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七章 回乡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与此同时,江易居住的洞府中。

    “江师弟,你真要回乡?”,赵虎刚刚捧起一杯水酒,就听江易说道要回乡探望一番。

    “是啊!一别经年,我如今出来已经五年了,当年还是没有与乡亲们打招呼就随仙长来到了这仙门圣地,可虽说在这仙门圣地,五年时间如同白驹过隙,非常短暂,但我总有种预感,若是再不回去看看,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江易感叹说道。

    “说的也是,我和行远不还是会隔着两三年就回家探望一次,虽然会耽误修行,但若是不探望一番,这心里总是惦记着放不下,即使修炼也是难以静心,想来我这尘缘还真不好斩断”,赵虎哈哈笑着自嘲说道。

    “我等境界不高,年岁也还算年轻,可是如甲士期以后的那些师兄来说,年纪都是已经超过半百,在凡间的亲情可以说基本已经淡漠,那时想必才是我等真正踏上仙路,舍弃一切之时”。

    “张师兄说的极是,如此一来,我更要回去看看,免得年头久了在回去之后,已经物似人非”,江易听了两人的话语,心中更是坚定了回乡的信念。

    天高地阔,飞剑横掠。

    一路上,身下的山川地理,被江易甩在身后,他此时脸上的兴奋之情无以言表,这种飞行在九霄云外的俯视感觉,太让他心驰神往。

    半天过去,古河村已然在望,近乡情怯,想到几年未见的朴素村民,江易的心中顿时涌出一股莫可名状的激动,毕竟那是自己的家。

    飞剑缓缓向下降落,远处的古河依旧波涛汹涌,水光粼粼,村子依然如故,里面的花香四溢飘散,隔着很远,江易就能感道一股闲适之意,溢满全身。

    江易不想惊动村民,就在古河边上降了下去。

    此正是早上的辰时,家家户户正在吃着早饭,寂静的古河村几个吃完早饭的村民们,可能之前看见了天空的异样,站在村口纷纷指指点点。

    待看见江易从远处缓缓走来,两年未见,虽然他的变化颇大,身高更是挺拔异常,身后背着的陨仙剑,也把他显得越发仙风道骨,但村民们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咵!”

    伴随着饭碗落地的声音,一位村民满脸惊诧的调头就向村中跑去,边跑边喊道:“江不易回村啦!”

    听到这充满熟悉的乡音,江易白皙的笑脸,顿时变的漆黑。

    ……

    “易哥,你真成仙人了?”,江易的家中,一群人围着他叽叽喳喳,已经成亲的二狗到现在还没能从惊诧之中缓过来,傻傻的问道。

    “傻啊,易哥说话能有假吗?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围着了,都散了吧!”,刘名大声的对着围观的村民说道,转头就把江易拉过来,背着众人低声说道:“易哥,放心吧,没人了,说吧,你这五六年都跑哪去了?”

    江易微笑着说道:“兄弟,哥不骗你,哥真是修仙去了,你看看哥这一身装束,你难道在凡间见过?”

    “呵呵,易哥,都是兄弟,你这就没意思了,虽说你这袍子看起来还算素白,可是你看看你身后的这根烧火棍,即便骗咱们也找把好看真剑吧,黑漆漆的太假了!”

    江易再次一脸黑线!

    “呵呵……!”,屋外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

    江易立即走出屋外,甚是恭敬的顿首道:“小易拜见王叔,几年未见,您老身体可好?”

    “嗯,臭小子,别给我来那一套,我还不知道你!”,老王叔王富贵一副对江易的性情了然于胸的样子笑着说道。

    “嘿嘿!还是老王叔您了解我,哎呀,这不是好几年没见的二丫妹妹和大憨弟弟吗?二丫妹妹,几年不见你怎么抱着个孩子来了,来,哥哥我抱抱”。

    老王叔王富贵刚才还红润高兴的脸上,转瞬漆黑。

    ……

    “小易,你上次被那高人带走之后,一直没有消息,可担心死你王叔了,王叔就怕对不起你父亲,让你流浪在外,连家都没法回,你看看你现在瘦的,都和那带你走的高人一个样子了,好在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在王叔家住几天,王叔保证几天就给你补回来,只是二丫那丫头我自作主张已经把他嫁人了,小易,你知道的,咱们大魏国有律法,规定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必须出嫁!”

    “别别别,老王叔,您别自责,我这次从门中回来,就是想看看家乡的相亲们,顺便给您老和家人带点东西,当年小易我不懂事,给您老和全村惹了不少麻烦”,说着,江易把一瓶生灵丹放在老王叔的手上。

    “二狗,刘名,这是你俩的”,又是两瓶生灵丹拿出。

    众人愣愣的看着他,他知道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苦笑道:“王叔,你们相信我,小易我真的进入仙门,拜了师傅了,这丹药真的可以保命消灾,我没疯!”

    ……

    星空晴朗,繁星点点,虫鸣虽然噪心,但却透着野趣,几声蛙叫更似要催人入梦,乡野的生活总是让人心旷神怡。

    江易躺在自家的屋舍中,想不到几年没回来,家中却比之前更好了,不但破窟窿被补上了,院中的几方田地,更是条垄清晰,甚是规整,好似自己在青云门的偏舍一般,他知道这些肯定都是老王叔他们做的。

    看到这些生活的点点滴滴,江易心中的某处窟窿终于被填上,一时间,修行的艰难困苦,亦被他统统抛却在了脑后,只剩下无尽的动力。

    第二天,当他给老江头上完香之后,正打算架舟离去时,忽然,外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喊:

    “易哥、易哥,你救救我阿姐,我阿姐要被坏人抓走了,唔……”,老王叔唯一的儿子大憨带着慌张的神情来到家门外,还未说完,就哭泣起来。

    “什么事?大憨,别慌,慢慢说”,江易见大憨在外的哭喊,冲出来安慰的问道。

    “今天早上村中来了个大坏人,要把我阿姐的孩子抓走,阿姐不让,他们就要把阿姐一起抓走了,还打伤了我姐夫,父亲和村里人上去评理,也被打伤了”,大憨的哭声,让江易眉头紧皱。

    江易拉过大憨,说道:“乖,不要哭了,走,顺便和易哥说说,他们为什么抓人?”

    “说是村中今年交的什么不够,要用阿姐的孩子来凑,我爸和铁柱叔上前哀求,就被他们打了,刘名哥和二狗哥正在阻挡着他们,让我过来喊你”,一路上,大憨断断续续的说完,江易已经明白事情的大致经过。

    来到村中,只见一位身穿长袍,腰跨长刀的中年人,脸上一条刀疤从额头斜下,样子很是凶悍,领着几个差吏正言语威胁着周边不服的村民,边上老王叔正躺在地上呻吟,带着的几辆马车上载着收缴来的辎重,最后一辆车上坐着几人,全是年轻女子,二丫正坐在其间哭泣,只是孩子却不知去了何处。

    江易看的心头火起,想到自己没入仙门之前,都少有人敢来村中搜刮,想不到这入了仙门,反而来了这些腌臜泼才。

    他脚步一动,已飞身来到刀疤身前,一脚将措不及防的刀疤踢出几丈之远,又瞬间扇倒了那几个差吏,指着他们的鼻子威吓说道:“你们这几个家伙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知道这是谁罩着的地盘吗?啊?”

    几个倒在地上的差吏被他外露的狂霸之意顿时镇住,而忽如其来闪现的一幕,亦瞬间惊呆了一边不忿的村民,纷纷感觉江易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进了仙门,拜了仙人为师,要是有这身手,以后家家户户可就别养鸡了,即便是凶悍的大狼狗也留不住啊!

    “易哥”“易哥”,刘名和二狗惊愕的看着他同时喊道,两人此前还是无法相信江易已经成为一位仙人的事实,而江易后来亦是没刻意展现。

    倒在地上的刀疤中年人感到有点呆懵,还以为在这偏僻的荒村古落真碰上了什么打抱不平的仙人,只是当他打量江易一番,见江易虽然一身白衣,穿着颇为体面,但身背的那把丑陋飞剑,却是已经出卖了他。

    刀疤阴冷着脸,慢慢爬起来拔出了长刀,看着江易讥讽道:“你算什么东西,敢管我流云郡城的事!”

    江易蔑视了刀疤一眼,也不多话,只是又是脚一动,一腿瞬间向对方扫去,刀疤男此次早已做好防备,长刀带起匹炼亦瞬间砍向江易,谁知还是瞬间被踢飞出几丈远,鲜血狂吐。

    江易刚想上前了接了对方,只见刀疤从袖中飞快拿出一张符纸,贴在身上,口中念念有词,符纸瞬间消失,而刀疤亦同时向远处飞去。

    看着刀疤那飞速离去的身影,江易惊诧,这等家伙身上也有飞行的灵符?

    江易吓退几个差吏,又扶起老王叔,解救下车上之人,示意大家速速离去,问道:“孩子呢?”

    刘名过来说道:“之前来了一个黑袍人把孩子带走了”。

    “黑袍人?”江易问明了那人离去的方向,正想要寻踪觅迹的追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