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道语仙谋 第三十一章 紫气

时间:2018-07-12作者:望海临山

    欧阳飞想不到,今夜会是他最为疲惫不堪的一夜。当晚,月黑风高,山林寂静,但第二山中,却到处火光四溢,炸炉之声此起彼伏,他如同救火队员一般,到处飞掠查看。

    丹库门口,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一边费力的开着门锁,一边嘴里唠叨:“那两家伙虽被猴前辈的仙术弄晕了,只是这破锁怎么如此难开,想不到这开丹之后,身体健硕了,这看家绝技倒是不怎么灵活了,好在换人负责之后,这丹阁仍未布置阵法,如今,嘿嘿……!”

    不久之后,随着一声咔哒,门锁还是打了开来,当江易看到满阁的丹药,嘴巴惊讶的已不知作何表情。

    “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一丹药如同豆子一般,不停的被江易倒进嘴里,随着他默默运转的仙心决,他渐渐的感觉到,腹中的那枚拳丹,开始逐渐膨胀的越来越剧烈,似要把他的心脏顶出来。

    江易看着不到半刻,已经空空如也的丹库,脸色一阵变换,想不到这气拓丹田竟然需要如此多的灵气量,如今体内那丹田终于膨胀到了极致,而这满满的丹库也让他感到此事若是处理不好,定然非常棘手,必须再在原计划的基础上再多“惨”一些。

    思索一番,就在他抓着最后一粒生灵丹,将要扔进嘴里之时,江易忽然感到,一种莫可名状的契机,从体内生起,他一把抓住那粒丹药,想了想,放入中。

    他感觉到,拓丹如腹已经到了临界,若是再多服下一粒丹药,出现什么变故,可能就走不出这丹库了。

    处理一番,出门上锁,他看了看那两位仍然昏迷的职守丹师,微微一笑,静悄悄的离开。

    ……

    “江易,你可知罪?”,人未到,声已至。

    第二天一早,欧阳飞气急败坏的来到门前,却看见江易一人,落寞的坐在塌陷的楼阁前。

    只见江易一脸灰白,嘴角一缕献血流下,身上破烂不堪,显得很是颓废,他坐在台阶处,痴呆的喃喃自语:“难道我记错了?不可能啊,我就是按照那个顺序,那个感觉加的三叶草啊,难道老天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为什么……?”

    欧阳飞本是带着问罪之心过来,看见江易这副明显因炼丹之故而癫狂的样子,他已不知作何表情。

    “欧阳公子,大事不好了,丹阁库房失窃!”,昨日职守的丹师忽然极速飞奔过来喊道。

    “什么?”

    欧阳飞本就气急败坏,听见这个消息,更是恼怒万分,一缕灵气忽然射出,击的乱石飞起,他忍着杀人的欲念,冷声问道:“究竟如何?细细说来!”

    那丹师一番细说,欧阳飞听后,目中红芒乍现,脸色扭曲的似欲噬人,目光转动间,他瞧见江易,心中一动,来到江易身前,一只手搭在江易的身上,灵气随即探入,一会之后,他又打开江易的储物袋,翻了翻,发现一个生灵丹,一把锈蚀的铁剑,丹打开之后,闻了闻扔回,铁剑却放入了自己的袋中。

    忽然,江易无神的目光聚焦起来,一把抓住欧阳飞,脸色悲苦的说道:“欧阳兄,小弟鬼迷心窍,沉浸在这丹道之中,如今伤重难治,心灰意冷,实不想再留在丹阁炼丹了”。

    江易说完,嘴角的血液竟然又流出些许。

    欧阳飞见他体内果然带着重伤,又见他脸色灰白,冷声道:“哼,即便你想留在我炼丹阁,亦不可能了,你滚出去吧!”

    一枚丹药引发的惨案。

    青云门一夜之间,炼丹阁所有的房屋基本毁于一旦,大量的丹师被炸伤,原本打算闭关的欧阳平大为震怒,匆忙结束闭关,前来处理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当欧阳平听完欧阳飞述说的前因后果之后,他脸色一阵变换:“若将此事嫁祸江易,应对门中的问责,但当时众丹师都在,从情理上说,江易此子却并无过错,反而因其大公无私,更应受赏,且江易此子还是自己向钟离长老提出,亲自要入的炼丹阁,想不到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飞儿,你真的细查了那小子全身?”,欧阳平脸色阴沉,冷声说道。

    “孩儿敢用性命担保,那小子不但体内伤的很重,孩儿还仔细的翻看了他的储物袋,袋中只有一把残破的铁剑,和一个丹,丹孩儿亦打开看了,其内更是只有一枚一级的生灵丹,这铁剑虽被腐蚀不堪,却不知他为何仍然放在袋中没有扔掉,许是孩儿看不破其虚实”。

    说完,欧阳飞从袋中拿出那把铁剑递给欧阳平。

    欧阳平接过来后,手中瞬间冒出一阵光芒掠过铁剑,接着忽然扔掉,怒道:“这就是一把破剑,有何特异,你就没仔细再盘问他一番?”

    欧阳飞惶恐的趴在地上,说道:“没有,据职守丹阁之人说,昨夜他二人是在不觉间就被人偷袭,孩儿想,以他修炼炼体术的一介凡人之躯,如何能做到?”

    听到此言,欧阳平的脸色,更显阴冷,恍若寒冰。

    一个多月未归,江易看着杂草丛生的偏舍,虽然体内受伤颇重,但他的心中却十分激动。

    这一个月来,他费劲心思,即便此前一直盯着自己的谢玉,亦从自己拿出那颗红色的生灵丹后,变得癫狂,从而让自己抓住那个机会,一举拓丹如腹。

    那夜,他回来之后,灵机一动冒死炸炉受伤,果然,第二日欧阳飞过来之后,虽然恼羞成怒,却是奈何不了他。

    当初投靠丹阁,本就是虚与委蛇的权宜之计,且从丹库回来之后,江易早已把小炉埋在一旁,若不如此,在欧阳飞翻找之下,说不定已被其拿走,毕竟,那小子连一把破铁剑也没放过。

    如今,过了一个多月,他终于可以安心等待这最后一步——凝气入丹,而接下来的几个月,他打算一直待在偏舍的屋中,养伤修复,静坐参悟。

    时间飞逝,几个月时间悄然而逝,这一日,江易缓缓的步入屋中,静静的站着,一会儿后,他拿出袋中仅剩的那枚生灵丹,捏在指间,脸上的虔诚,期待,浮于颜表。

    “就看你的了,丹兄!”

    说完之后,一下扔进了口中,如同在满溢的湖面扔进一块碎石,生灵丹所含的灵气毕竟太少,当那颗生灵丹入口之后,化作一股细流,顺口入腹,在腹中渐渐消失,就在他刚要叹息之时。

    忽然,那如腹般的丹田,似被点燃一般,变的一片火热,转瞬又忽然变凉,刺激的江易心惊胆颤,脸色忽白忽暗,就怕有什么变故,只是一会之后,那变化的冷热再次令他变的心旷神怡起来,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缓缓的积聚。

    江易立即盘膝静坐,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全身纹丝不动,冷热在他的体内积聚一段时间以后,忽然似到了灵界点,竟然瞬间分开,缓缓旋转起来,一顺一逆,在旋转过程中,如腹般的丹田渐渐变化,直至恢复到鸡蛋大小。

    江易忽然睁开双目,一口吸入,天地之间的气体,如同忽然显形一般,汇聚成白雾,进到他的口中,流入腹内,缓缓转动的丹田中,立即出现一根微不可觉的极细细丝。

    随着江易不停的吞入,天外那浓厚的云层都被吸引的飘了过来,那细丝渐渐的变成一缕气体,一种从未出现过的紫光从江易的双目中一掠而过,紫韵初显。

    当江易停下吸入天地之间的灵气,他紧接着一口呼出,一缕神秘诡异的紫气喷涌而发,带着摄人心神的色泽,凝而不散,随着他心神一动,那缕紫色灵气仿似化作了一件薄纱外衣,敷在了他的身上,转瞬又提起凝聚,本已白皙健硕的身躯,瞬间蒙上了一层微弱的紫色光泽。

    丹田凝炼一缕灵气,即是元徒。

    看着眼前的这缕微弱的紫气,江易心中一阵诧异,他从未听说过紫色的灵气,即便看过清元仙长操控飞剑之时,也只是白色而已,难道这就是仙心决区别与其他功法的微妙之处?

    随着他默念仙心决,眼前的紫气,似与他心相呼应一般,在他的面前不停的变换,他张嘴一吸,那缕紫气瞬间又飞回口中,落入丹田。

    当江易心神落在丹田之时,他才忽然察觉到自己的异变,之前,他只能感觉,如今,他竟能已经窥透己身。

    一团凝炼无比的物质,在体内沉浮,显出神秘,下方一片混沌,托浮其上,似若雾海生珠,当他目光探入,那缕紫色灵气就在其内穿梭,似若活物,甚为奇特。

    他忽然长身而起,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是如此的飘逸不凡,看着舍中角落,虚空一捏,一声喊道:“剑来!”

    一股吸力渐渐的在掌心积聚,随着他五指一抓,之前吓退梁喜那帮人的破烧火棍瞬间入手。

    “哈哈……!”,江易情不自禁大笑起来,这操控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美妙,让他心生喜爱。

    来到屋外,虽然是满目的杂草丛生,但在江易的眼中,却尽是回忆,多年的求仙历程在他的脑中一一闪现而过,充满艰辛,却又令人回味。

    只一瞬间,屋外的天地对他来说,已是不同,云卷云舒,是如此的写意自然。
小说推荐