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三章 御剑术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朝阳升空,云雾缥缈,洞府中紫雾弥漫,一道身影静静的坐在其间,随着那道身影,轻轻的一吸,满屋的紫雾,如同找到了泄口一般,瞬间汇聚。

    紫雾化作一股股细小的涓流,流进腹中,与此同时,丹田中那缕紫气,忽然如同遇见亲人一般,游了出来,紫雾瞬间被其吸收,而那缕紫气已经显出稍许的茁壮,沾染了点许丹田的边沿。

    就在紫雾被吸干的瞬间,江易缓缓睁开双目,黑白分明的底色,已被淡淡的紫色替代,显的妖异无比,齐肩的长发更是无风自动,他喃喃自语道:“虽不用领取青云决修炼灵气,可是这施展灵气的术法倒是必须具备,好在成为内门弟子之后,可以去门中藏经阁领取一本。”

    门中藏经阁不大,却坐落在第一山最陡峭的位置,一条细窄的小径只能一人通过,云雾遮掩之下若无人指点或许都无法找到。

    “你是谁?”,当江易好不容易爬到藏经阁门前,藏经阁的小门忽然打开,走出一位手拿经书的老者目无表情的看着他。

    “弟子是来领取术法的”,江易将自己的身份木牌递给老者,恭敬的答道。

    那老者看了一眼木牌交还给江易,一指说道:“元徒期弟子修炼的术法门在那,你自己进去挑选吧!”

    江易听到之后,却是没有急于进入,而是恭敬的请教道:“不知弟子如何称呼您老?”

    “老夫无名,你叫我无名长老即可”,老者摆了摆手随意说道。

    “弟子第一次挑选术法,却不知如何才能选到一本适合自己的术法,能否请您老指点指点”,江易感觉这长老虽叫无名,但一看明显是那种修为高深莫测且颇为在意礼数之人,因此他也是态度非常端正的请教道。

    无名长老看了看江易说道:“随老夫来!”

    江易随无名长老进入门中之后才发现,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阁,里面却另有乾坤,屋子里几排木架虽然早已看似腐朽,纹理模糊,但却透着一种岁月的沉淀之感,每排木架上面都摆放着各种古朴的典籍以及相应的空白玉简,那玉简是留作拓印所用。

    无名长老带着江易来到其中一排木架前,指着十几本典籍说道:“元徒初期弟子可学的典籍都在这里,你自己挑选吧!”

    江易一个个的看过去,随风排云掌,冲神拳,……,看似如同凡间的简易武学,却是每一本都不同,其中最主要的是这些术法都是以灵气攻阀为主,他看了五六个拓本玉简,却都没见到一个关于剑的术法,心中不免产生一丝失落。

    “如何?这几个术法不合心?”,无名长老见江易在每个术法上只是匆匆翻阅,一略而过,他疑惑问道。

    “不瞒您老,没一个中意的,其实小子就想找一个简单的可以操控飞剑的术法”,江易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他觉的自己这么说,很有一种不思进取的意味。

    谁知,无名长老听了之后,不但未在意却反而哈哈笑了起来,他说道:“要简单,还能在天上飞,老夫知道你要找什么了,你沿着这个木架朝前走直到尽头,在最下角那里有一本基础的术法,那应该就是你要的东西”。

    江易照着指示,果然在一最不起眼的角落拿出了一本落满灰尘的典籍,他掸去灰尘,只见这典籍面皮发黄,边角破旧不堪,屈指可数的薄薄几页,却不知是何种材料制作而成,历经千年仍然历久弥新,典籍的封面上写着三个晦涩难辨的大字:御剑术。

    那字迹每一笔都如同飞剑划空一般,透着凌厉的剑意,只是当江易看见这三个大字之时,却是忽然心中一动,这字迹竟让他似曾相识,他突然发现这字迹与仙心决的字迹竟然一模一样。

    “小子,这是好东西,赶快收下!”小炉中的白猴不知怎么竟突然传音入耳。

    江易一听,随即不动声色的问道:“无名长老,弟子就选这本御剑术了,只是不知这本御剑术为何没有空白玉简拓印?”

    “选好了?呵呵,这御剑术已经放在这上千年了,本不是门中术法,据说乃是当年青云三代祖师在外游历之时,不知从何处随手捡回的术法,只在最初还有人学习一番,可惜后来不少弟子发现即使学会此术法之后,亦难以精深,况且这术法对敌手段实在单一,且威力一般,长此以往就再也无人学习了,不过你若是喜欢就拿走吧,也无需拓印了,免的浪费一枚宝贵的玉简”,无名长老说道。

    江易又翻了翻御剑术,发现其中的内容果然全都与剑有关,最为关键的是他发现这御剑术虽然听说威力一般,却果然十分容易上手,其中标注的几种行气路线,对于他这种修炼的门外汉来说,更是浅显易懂,只需勤加练习即可,江易心中激动感谢说道:“实在是多谢您老,这正是小子梦寐以求的术法”。

    御剑术,顾名思义,就是一篇教人如何操控飞剑的术法,简言之,灵气够,就可人剑合一,飞天遁地,灵气不够,只能人地合一,双腿飞奔,且其中的行气法决更是简单异常,一句话:气与剑合,人与术合。

    不过好在这本术法给的江易几个有用的手势,简单易学,随着他捏起第一个手势,嘴中一阵默念,丹田中那缕紫气立即顺着一条行气路线涌出,手上门中赐予的一把飞剑瞬间掠过一道紫光,漂浮起来。

    江易见之心中一阵兴奋,可是接下来当他又试了试剩余的三个手势之时,他发现这御剑术果然如同无名长老所说,上手容易,精深困难。

    看似简单的第二个手势,却是怎么也无法按照行气路线快速的击出,也就导致飞剑攻击的威力很是一般。

    尤其这第三个最为主要的攻击手势,当飞剑刺敌之时,一旦超出两丈范围,速度随即就会变的非常缓慢如同老牛拉车一般不说,更夸张的是最后竟然“咣”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让他顿时无语。

    而第四个手势却又极为诡异,好似从万丈高空坠落而下一般,速度非常之快,只可惜飞剑刺入地面之后,害得江易在地上刨了好深一个坑,最后找到发现飞剑竟然断了。

    江易心中叹息:“哎,一般就一般吧,术法虽然主要,但这对敌之时,如何应变才是王道,只是如今这飞剑断成了两截怎可是好?”

    “什么?剑断了?”

    赵虎看着江易一手抓着一根断剑,顿时感觉哭笑不得:“师弟,你这修炼的什么术法,这还没到手三天的飞剑就被你玩坏了?”

    “哎,我也不知这剑怎么如此脆弱,难道门中采购的铁料弄虚作假了?”

    “不要瞎说,门中炼制飞剑的玄铁都是选择的上好精料”,张行远也是感到奇特,玄铁质硬轻易不可能折断,想不到这师弟倒是处处透着古怪。

    赵虎说道:“既然这玄铁对你来说,如此轻易就折断了,只怕再找一把也是无用,徒增浪费,江师弟,你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寻找一把适合你的飞剑”。

    “只怕不易,要想找,估计也许只有第四山的铸剑阁才可能有,只是铸剑阁如今凋敝的厉害,虽是即使江师弟你上山去找,恐怕也徒劳无功,且第四山听说藏有怪异,偶有弟子上山回来之后,总是浑身筋疲力尽,闭口不言,门中不知为何却也不管”,张行远说道。

    “铸剑阁?”江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没有飞剑就施展不了御剑术,那自己的“飞天入地”梦想还如何实现,看来自己必须前去找找。

    昏暗笼罩满山,似若江易此时的心情,阴郁无比,从早至今,他已经在这晃悠一天了,这第四山果然如同张行远所说凋敝的厉害,一天时间,江易只闻山间鸟叫,却不见一人,山中各处的洞府楼阁倒是不少,可惜都已破败不堪,只有山尖最顶端的那处小阁,还算清新少许,关键的是他找遍了所有地方,竟然连个玄铁块都没有,当真郁闷无比。

    正当江易颓然放弃,转身将要离去之时,一声苍老无比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小子,从你一早进山,我就见你到处寻摸,像个小贼似的,你上山来有何事?”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江易惊起,暗想自己的灵觉原本破入元徒之后,已经甚是敏锐,只是此次怎么不灵光了?他脑中一动,想起张行远说的怪异,心知必定是此人,抱拳恭敬的向四周说道:“前辈,弟子刚入内门,可惜玄铁飞剑不小心让晚辈损坏了,因此想要上这第四山铸剑阁看看,是否能求取飞剑一把,可是众人说铸剑阁已废,早已没有飞剑,晚辈不信,所以才想着上山来找找”。

    “门中术法众多,却为何你独想修炼这飞剑之术?”,那苍老的声音默然良久,忽然问道。

    江易忽然觉的这个问题,问到了他的心里,他语带憧憬的说道:“不瞒前辈,晚辈当年被清元长老带入门中之后,就对这御剑飞行之术分外艳羡,心中早已暗暗发誓,此生若能成为修士,第一神兵必定选择飞剑”。

    周围又是半晌无声,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在仔细观察江易,分辨其说的话是否出自本心,忽然一阵大笑传开:“哈哈哈……!吾道不孤,想不到还有若老夫一般如此痴迷飞剑的弟子,当年要不是想要炼制一把绝世飞剑,何至于那般!”

    那声音说道最后,竟越来越低,近似呻吟,带着一股令人闻之万分悲切的感觉,一时间,周围再次沉寂起来,似在为什么送行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