻而易举啊?”

    江易嫌弃的掰开于礼的手,说道:“怎么,你个胖子还想我少个一只手半条腿的?”

    “嘿嘿嘿,不是,不是,实在是师兄你这动不动就杀个甲士的样子,实在是让我仰慕,师兄,我对你的……呜!”

    于礼话未说完,江易的一只手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说道:“这么有才的话要是再让你多说几遍,以后要是我自己说出来可能就得吐了”。

    赵虎刚要说话,江易已经示意道:“既是同门师兄弟,感谢的话不用多说,只是这事恐怕还未完!”

    见三人疑惑的目光望来,江易将心中的怀疑说了一番,三人听的脸色忽变。

    “这么一来,此事可能就凶险了,阴冥派这几年名声太大,其派中弟子更是性格狠辣,睚眦必报,项济既然能被派来这凡间郡城坐镇,且成为了一郡之守,定然已经是派中十分关注之人,如今被杀,其派中如今必然已经知道,不日就会派人过来调查死因”,张行远分析说道。

    “张师兄所说与我心中想法不谋而合,项济既然已经是甲士初期的修为,若是阴冥派再度派人过来查看,其派来之人的修为定然不低,若是如此,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赵师兄,此事毕竟与你们一家有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尽早离去”,江易说道。

    “江师弟你分析的不错,我等会就去通知家父,遣散家仆,尽早离开,早知项济其背景深厚,只是想不到他竟然是阴冥派之人,奇怪,他都已经是甲士期修士,为何还会被门中派来这凡间坐镇?”

    “的确蹊跷,也许阴冥派真有什么阴谋诡计,亦不无可能”,江易猜测说道。

    当天,赵虎即遣散了家仆,让其父带着家人离开,完事之后,四人分道扬镳,江易和于礼向商阳郡而去。

    半日之后,流云郡外一道黑影急掠而来,进入流云郡一番探查之后又极速飞走。

    而江易跟随于礼进入商阳郡之后,到现在脑中还留着进城前看见的景像。

    他实在没想到边境之城会是如此模样,他想起当年因缘际会,进入了青云门的原因,若是当年真的来此守边,那么可能真要埋骨他乡了。

    商阳郡城完全可以说就是一座吞噬人生命的战争堡垒,其外观之样以江易一介修仙之士都能感到其中的大恐惧。

    商阳城规模不大,占地不及流云郡一半,但整座城池却让人生出一种心惊胆寒之感,城门及周边城墙一片红黑,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外墙面上竟然镶嵌着许多尖锐的破刀碎剑,仔细一瞧,还能看见有风干的碎肉挂在上面,随风摇摆,城墙上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每个士兵都似乎已经麻木了一般,面无表情。

    这是一座用血和肉渲染浇筑的城市,江易不禁感慨道。

    魏、宋两国每一次的战争,首当其冲的肯定就是这些边境的城池,因此这些边境城池必定要吞噬掉众多的生灵血肉!

    而在商阳郡要问什么东西最不值钱,答案肯定是黄金玉石,既不能吃也不能用,历经战火的商阳郡平民是分外懂得生存的不易。

    而最值钱也最受欢迎的永远是粮食,在商阳郡驻扎着大量的魏国精锐,每天要消耗掉大量的粮食,虽然这几十年由于秘地阻隔,大规模的战争已经没有,可是居安思危,白水河中那皑皑白骨却每天都提醒着这座城中的人们,战争可能就在明天。

    “当当当!”

    “快开门,你家少爷回来了!”,于礼一近郡守府门外,就边敲边喊起来。

    而江易提着心神,浏览着四周,心中有一丝担忧那阴冥派之人会寻踪跟迹前来。

    忽然,郡守俯墙边&039;一道消瘦无比的身影顿时引起他的注意,他瞳孔瞬间放大,目中泛红,心中一种万分悲痛的感觉陡然升起。

    “大憨,大憨,……,你怎么在这?”,江易向那身影大声的喊道。

    那消瘦的身影一脸茫然无助,呆滞的神色更是明显,听见江易的叫喊好似未觉一般,直到江易连续的叫喊几声才惊醒的转头看去。

    “……易……哥,呜……!”,那身影看见江易之后,缓缓的站起,原本被风吹拂干裂的脸上,顿时流下两道热泪。

    “大憨,大憨,不哭,告诉易哥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江易此时亦是冲上前去热泪盈眶问道。

    “都……都死了,村子都被烧了,就剩我一人,呜……逃了出来,爹把丹药给我吃了,让我出来找你,呜……!”

    “什么?”

    江易顿时觉得脑中万念俱灰,转瞬一股滔天的杀气,随即从他的身上崩发出来,体内丹田的紫气更是全部汹涌而出,将整个郡守俯门前笼罩在一大片紫雾当中,嘴中嘶吼道:“阴、冥、派!!!”

    而与此同时,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亦极速的飞来,同时手上缠绕的黑色雾气亦是瞬间击来。

    “嘭!”

    紫雾夹杂着满天血肉散落开来,江易忽然发现刚刚大憨竟然无意间替自己挡了刚才那一击,虽然自己体内紫气亦是汹涌翻滚,丹田一阵震动,似有走火之意。

    那道黑色的身影落地之后,刚要再度攻击,忽然,郡守府门大开,传出一声深沉而又霸气无比的声音:“朋友,过了!”

    那道黑色的身影顿时收手,又看了看郡守府门前上方的两个大字,似衡量一番,随即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