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四十九章 霸气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三日后,四人一齐向流云郡飞去。

    流云郡离青云千余里,位于魏国东边,作为魏国三大郡城之一,城中人口过百万,商业非常发达,各地商人络绎不绝,其中尤以制药和采矿最为有名。

    当四人飞抵郡城外,天色还很明亮,远处彩霞满天,似火燎云。

    “小丁子,还认识你赵爷吗?”,四人刚飞落在城门外,赵虎一马当先,向城门口一位当兵的男子喊道。

    “哟,这不是赵二爷吗?二爷你这是在仙派修炼有成,回来了?”,那兵丁说完左右瞧瞧,突然上前在赵虎耳边说道:“二爷,你快回去看看吧,家中可能出事了,就在前天大爷……”

    听完那兵丁细说,赵虎脸色一暗,忽然左右瞅瞅,故意大声说道:“你这臭小子,讽刺你二爷是不是,好了不和你小子瞎唠了,走了!”

    江易等人见赵虎听完那兵丁的话,脸色不好,但是却未发作,知其定在隐忍,也不细问,紧跟在后。

    来到一处高大的宅院前,门口左右挂着两只白色灯笼,院中隐隐有人哭泣之声,江易知道这是家中有人去世。

    赵虎三步并着两步,上前敲门,不一会大门打开,一位身穿缟素的年老家丁看见赵虎,一脸哭泣说道:“二爷你可回来了!快去看看大爷吧!”

    院中人似听见那家丁话声,从大堂中涌出几人,看见赵虎,都飞快围过来。

    “二爷修炼有成回来了,一定要给大爷报仇啊!”

    “都是项家欺人太甚,大爷死得太冤了!”

    ……

    赵虎拨开众人,大堂中走出一位知命半百的中年人,眼泛微红,看见赵虎,说道:“虎儿,你回来了?你大哥他……”,话未说完,已经转过头去,低头抹泪。

    赵家是流云郡城有名望的家族,世代行医悬壶济世,但却人丁单薄,到赵虎父亲这一代,只有一人,而赵虎父亲虽然性格柔和,却也生出了赵虎和他大哥二人,父慈子孝,赵虎大哥遗传了其家族的天赋,医术颇有所成,在他手中,家族的医药铺子开的很大,且子嗣繁多。

    作为家中老二,赵虎从小就没有家族压力,其父亲、大哥对他分外纵容,毕竟是有名望的家族,他虽有不良嗜好,但他并没有养成那种欺男霸女的恶劣习性,从小就显出性格豪爽的一面。

    在接触了很多的三教九流之后,听人说修炼成仙之事,他心中渐渐伸出向往之心。

    赵虎家中毕竟是为权贵提供辅药之地,对这修仙之事知道不少,他大哥见此,就委托人把他送入了青云门。

    赵虎向老父介绍了江易三人,其父虽有悲伤亦不失礼数,赵虎安顿一番之后,向其父打听了事情的具体经过,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

    原来再过月余白水秘地即将开启,赵家这次为权贵们准备的化元丹辅药不少。

    而与此同时,流云郡城郡守项济不知为何竟然对赵家的这批辅药垂涎已久。

    此前,因赵家在流云郡城名望颇盛,他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上次黑山历练,项济之子项行被江易在黑山中所杀,项济知道后虽然心中万分震怒,却束手无策。

    他打听到赵家有一子在青云门中,遂逼迫赵虎大哥让赵虎将江易约至流云郡,要不然就要赵家在流云郡无法立足。

    赵虎大哥知道赵虎性格豪爽,义气为先,而项济此人心狠毒辣,早已对家族传下产业觊觎良久,即使没有这个借口,项济仍然会再找别的借口,于是断然拒绝。

    如此一来,就给了项济口实,杀了赵虎大哥。

    赵虎听完事情经过,一番思虑:“流云郡郡守项济听说乃是一位刚刚突破元徒圆满期的一纹甲士,修为相对自己来说,可谓是一天一地,若无外力相助,怕这仇恨肯定是无法得报,只能忍气吞声,而项济的背景据说极其深厚,不然以他一纹甲士初期的境界,并不足以做镇这流云郡。”

    赵虎安抚完其父,来到后院,江易几人见他脸色悲伤,于礼最为热心,抢先问道:“赵师兄,家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张行远也说道:“我们师兄弟几个虽然境界不高,但说出来,也许能够参谋一番,略尽绵薄之力”。

    赵虎听了之后,却望向江易,觉得这几位师兄弟中,江易虽然最无背景,却也最机智多端,深不可测,别看平时不显山露水,关键时候可能真要依靠与他。

    赵虎把事情前因后果一番细说。

    于礼听完之后,立即气愤异常,其父地位在魏国超然,他毫无惧怕,嚷嚷着要去讨回公道,但赵虎知道,那并不可能。

    张行远低头沉思,他在家中虽是长子,但涉及到这种对付修行之人的事情,家族的权势却是无用。

    江易此时脸色却平静无波,心中想到上次在黑山杀了项济之子项行,此事按理来说,乃是因自身而起,只是不知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是否能够力敌对方,他心中无底。

    想起紫金炉中还有一只深不可测的猴子,心中问道:“前辈?前辈?”

    “求仙问道不知日,又是半年酣睡时,小子,又有什么事,要问本王的?先说好,你上次的答谢可还没有兑付”,白猴揶揄的说道。

    江易一听连忙在心中大方说道:“放心,早晚我肯定能给您兑付了,只是晚辈目前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番!”

    “哦?看在你小子这么爽快的份上,说吧!”,白猴说道。

    “前辈,以我目前的境界对上已经稳固境界的一纹甲士初期,可战否?”,江易尽量将项济的修为向高处想象,问道。

    谁知白猴忽然哈哈大笑:“小子,虽然本王没有修炼这仙心决,但看你利用仙心决修炼出这紫气的妙处,却是让本王十分动心,一纹甲士?初期?嘿嘿给本王塞牙缝都不够,而这仙心决是从那老头屋中偷来的东西,虽只是几页,但你知道那老头是谁吗?他是……”

    说了这么多,这猴子竟然始终没有个准确的答复,而江易被白猴钓起的好奇心,当刚要听到那老头的名字之时,白猴之后的话语竟然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掩饰了过去,十分诡异。

    “如何,你现在知道这仙心决的来历了吧?”,白猴问道。

    江易心中惊惧那诡异,却是没好气的问道:“前辈,听您说了半天,这隔境对敌能不能行?”

    谁知,白猴竟然又滔滔不绝的说道:“仙元大陆无边无际,天才之人数不胜数,似你这下等境界,隔境对敌更是那些天才的基础标准之一,在这片狭小的区域,也许行者期修士已经是你所能知的极限,但本王告诉你别说是行者期,就是之后的真人期又能如何?本王手下的巡山弟子最次都是行者期一级,更别说小小的甲士期,上次看你杀个后期的元徒就和小娘们一般磨磨唧唧,耽误工夫,当真看的本王心烦”。

    江易虽被这猴子说的心中气恼,最终,却也间接的知道了,这仙心决修炼的紫气定然还有许多其他的威力自己没有了解到,而想要彻底的了解,只有历经酣战,方可知晓。

    江易想到这里,心中不由自主泛起一股霸气,产生了万般期待之感,暗想道:“就拿这项济试威吧!”

    而赵虎见江易脸色一直平静,以为江易也被项济的修为吓住,束手无策之下心中叹息:“此仇可能永远无法得报,且家中的产业也只能拱手让人”。

    却见江易突然微笑,转头看着窗外,说道:“既然对方已经欺上门来,多说无用,只能一种方式解决,杀!”

    说道最后一个“杀”字之时,江易的双目紫光闪动,声音带着一种莫可名状的凛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